n 1

名媛上位史6(连载)

这花花世界还真不是一般的诱人

小白在后排没系安全带,一下子猛扎到前座靠背上,叫了一声。宋一西正要关心下小白,赵公子却抢先一步,他下了车拉开小白那侧的车门:”你,下车。“倒没咆哮着赶人,但很明显平时身边都是正常人的小白已经被吓到了。

宋一西是真的想一嘴巴抽过去,大骂赵公子:”有病吃药,别到处乱咬人!“,不过往烈焰上倒油太不明智,她当然没这么傻,于是说出口的话就变成”你吓到她了,她就是个孩子,你跟她较什么劲啊",说完还轻柔地拉了一下赵公子的手臂。听听宋一西这语气,多么像妈妈劝爸爸别跟不懂事的孩子较劲,什么诡异的严父慈母play。

赵公子看了宋一西一眼,她略带央求的眼神果然没白练,狮子的鬃毛又一次顺下去了。小白惊魂未定地捂了下胸口,表情好像刚刚死里逃生,温室里的花朵果真经不起一点风雨。她当然不知道自己是哪句话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其实在她电话里像泡在蜜里一样撒着娇的“妈妈妈妈妈妈"足够让赵公子被密密麻麻的”子弹“击中。他既没妈了,也没被妈妈爱过。

宋一西一直觉得赵公子对他妈的感情应该很复杂,她一点不怀疑那个女人对赵公子不会多好,独自抚养孩子、被"流放"在LA没名没分,大概率被怨怼、愤恨包围,哪还能给出爱啊。但她毕竟是赵公子在世上唯一认的亲人,被老赵总正房太太要求永远不能回来的二十多年,他与他妈相依为命。

不是谁都像她宋一西一样目标明确心无旁骛,大部分所谓的”“、”“都不称职,嘴上说着我就要钱,但钱够了往往就索要感情,这种脑子糊涂女人的下场她见了太多。好一点的就是被厌烦被踹了,更蠢的则吐出来自己得的那些利以此证明动了真情,再惨一些的闹自杀,还有郁郁而终的。她们本以为在金钱堆砌的城堡里可以活的很快乐,可谁知道大部分只是凡人。凡人,都逃不过”爱恨“两字。

不过宋一西不一样,她自比作”仙人“。赵公子坐回车里,脸依旧崩着,但还是把车发动了。逃过“危机”的小白不怕死的来了一句:“哎,咋长得帅的人脾气都这么不好,陈仑也这样,一看你们就是都被周围人捧坏了。但他对我不这样,你对西西也不会吧,我感觉有本事的男人都是在外面比较冲,对自己人还挺讲理的。陈仑对我可好了。”

女人都喜欢自己男人在外呼风唤雨、对内体贴温柔的模样。”陈仑?你是陈仑媳妇儿?“这是赵公子跟小白说的第二句话,伴随着扭过头的上下打量。小白似乎不习惯”媳妇儿‘这种叫法,纠正了下:”嗯,他是我男朋友。“宋一西看见转过来的赵公子扬起了一抹嘲讽的笑,握着方向盘的手变成了正常用力,手背上的青筋下去,整个人都松弛了,情绪肉眼可见变好。

她知道赵公子在笑什么,她也知道赵公子此刻的内心OS一定是“傻B”。如果说刚才小白的“从有爱的家庭长大”让赵公子因缺失感而愤怒,此刻的他见证着小白是如何被当SB耍内心一定是分外愉悦的。致命女人有句台词“一起比惨,痛苦减半”,而如果能创造出一种“她比我更惨”的心理优势,那痛苦基本可以短暂消失。

”他对你怎么好了,说出来我学习学习,我回来也这么对’西西‘。“赵公子的语气像逗小狗一样。小白这次倒是听出来赵公子语气中的玩味,回怼了几句:”我不想跟你说,你听起来就准备笑话我。对人好要用心的,这是本能,还需要别人教啊?“

赵公子丝毫没有被小东西教训冒犯的恼怒,反而转为特别外放的喜悦,还附和小白:”你说的对,对人好要用心。“宋一西听着他声音里憋着的笑意,估摸着要不是为了不”出卖“自己的”战友“他早就哈哈大笑了。不过就算赵公子哈哈大笑,小白也参不透这笑里的含义。

nn
名媛上位史6(连载)

关于陈仑对小白的"好",宋一西听她说过不少。小白在北京上学,陈仑在NYC。为见小白,陈仑每两周从美国飞回来一次;小白和闺蜜假期出去玩,陈仑头等舱机票和酒店全给定好,还细心地叮嘱她小事:记得带防蚊液记得带转化插头;小白二十二岁生日时,陈仑给准备了22份生日礼物,包机送她和闺蜜去Vegas玩;吵架永远不冷战,再怎么在气头上没对小白说过一句重话……这是小白眼里的陈仑。

但陈仑当然不像小白以为的那么好,他跟赵公子一样,是披着人皮行走的移动炮机。宋一西听徐挺这个大嘴巴说过赵公子的那些轶事,陈仑的名字也出现了几次,包机包游艇跟一群嫩模网红开趴、在澳门永利养了吃台抵的马仔,专门给他找新鲜妞,每次他从北京见完小白后就先飞澳门,一夜带走过六个女的。

这花花世界真不是一般的诱人。这些,小白当然不知道。小白的闺蜜们也基本嫁了同圈子的人,这些破烂事她们都门儿清,但没有一个人打算让小白知道。宋一西也从没想过告诉小白,让她知道能怎么样呢。

小白这种蠢蠢要么被凤凰男看上当跳板,凤凰男像那位房地产大佬一样借着老岳父上位,羽翼丰满后突然要找”真爱“踹了前妻;要么找一个跟她一样的蠢蠢男人一起啃老,她啃她爸妈,他啃他爸妈,生了孩子后孩子啃他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这么比起来跟陈仑这样的男人在一起倒算不错的归宿,如果能被瞒一辈子,也是她的万幸。

宋一西的一个塑料小姐妹曾经和陈仑有过几次肉体交缠,知道他有女友想替了旧人上位。那小姐妹跟宋一西抱怨陈仑让她断了这念想,他一定会和现在的女朋友结婚,陈仑是这么形容小白的:”事儿少,人单纯,每天高高兴兴的,看着顺心。“被人选择只是因为性价比高、好控制,却傻傻的以为真爱降临。傻人有傻福?其实只是因为她们太好被哄骗,惨而不自知罢了。

赵公子把车开到小白家楼下,带着宋一西离开前还心情大好地跟她打了招呼:”拜拜啊,小白。“他似乎意识到自己本该把宋一西交管给小白,又立刻板起脸做出很不耐烦的样:“你怎么着,打算一直赖着我啊。”宋一西笑容甜甜:“你不是刚说了吗,要好好学着怎么照顾’西西‘,言出必行啊,赵公子一诺千金。”

”哎,怪我长得太帅最近也没带保镖,让你这狗皮膏药黏上了,黏就黏吧,谁让我心善。“赵公子也就坡下驴,没再端着。宋一西在赵公子家住了几天,家里就她和阿姨,赵公子大部分时候不在家。宋一西越住越鄙视影视剧里给阔太们安排在空荡大房子里分外落寞的剧情,这本该是多么爽的一件事啊,烦人的老头儿不在,简直是天堂。她以后有钱了就专门组个盘,拍阔太自己在家里小日子多舒心,翻一百零八个跟头。

赵公子有天回来吃饭,宋一西刚好吃完要上楼去健身房练,被他一嗓子吓了一跳:"你这女的有没有点礼貌,主人还没吃呢,你撂筷子就走人了?"宋一西坐下来:“行,您吃着,我看着。"赵公子气不顺自然要出言讽刺几句:"宋一西以后谁娶了你谁倒霉,你百分百不是一好媳妇儿,吃饭都只顾自己。"

宋一西突然觉得国产苦情剧还真有不少市场,赵公子这样的人都看过。他绝对是被里面妻子苦等晚归丈夫、把菜热了一遍又一遍的剧情荼毒了。真不怕吃多了致癌。不过,说不定也是主妇们默契的杀夫方式呢。

宋一西声音特别俏皮娇软:"谁说的,要是我老公我肯定等,要是我老公有你这么帅我也一定等。”谁等谁傻B,但上嘴皮下嘴皮一碰的事,说说而已,张口就来的事她最擅长了。赵公子又下了命令:“老朋友组了个新盘,想弄一搞兔子的网剧,明天晚上谈这事,你一块去。”

“什么搞兔子啊,你能不能文明点,那叫耽美,你这个人啊……"宋一西对这个直男癌很无奈。赵公子抬头看了宋一西一眼:“你眼里我是什么样的人?"她挺佩服赵公子,这个私生子内心不是一般的强大,对外界的评论可以完全云淡风轻,但内心再强大,也不可能每时每刻都坚不可摧,而痛失城池往往是最脆弱的那个瞬间铸成的。

宋一西飞快地凑上去亲了赵公子脸一下:"我的人。"赵公子正要怼几句,宋一西接着说:“你知道吗,很多人都说学不会认命和妥协不算一个合格的大人,但是遇上你,让我觉得这个世界……算了不说了,”宋一西耸耸肩,“我果然不适合说抒情的话。”欲语还休。

赵公子看向宋一西的眼神里多了些别的东西。她及时转移话题,一副很急于摆脱刚才要说真心话的样子:“你们谈事我去干嘛啊,还想让我替你挡酒?”“你不是干过制片吗?"赵公子理所应当的。宋一西倒是有些意外:"你怎么知道?",虽然她跟着大导干过几年,但在大导身边还只是个场记工,出来自己干的那几部剧都没什么水花。

“你微博认证那么大的字,我又不是眼瞎。”“你还去看我微博了?”宋一西的眼睛像小鹿一样眨巴眨巴,装出惊喜的样子看着赵公子。“没营养,去个巴厘岛你也晒,丢不丢人啊。”巴厘岛是宋一西前年去的,这么看来赵公子还翻了挺久的。

宋一西问起明天晚上的事:“去的竟有谁啊,我得做个心理准备,别丢你的人。”"都是我老熟人,你紧张什么,哦,对,那个C什么的也去,他想演男一号,借着这部剧翻身。"呦,C啊,老相识。

nnn
名媛上位史6(连载)

宋一西自己干制片的时候跟一个文艺片出身的导演拍合作过,导演初尝商业片,经验不多。男主演的候选备胎里就有小C,后来宋一西费劲地敲定了台湾当红肌肉男星出演男一,结果导演为难起来了:"小C都给我跪下了,跟我说他要是演不了这剧他就去死。"宋一西毫不犹豫:"你让他去死。"小C当然没去死,导演最后还是被他"热爱艺术"的精神打动,定了他当男一。

没过一年,宋一西再次听到“C”这个名字就是某大热仙侠剧的男一号。据说C找到了金主,金主是山西人,黑二代,父亲开矿起家,因713涉黑案销声匿迹,当时那部仙侠剧就是金主为了洗钱弄的。后来这大尾巴狼太嚣张,搞了某地二把手的情妇,让人以不大不小的罪名弄进去了。当时可怕小C急坏了,要不是经纪人拦着就立马去监狱探监了,金主刚给他订的百达翡丽星月还没付尾款呢。据说后来小C把金主在外面朋友都问了个遍,问谁来付这个尾款,谁付他就跟谁。

不过据宋一西狂刷微博等着看他晒新表却落空来看,他还是“滞销"了。明天晚上要有好戏了。当天的饭局出乎宋一西意料的没在什么私人会所进行,赵公子开着车七拐八拐的进了一个胡同里的四合院。这家饭店是叶老私厨开的,有些年头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就在。没想到赵公子还有不那么讲排场的时候。

进了包间落座后,小C看见赵公子眼睛猛的一亮,可扫到旁边的宋一西却立刻变的尴尬,在同一个局里,有位知道你不堪老底儿的旧相识总归会忐忑。赵公子刚要互相介绍,宋一西的手机狂响,她一看来电,是小白。赵公子也瞥到了来电显示:“你去接吧。"

宋一西抱歉地示意,走出包厢,按下了接听。电话里小白哭的撕心裂肺:“我看到了,西西,我都看到了。”宋一西脑中闪过两个字:“完了。”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