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名媛上位史22(连载)

蠢蠢的这根“木头”,不管是金的银的铜的还是实心木头,她都不应该抢。

宋一西眨着眼睛装作迷惑地看向木头。木头又重复了一遍,抬着下巴示意她那张掉在车门缝隙的门禁卡:“把你掉的东西拿走。”“啊,谢谢你啊木头,我都没注意,今天太倒霉了,干什么都迷迷糊糊的。”宋一西拿起门禁卡,没有丝毫尴尬。木头语气平淡,依旧没什么起伏:“宋一西,这种把戏玩一次就够了,没劲,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我和小白会结婚的。”“嗯,好的,婚礼我会去观摩的。”宋一西面带微笑,关上了车门。

她终于遇到了一个比富二代还让人腻烦的群体,不仅油盐不进、竟比想象中的还自大高慢——“我和小白会结婚的”,听着多么胸有成竹,好像结婚他一个人就能拍板定下来。宋一西倒想看看是不是万事都能按照他的计划进行。

关上车门的那一刻她莫名想到了赵公子,第一次坐少爷的时,宋一西还不知道车门是反开的,也不知道主驾有按钮可以关副驾门,傻乎乎地去够车门扶手,赵公子对着她笑:“笨死了,没看见我这有按钮吗?成天露怯。”如今想起来赵公子趾高气昂的嘲笑都分外亲切,他不是个“”,他的那些喜怒哀乐都真实地表达,生动鲜活。

宋一西在木头那吃了瘪,顺理成章地把下一步的攻克重点放在小白身上。她相信,堡垒内部不会多么坚固,木头和小白的感情也应该没有木头自认为的那般坚不可摧。她拨通了小白的电话:“宝宝,谢谢你啊,木头已经把我送到楼下了,”接着她又换上闷闷的语气,“我今天心情特别不好,你下了课能过来陪陪我吗?我很想你。”

“好的好的西西,你别难过,我正好要从学校走了,我快马加鞭赶过去!我给你带个蛋糕吧,听我的,你都瘦成杆了,吃一点不会发胖,心情不好的时候吃甜品最管用了……”小白絮絮叨叨的。“好,那你快点来哦,我等你。”她截断了小白滔滔不绝的关心。放下电话后,宋一西手指交叉紧紧握住,她反复告诉自己她接下来做的事没什么错,她只是打算提出被小白忽略了的麻烦,这个问题是本来就存在的——“”自古真理,又不是她宋一西发明出来的新词。

小白家只是不缺钱,跟木头家的名望、地位还隔着千里远呢。俩人在一块,任谁看都是小白攀附了。没有人可以活在真空里,“差距”是能被清晰感知和渲染的,这个“差距”横亘在小白和木头之间,是无法逾越的。世俗中的“”,凭着高位者对低位者短暂浓烈的爱意或许能够跨越一时,可从木头拒绝宋一西时那句“我和小白会结婚的”却绝口没提“爱”,也能大概看出在木头心里小白的角色——应该只是和她在往常恋爱中一样的“适合结婚的妻子”。

即便木头只是不屑于在宋一西面前展现他对小白的爱意,凭着他闷葫芦不表达的性格,宋一西也能尽量曲解木头的心思,在小白心里埋下一颗怀疑的种子。。宋一西承认自己是个小人,她本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更何况,单纯的蠢蠢和心思深重的木头也不会有真正的幸福可言。

88
名媛上位史22(连载)

门外响起了指纹解锁的声音,宋一西买下这套房子时,录了三个人的指纹——她、小白……和赵公子。“西西,西西我来啦,蛋糕蛋糕。”小白穿着粉色开衫,像小孩一样蹦蹦跳跳地把蛋糕递到宋一西眼前。“你先坐,宝宝,我现在没胃口不想吃,一会再吃。”“西西,你怎么了,不要难过啊。”

“也没多大的事,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特别多愁善感,别人的事 ,也能把我弄的心里特别难受,”宋一西手指岔开捏住太阳穴,“婉婉姐你还记得吗,就是上次咱俩在京兆尹遇上她,你说气质特别好那个。”“我记得我记得,那个姐姐真的浑身冒着仙气,还超级温柔。”

“她自杀了,”宋一西顿了下“不过发现的及时,救回来了。”“啊……为什么啊,为什么会想不开。”小白的声音都在颤抖。“因为想离婚离不了,特别绝望,没路可走了。”宋一西的重点适时展开:“婉婉姐结婚五年了,五年,她老公在外面包明星模特,无缝连接、不间断地出轨,在她大学同学以“第三者”身份找上门让她离婚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了了,提了离婚。她老公当然不同意离,家里“红旗”不能换不能倒,那渣男是徐老的孙子,婉婉姐娘家也有钱,但是和她老公家差着太多了,渣男不离,就这么拖着。”

“婉婉姐有个儿子,四岁了,她试探着问过儿子’如果有一天爸爸妈妈分开了,你跟谁啊。’小孩说‘妈妈你别闹了,爸爸给你吃给你穿,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啊’。这个倾注了她全部心力的孩子,原来也是看不起她的。”慕强,是人的天性。小白急的喊出来:“那也不能自杀啊,她还有爸爸妈妈呢。”

“小三第二次找上门的时候,婉婉姐爸爸妈妈正好在,她爸爸当场被气的脑溢血,原来也是那么意气风发的大腕,现在瘫在床上一日三餐都需要人喂。婉婉姐应该很自责吧,如果不是她嫁了……”小白的脸“唰”地一下变白了。宋一西知道,此刻她该收网了。那份来自婉婉姐的悔恨小白一定完完全全感受到了,因为那是指向和木头在一起后的“未来的小白”。婉婉姐的今天,未必不会是小白的明天。

宋一西接下来理应说出那句她精心准备的点睛之笔:“我觉得,一定要有威胁对方的能力,再考虑建立亲密关系。门不当户不对,很难幸福,处处都是雷,炸了自己还可能连带害了父母。”可她看着小白脸上要哭出来的无助和慌乱,突然有些开不了口。那些事是真实发生在婉婉姐身上的经历,宋一西并没有添油加醋或夸大其词,但她的目的也确实是离间小白和木头,为自己制造机会。

这句话如果说出来,小白在感情里再做不成那个不顾一切用力爱的小傻子,她会变的诚惶诚恐。宋一西早已和“肆意”无缘,她不希望小白和她一样。不管和不和木头在一起,小白都应该是永远快乐无忧的。“西西……”小白可怜兮兮地叫她,眼睛湿漉漉的。这两个字像是打开了某个阀门,宋一西又想起那个叫嚣着要给她出气、那个替她开心为她骄傲的小傻子。

“西西,要不这样吧,我偷偷地……替你打一顿赵公子出气。”“西西,你能成为暴发户,我真的很替你开心。”“西西,你可太厉害了。”……一句句过往中满含真心的“西西”终于让宋一西败下阵来,她在心里叹了口气,她认输了,她不能伤害小白。

宋一西环视了自己的大房子,此时她已经拥有了可以慢下来的本钱,不必再急于一时。放下木头,她还有能力抱上下一块金砖。蠢蠢的这根“木头”,不管是金的银的铜的还是实心木头,她都不应该抢。

宋一西急转话锋:“所以啊,我真的觉得,找一个人品好的人太重要了。居然还有人说什么这就是‘门不当户不对’的悲剧,好像所有锅都能推给‘’。明明就是因为婉婉姐老公是个烂人!”“他是挺烂的。”小白愣愣地附和着。

宋一西继续控诉:“真恶心,没玩够他结什么婚啊,有人拿刀逼他了?想继续玩就离婚啊,居然还不要脸地耗着老婆,这种人是玉皇大帝的孙子也没有好下场,他不积德。你看看,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珍惜木头啊,木头是个好人,正直、专一、对你认真有耐心。”全靠同行衬托。

“木头对我是还不错啦。”小白咬着下唇点了点头。宋一西不停地夸赞木头:“就这么说吧,我认识的人都佩服木头从来不乱玩,看看人家这自制力,不愧是干大事的。当然啦,还是因为木头爱你,心里只有你。”宋一西说着她自己都不信的那些关于木头的“盛赞”,不过小白信就行了。她身边已经空空荡荡,她不想再失去真心待她的小白。小绵羊和狮子能走多远,看他们的造化吧。

888
名媛上位史22(连载)

一个礼拜后宋一西又接到了小白的电话,蠢蠢的大嗓门震的宋一西差点把手机扔出去:“西西西西,周日晚上有没有时间,没有时间也要挤出时间,有好事。”“什么事?”“给你介绍个男朋友!又帅又有能力,我去木头公司遇上的,正好还是我们学校的师兄,学金融的,绝对甩赵公子一万八千倍。我和木头请你俩吃个饭,撮合撮合啊。”

宋一西应了下来,但也没存着交男朋友的心思。学金融的,还是在国内读的,基本就是个行业的打工仔,家里也和“红”、“官”沾不上边。小白的学校虽素来有“出当官的”美名,但等他们的履历被学校写作一笔时已经五六十岁。在宋一西的盘算中,找他们,远不如找父辈已经创造出盛誉的二代三代。

她如约去了饭局, 有幸在这个饭局中再一次见证了人们对权贵无限低微的跪舔。整个局与其说是相亲局,不如说是一场平民用“出洋相”讨上层开心的脱口秀。宋一西的那位相亲对象叫Aron,Aron仿佛是来跟木头相亲的一样,从头到尾眼疾手快地给木头倒茶,让服务员想干活都没处插手。许是太激动,Aron手一抖把茶倒满的快要溢出来:“哎呀,我这一不小心倒多了,茶要半酒要满,这杯茶我来喝。”

小白显然已经被这种气氛弄得十分不自在:“师兄不用客气,我们自己来就行,不用这么客气。”“这怎么能叫客气呢,这是礼数,我应该的,”Aron喋喋不休,“师妹你这件红色开衫真好看,Chanel的吧。”“嗯,嗯,是,师兄。”“师妹真是命好啊,找了这么好的男朋友,看看我那些师妹们,工作了四五年,也只能买的起个GUCCI的夏装T恤。哎,没法比啊。”“她不用工作。”这是木头在这个无聊饭局中说出的第一句话。

宋一西心里冷笑了一下,此刻她终于明白木头为什么会愿意坐在这里,听那些他在生活中应该早已听了无数次的乏味又枯燥的吹捧。这个饭局也根本不是为宋一西而设,想必是为了让小白乖乖听话,做那个木头心中想要的、好控制的“贤妻良母”。

几天前小白在微信上跟宋一西说过,她很喜欢现在这个实习的工作,领导也说可以让她转正,她想毕业后先工作,再决定读不读博士。而木头,应该也知道了小白的这个想法。“金丝雀”想飞出金主给她打造的牢笼,看看外面的世界?梦里试试吧。

Aron听到了木头的一句回复便大喜过望:“是是是是,师妹哪用受工作的苦啊,怎么会想不开要出来受罪呢。我们学院就算是咱们学校最王牌的专业了吧,应届生平均月薪才一万二,一年挣的钱也买不了北京的三平米房啊。”木头也应和了一句:“嗯,确实,应届生挣不到钱。”

Aron清晰地向小白传递着一个观念——靠老爸,你是公主;靠老公,你是王后;靠自己,你啥都不是。小白僵笑着,脸上的笑也渐渐挂不住了。宋一西心头火起,怎么什么阿猫阿狗都想对着小白指点一番,软柿子就这么好捏?她忍不住反击:“哎呀,看来Aron你们专业还是名头大实力不行啊。我嘛,是做制片的,最近我公司买了几个剧本,其中两个是95后小孩写的,还有一个是IP改编,网络大热文学,作者是 93年的,刚上研三,这个IP我们买下来花了两百万。我是不了解你们做金融的,但我们这创意市场,现在可是年轻人的天下。”

宋一西又看向小白,捏了捏她的小肉脸:“你不是学文学的吗,我看过你写的小说,创意不错,结构也挺好,等你磨练磨练,说不定能当个大编剧呢。”木头瞥了宋一西一眼,拿起茶杯抿了一口,没有再说话。

Aron在饭局上又继续贡献着他的金句,什么“你爷爷一个决策下来,我爷爷可就保不准要去要饭了”,“爷爷最近身体还好吗,哎呀我这话都不该问,爷爷身体怎么会不好呢,老天可在上面保佑着爷爷呢……”宋一西听的津津有味,看来她的拍马屁功夫还是有待提高啊。

饭局结束后他们从餐厅走出,Aron给木头拉开了车门,腰躬成九十度,手垫在车棱上,生怕木头碰着脑袋,关门时小心翼翼的,眼神留恋着木头的面庞。小白和宋一西一起上了后座,没坐在副驾驶上。明天还有早课,晚上小白需要回学校住。车平稳地行驶着,小白看着窗外,淡淡地对木头说:“你一会在北门停吧,我要买个烤冷面。”“怎么又吃烤冷面,晚上没吃饱么?路边的东西很不卫生。”

“我想吃烤冷面。”“现在天冷了,别吃地摊儿的东西了,你忘了你上次……”“我想吃烤冷面……”小白的声音突然变大,有些歇斯底里地对木头嚷着:“我说我要吃烤冷面,你听不到吗?”这是宋一西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小白,和上次去十三找陈仑时的伤心失控不一样,此时的小白,仿佛被漫天的委屈和不忿淹没。

木头把车停在了北门,小白狠狠摔上车门,裹紧外套向前走。宋一西穿着Jimmy choo细高跟哒哒地跟上小白,帮她把外套的领子翻好。烤冷面摊却像掐着时间一样没出摊,小白愣愣地站在那。宋一西拉过她的手:“没事,这家没有我们去西门,西门不是还有个店吗。”“不用了西西,没有就不吃了,你穿着这么高的高跟,走路不舒服。”“走啦走啦,我也想吃嘛,也不远。”

她们走到西门的店,宋一西给小白要了豪华版的烤冷面,能加的全加了:两个鸡蛋、鸡柳、火腿、金针菇。宋一西把豪华版烤冷面推到小白面前,小白拿起竹签慢慢叉着吃,她的脸几乎低到烤冷面里,蠢蠢眼泪一滴滴落下,塑料袋上传来清晰的“嘀嗒”声。

小绵羊今天终于看到了狮子的另一面,狮子平时的慵懒可能会让人短暂忘记它是个食肉动物,就像木头一样,如果小白一直听话,他可以永远是那个宠溺着她的“木头”,但一旦小绵羊有想跑的动势,狮子一定会迅疾地将它扑倒在地。以后的路还很长,小绵羊也要快快成长啊。在狮子的领域寻求庇护,危机四伏。

跨年那天宋一西去了张公子的局,此时她也再不用装什么傻白甜,直接穿了她最爱的貂,一进门就被张公子吐槽“北极熊来了”。宋一西坐在张公子身边,和他无聊地侃大山,听他痛批文娱市场和烂片,再评评宋一西最近发给他的几个妞。赵公子的电话就在这时打来,宋一西一眼就瞥到屏幕上闪动的名字,张公子看了屏幕几秒后,按下了静音键,把手机反扣在桌子上,继续跟旁边的人摇骰子。

宋一西在包间呆了一会,越来越觉得胸闷,她走出Club想抽根烟,外面的妖风却一次次把她的火吹灭。凛冬将至。​​​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