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名媛上位史15(连载)

是你自己识人不清,是你愚钝笨拙,是你心存侥幸。

“哎哎哎,什么情况这是,”张公子惊的退了好几步,“卧槽保安呢,保安!”“张公子您别叫保安,我马上带她走,没多大的事儿,您别急。”小白却没理会她的安抚,立刻像头小牛犊一样凭着蛮力挣脱了宋一西,一把薅住了张公子“皮草夫妇”外套的帽子,叫嚷着:“全都怪你,都是你。”宋一西费力掰着小白的手:“宝宝、宝宝放手,你把他的毛都薅秃了。”

“你麻痹宋一西你会不会说话,是我帽子的毛,不是我的毛。”张公子还有心思替“毛”维护尊严。他接着用了一招“金蝉脱壳”从被揪住的外套中脱身,跳出几米外指着小白大骂:“到底怎么回事,哪来的疯子。”宋一西把小白拉在身后,给她扣上帽子,宽大的帽檐垂下来遮住了小白的半边脸,希望张公子没看清她的长相,毕竟不是少爷最爱的网红脸,相貌平平的路人脸没什么记忆点。

“张公子实在抱歉,我妹妹喝多认错人了,真的对不起,她把您当成她的初恋校草了,那男的当时不告而别,我妹妹一喝醉就疯了一样地找他。”宋一西看着落了一地的狐狸毛和张公子光秃秃的帽围,努力忍住笑意紧咬嘴唇,装出一副泫然若泣的悲伤模样,但愿“长得像校草”的昧良心话能让张公子别大动干戈。

“不告而别?”张公子顿了顿,“那可真够缺德的。”呦,这个重点抓的够偏,宋一西内心传来了喜报的铃声,她说了那么大长串的辩白,可张公子却忽略了其他精准抓住“不告而别”,看来果真有一段意难平的往事啊,俗语“百毒不侵的人,都曾无药可救过”竟通用于各位花花公子?

“张公子,我先带她走了,今天的事真的特别不好意思,改天您有时间我请您吃个饭,再当面给您赔不是。”宋一西顺理成章地为自己制造了下次单独见面的机会。小白这个冒失鬼绝对是她的幸运天使,每次都能误打误撞地做了。冒失鬼依旧不依不饶的要“手刃”张公子:“西西你干嘛拦着我,我要打他,要不是他,陈……”宋一西捂住小白的嘴、像揪小孩一样把她推进了另一间空着的包厢。

宋一西先推开了包房内洗手间的门,确定没有男女躲在里面“”,才对着小白发火:“你想干嘛?转着圈的丢人?张公子那张嘴什么事都能往外说,你想让全北京都知道你像个疯子一样来找前男友撒泼问罪?”“如果不是他把陈仑带坏了,陈仑不会变成这样,都怪他……”小白梗着脖子反驳。

“怪谁,应该怪谁?我告诉你,是你自己识人不清,是你愚钝笨拙,看不透陈仑的一个又一个谎言,是你心存侥幸,自愿躺在他用金钱和甜言蜜语制造的浪漫假象中,捂住耳朵、闭上眼睛不闻不问。”宋一西少有的攻击性莫名被激出。小白急的跺脚:“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从来没在乎过陈仑的钱。当初陈仑为了证明自己,没跟家里要一分钱出来创业,每天喝酒应酬到三点多,我跟他说‘不要喝酒了,你这么年轻别把自己身体喝垮了,你赚那么多,是打算以后给自己买个金子做的病床吗?我不需要你给我很多的钱,我就想你健康平安,如果没钱了我就去跟我爸爸妈妈哭穷,我们又不会饿死’。”

蠢蠢说着眼泪又像水龙头一样哗哗流:“我要去陈仑公司看看他总是不让,他说公司特好,他的办公室又大又气派。直到有一天我跟别人要了地址找到他的公司,30平米的小办公室,他就睡在沙发上,连枕头都没有,我当时就哭了,我告诉他‘别拼了,我可以养你,我能挣钱’。”小白用手背粗鲁地擦掉眼泪。

“那你知道吗,那个小破办公室的沙发上,曾经睡过无数女人,”宋一西冷静地撕碎小白最后一丝眷恋,“她们甚至都不会觉得那个办公室破旧,因为那个人是陈仑,是创业失败还能回去继承家业、当潇洒富二代的陈仑。”字字珠玑。很好,她亲手打碎了小白痴在这份爱情中的所有幻想与错觉。小白像一具被抽走灵魂的躯壳,安静地站在那里久久没有反应。

“他的迷人气质、你曾经最爱的他怼天怼地、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年气’,全都是金钱堆砌出来的底气,能吸引到你自然也能招来无数花花蝴蝶。”跟陈仑的女人们当然并非都为了钱,含着金汤匙的少爷们身上那股自信张扬的劲是逆袭欠缺的,他们即便面对全盘皆输的局面也依然有“爷们儿今天就算跌了,也照样有一天能回到桌上,多大的事啊”的心态,而中则不乏“你们这些看见我倒了的人我都记住了,等我回来弄死你们!”的苦大仇深。

女孩们总爱说“用力生活狠狠爱”,但人一用力,就很难有好看的姿态,谁会真心喜欢不好看的人呢?“他这样的男人,从来都不缺女人的爱,你的爱对他来说,自然也没有什么值得分外珍惜的。”小白木木地盯着宋一西,半天后缓缓地说出一句“也是啊”,声音不复往日的甜腻,好似蒙上了一层灰尘“是啊,没什么特别的”。宋一西环住她的肩膀:“走吧,我送你回家。”

小白在车上一言不发,静静地望着窗外发呆,车路过西直门的时候,蠢蠢按下了车窗,迅速侵入的冷空气吹的她狠狠打了个哆嗦。“我第一次和陈仑约会就是在‘老莫’,那阵我特别爱吃俄罗斯菜,拉着他陪我连吃了一个星期,吃到第三天他实在腻了就坐那看着我吃,后来他告诉我当时他就想‘这姑娘可真好养活,吃穿用的都没什么要求,养一辈子都没问题’,”小白闭上眼睛,“原来都是假的啊,都是骗我的啊。”

宋一西在心里吐槽“富二代的‘好养活’果然和我等的‘好养活’不一样”,连着吃一个礼拜“老莫”能把普通白领的月工资都吃光,哪好养活了?“没事,他不养了我养你,我养你八百辈子。”天地良心,那时的宋一西是真觉得养着这个小笨蛋也未尝不可,只要小白能一直无忧无虑地喊她“西西”。

22 1
名媛上位史15(连载)

宋一西到家后给张公子发了微信:“张公子,您下周六有时间吗,请您吃个饭呀。”张公子回了个“ok”的手势,跟着又来一条回复:“宋一西别总叫‘您’了,我总觉得你这么叫像在讽刺我。”“好,你你你,那我找好地方给你发过去。”她立刻改口。“不用那么费事,随便吃点就行。”

宋一西选了家日料店,按照的风格好好打扮了下,奶茶色牛角扣外套、獭兔毛围巾,内搭miu miu白色毛茸茸开衫,头发吹直、还在头上别了俩她在心里吐槽过无数次的小香珍珠发夹,媲美“翟欣欣”本人。张公子还是一如既往的裹了件厚外套:“卧槽北京这天太TM冷了,我都想飞回上海了……宋一西,你穿的这……还挺好看的,挺纯。”

是啊,特别按着你的“白幼弱”审美量身定做的,为了显白连手都抹上粉底了。宋一西和公子们见面从来不穿潮牌,Gucci那些大红大绿的套装、小众设计师品牌更是碰都不碰,她没有“潮”的权利,玩个性是真正白富美的乐趣,她扮好“土纯”哄金主们开心就行。

“别给我省钱,张公子想吃什么可劲点,我今天是来赔礼道歉的。”张公子接过菜单:“你有什么忌口没,海胆、刺身,什么东西不能吃,海鲜过敏吗?”“我发现……你比想象中体贴哎,还挺会照顾人。”宋一西撑腮看着张公子。一个白眼瞟过来:“看来你对我有很大误解,问你什么忌口不是基本礼貌吗?我这么有修养一人。”嗯,你太有修养了,脏话不离口随时发脾气骂人。

张公子叫了服务员进来点单,穿着和服的小美女含羞带臊地看了张公子好几眼,接过菜单的时候还“不小心”地触到他的手。等服务员走后,宋一西“噗嗤”一声笑出来:“这家店也真有意思。”“嘛事?”“我上个月和朋友一起来吃饭,四男三女,一个‘服务员’进来问我们觉得这餐味道怎么样,然后挨个把四个男人的微信都加上了。”“卧槽,然后呢?”张公子果然对八卦情有独钟。

“我们其中一个小女孩挺生气,临走前就去找经理投诉,结果经理说‘那不是服务员,是我们的老板娘,老板娘对各位贵客的反馈很重视,才加微信的。”话里话外都是能被老板娘加微信是你们的荣幸,嗯,大概是她觉得女人没有味觉,所以只加男不加女?”张公子哈哈大笑。

“后来我听说是老板在外面又找着‘真爱’闹离婚。老板娘本来就是娘家一穷二白的姑娘,靠怀孕嫁人了才翻身,可老板心思已定被小妖精迷的够呛,那出加微信看来是老板娘急着找下家呢。”宋一西摇摇头,拿起水杯抿了一口。“人与人之间的竞争,在每个阶层都很激烈啊。我原来认识一个小富二代,长的挺帅,平时喜欢花点钱哄哄姑娘,有次约了个小网红去蹦迪,房都开好了,结果那女孩鸽了他,去了你的场子。”

张公子毫不谦虚: “没办法,小帅算什么,在我这种巨富面前自然不值一提,不过你说的那网红是哪个啊?”宋一西故作童真,伸过头捂住嘴巴,像小孩子说悄悄话一样凑在张公子耳边,张公子也十分配合地和她交头接耳:“哦,她啊。”随后反应过来,“嗨,傻不傻啊,这屋就咱俩,你大声说也没事。”

“我想离你近点。”“那行,那你过来坐我腿上,我喂你吃。”“不要,你是危险源。”宋一西笑着摇摇头。“啊,对了”,她边说边从旁边的大纸袋里抽出一件衣服,“张公子,这是我还你买的‘皮草夫妇’,我妹妹扯坏了你的衣服,于情于理我都应该赔你的。”虽然钱是小白出的,但这种细节就没必要一一如实相告张公子了。

张公子愣了愣:“多大点事,你还赔什么啊,我又不缺件衣服”,他像是又回忆起了那天的恐怖情境,“卧槽,但是真给我吓一跳,我还以为又遇见什么有神经病的狂热粉丝了,YY自己跟我睡了、怀了我孩子的那种,太惊悚了。”“哈哈哈,她们也只能靠做梦了,”宋一西接着从袋子里拿出另一件大衣,“这件将校呢大衣是我自己想送你的,算是歉意加感谢吧,谢谢你那天……反正就是谢谢你啦。”张公子一脸困惑,似乎想不明白怎么有人送将校呢大衣,这年代哪还有人穿这玩意。

“将校呢大衣嘛,就是五六十年代那帮最爱穿的,显身份显贵气,据说60年代那会儿,要是穿一身将校呢军大衣单身出门,不出两里地就会让人扒的成‘光杆司令’,小流氓们都眼红着憋着想抢呢。这是我朋友爷爷的,她爷爷当时是中将,我费了好半天劲花了大钱才从她那磨到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特别配你,我也知道现在早没人穿将校呢了,可就想拿到送你。”宋一西眼睛亮亮的。

222
名媛上位史15(连载)

她相信张公子会喜欢这件将校呢,送不缺钱的人礼物就图个“新奇”二字,商人后代虽表面对红三官三不屑,但内心往往对“”的身份认同高于“巨富之子”。

宋一西得来这件衣服全不费功夫,这是她的某个小气备胎送的,那备胎顶着“红三”的名头实际抠抠索索,送姑娘礼物都是这种听上去很牛B不明觉厉,但本来摆在自己家里当挂件的“破烂儿”。那段将校呢大衣的趣事也是她从备胎口若悬河的吹嘘中提炼出来的。“红三”的幌子一打,钱袋子晃晃给听一响,没脑子的女孩就顾不上先要好处,晕晕乎乎上床了。“市价”都是被她们这种蠢人拉低的。

宋一西自然不见好处不撒鹰,先拿了礼物再嘴甜糊弄过去,一件大衣不值得她献身。她一点不觉得这次“借花献佛”有什么不对,收合适的礼物转手送给合适的人,物物流通才有价值嘛。张公子看着她,身体往后一靠,笑容意味不明:“宋一西,你挺行啊。”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