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 1

名媛上位史番外六(连载)

不过完这辈子,谁也没办法保证爱情一定没用,但只要活着,钱就一定有用。

小白眼中的名利场(下)

赵公子对宋一西的青睐有加是旁人都看在眼里的,当小白执着地追问赵公子“爱不爱西西”的时候,内心是期待着一个肯定回答的。他成全着宋一西的骄傲与野心,给她与自己并肩的机会,明明是别人眼中刻薄恶劣的人,但从没让宋一西当众难堪过,这份“视作例外”里多少有些真心在吧。

但赵公子并没有给小白肯定的回答,小白关于他们二人之间感情的猜想也在亲眼目睹宋一西神态自若地吞下避孕药后暂时终结。当时的她特别诧异地抓住宋一西的手:“西西,你为什么要吃这个啊?”“短效的,对身体没伤害,你怎么连这个也不懂。”宋一西翻了个白眼“但是药三分毒,这种药还是有副作用的吧,你干嘛不让赵公子做避孕措施啊?”

宋一西用开玩笑的语气逗着小白:“他每次都带套啊,但是我不放心,万一他急切地想得到我,把套扎漏了怎么办,哈哈哈,我还真生吗?可如果我主动提供套的话就显得我防备心太重,他又得骂我不自量力了,想给他生孩子的那么多,哪轮得到我啊。”小白顿了顿才开口:“我以为,我还以为你爱赵公子呢,”随后她马上自嘲解围道,“哎呀,我就是玛丽苏小说、偶像剧看太多了,什么事都得弄个情啊爱啊的,忒俗了,你别理我,西西。”

“咱俩又不一样,你有向往和追求爱情的权利,”宋一西随意撕开一片面膜敷在脸上,“不过完这辈子,谁也没办法保证爱情一定没用,但只要活着,钱就一定有用。”她闭上眼睛:“不怕你笑话,你被骗了六万块钱你妈妈只是抱怨几句,然后就心疼地劝你,生怕你气着自己。可我小时候,只是吵着想吃肉就会被狠狠打一顿,寒冬腊月外面下着雪,我妈把我扔到外面,过了一会端出来碗棒子面粥,我就着落下来的雪花喝完了那碗粥,和雪水混着的味道,真是让人忘不了。”

“我们那个小村子特别穷,我同学的妈妈生二胎,她爸爸怕费钱不送医院,找了产婆让在家生。结果产妇突然大出血,产婆说让那男的赶紧送医院,这情况她弄不了,男人还一直说‘你再试试,你再试试’。村民看不过去,叫了救护车,等救护车到了,产妇早就不行了。孩子倒是活下来了,但是在产道里憋久了缺氧,成了先天性脑瘫。我亲眼看到我同学跪在他妈妈用草席裹着的尸体旁大哭,喊着‘我没妈妈了,我没妈妈了’……我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的,像我这样出身的女孩没资格要爱情,只有光脚踩着石头砂砾咬牙走过去,活下去。”

小白看着宋一西语调平静地说出过往伤痛的神态,突然特别羞愧。她曾一直想试着劝劝宋一西敞开心扉和赵公子相处,赵公子待她不薄,或许宋一西往前走一步,两人能有不同的光景,有人爱,总归会幸福些吧。可此时她也必须承认,人与人的生活经历和全然不同,面对同一件事,会生出截然相反的感受,自然也会做出不同的选择。她没有走过宋一西的路,劝解不了,能做的只有陪伴。

但小白其实一直没告诉宋一西,她自己也并不是对爱情有执念的人,她没多么爱陈仑,也自认为不会出现一个让她生出“”这种感觉的人,她只想找一个能够相处舒服的伴侣。在小白的眼里,“爱”应该是唯一的、具有排他性的东西,但在各种“资源”都十分丰富并且易得的“他圈”,“不可替代”这个词才是个真正意义上的空集。

她参加过很多婚礼,在知名五星酒店、、马代、,婚礼极尽奢华铺张,有送宾客一人一条丝巾的,货不够派人到香港定;有设置抽奖环节的,一等奖是辆Porsche911,还有抽金条送的……但其实内核都大同小异,大部分时候感情双方都是彼此的PlanB,却还要在婚礼上宣誓此生唯一。哪有非谁不可,只不过用一个B选项换来多个隐匿的C选项罢了,立着一面红旗给家里做交代,外面堆着一摞摞彩旗迎风飘扬。

hh 1
名媛上位史番外六(连载)

有些事看多了也就明白了,明白了也就想开了。小白承认、接受着这份面对圈子的无能为力,“妥协”是她做的最多的事。可同时她又忍不住将目光放在那些不接受它的人、不服输的人身上,宋一西梗着脖子要跨越阶级,陈仑斜着眼睛要打破固有的阶级偏见,他们都是勇敢的人。

几天后宋一西又恢复了忙碌,小白再次见到她和赵公子是在三个月后的某天使基金的慈善晚宴上,赵公子和那位明星发起人有个小镇合作项目,小白则是被她妹妹拉去追星的。她曾听不少朋友吐槽过那位发起人“干啥啥不行,赔钱第一名”,娱乐圈的明星们用名气帮别人加成赚点钱倒还行,真自己去经商哪有几个经营好的,压根玩不转那些规则套路。

白看着穿Balmain斜肩连体裤、带着手表的宋一西,不禁感叹金钱养人这句话一点没错。如今的宋一西,居然也散发出了一种好似从小泡在金罐子里的“温润”气质,不似她们刚遇见时那般锋芒外露,举手投足间俨然有了气定神闲的淡然。也对,站在赵公子身边等着别人来攀谈、拉交情和原来主动递名片、在别人或疑惑不屑的目光中自我介绍自然是不一样的,“底气”二字总归会让人显得从容优雅一些。

小白在这种场合向来别别扭扭,曾经有陈仑陪着她还可以只负责“僵笑”,这下她妹妹甩了她去和小鲜肉明星热聊,独自一个人面对那些一句话后面藏着十个目的含义的“寒暄”更让她如坐针毡。“呀,小白呀,好久不见你可又瘦了,是不是打瘦脸针啦。真是的,我早跟你说过我在国际饭店那开了一家皮肤管理中心,自家姐妹的店你不去,到外面让人宰干嘛?”说话的女生叫索索,是小白闺蜜的小姐妹,两人的交情只限于一起在一个包间给小白闺蜜过生日而已。

“没有没有,我没打瘦脸针,没瘦,最近吃的多,还稍微胖了点。”小白连连摆手,还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小步。“胖点儿好。胖点多有福气啊,你一看就是福相,怪不得赵公子对你那么好呢,我听说你过生日赵公子还送了副画儿呢,看样子赵公子要当你姐夫啦……”小白再一次对这种试探心生反感,明明只是想从她口中套出赵公子和宋一西的状况,却偏偏说些不相干的铺垫拉近关系。

赵公子对宋一西高调的帮扶让不少人心中打鼓,私下的议论由“私生子可看不上野鸡,他还等着抓住凤凰生凤凰崽儿呢”变成了“私生子哪有什么审美,也就配野鸡了”,嘴上虽说着贬损的话,但心里都有点觉得宋一西可能会成为“正宫娘娘”,面儿上对宋一西也礼貌体贴了许多。

那些大小姐们看不上在圈内“出身决定论”下并不光彩的“”赵公子,但对他的财富、样貌和能力又渴求着,在一众废柴二代的老公人选中赵公子无疑是能拿出手炫耀的“资本”,他如果真和宋一西结婚,不少名媛们估计得晚上气的睡不着觉到豆瓣匿名发帖扒皮了。小白随意搪塞了几句,说了些她自己都尴尬的话,随后以“嗯嗯,哦,是吗”的敷衍结束了这场令人疲累的对话。她走到了露台,想吹吹风,里面的空气实在令人窒息。

“怎么一个人猫这来了?”宋一西端了杯红酒站在小白身后。“躲清静呗。”“你总是这样,永远长不大,只会躲躲躲躲躲躲,”宋一西揉了揉小白的脸,“哎,你说,慈善这玩意这么挣钱吗?看上去可真是门好营生,又给自己镀了金扬了名,又能结交不少达官显贵,关键是……”宋一西比了个数钞票的动作,“钱也可观啊。”

小白有些气哄哄的接茬:“慈善怎么能是门生意呢,这可是帮助别人的事,你就只想着挣钱。”

宋一西晃了晃酒杯,“慈善的本质是自我满足罢了,你捐钱,是在安慰别人还是安慰自己?归根究底就是花钱买心安,被。你看你这傻乎乎的劲儿,多像一株嗷嗷待割的小韭菜啊,没少给这会那会捐钱吧。”小白看着宋一西:“可是可是!我捐钱,不是为了自我满足,是想真帮到需要帮助的人。”

ddd 1
名媛上位史番外六(连载)

“有人曾经跟我说,社会的齿轮就是撵着低产阶级的血肉往前走,这也是韭菜们该进的义务,,优胜劣汰。”宋一西轻轻咂了一口红酒。小白的声音提高了两度:“你听他瞎胡说,这人一听就是个靠慈善噱头赚钱的黑心怪,为给自己做缺德事开脱而已。谁也没有剥夺别人生存生活的权利,有人想从苦难中挺过来,有人想帮助在苦难中的人,他一个‘中间商’凭什么替别人‘充大方’。”

“西西,慈善的钱不能黑,那是有的人的救命钱,黑了这钱,是要折寿的。”“你看你,怎么摆出一副德育老师的样子。你想多了,我就随口一说,我现在赚钱的路子太多了,压根忙不过来,还没有心思搞慈善呢,”宋一西把长发撩到一边,“不过折寿这说法太唯心了,任何愤怒,都是对自身无能的怨恨。‘韭菜们’寄希望于报应,其实是因为自己根本干不过人家,所以信点玄学。”

小白难得的争辩了几句:“我总觉得吧,除了特权阶层,大部分人都是guojia机器的螺丝钉,提供生产力的雇佣军。当然,我也是。不过就算是螺丝钉螺丝帽也可以活的开开心心,虽然有时候感觉被了,但是自己生活的还算开心,就行。”宋一西扬起嘴角盯着小白看了几秒:“小傻子。”“又笑话我,哼。”

“不是笑话,是有点羡慕,”宋一西倚在栏杆上,“原来我总觉得我以后有了孩子一定要把她教的特别聪明通透、有分寸、知进退,就像我一样……可现在我好像因为你看开了些,我不该剥夺孩子当个小傻子的权利,像我没什么不好,但是人这一生,还是能感受美好和温暖会更幸福吧。不过也没差,反正有这么聪明的我给孩子保底,她总归不会过得太差。”

“西西如果是你生的宝宝,肯定特别漂亮可爱招人喜欢,我先预定啊,我要当孩子干妈。”小白来回摇晃宋一西的胳膊撒着娇。“行,先交一千万定金。”“太坑了吧,看在咱俩的交情上给我打个折,一块钱怎么样。”“如果是你的话,也不是不能考虑,”宋一西捏了下小白的下巴,“但你也要努力挣钱,给你干女儿买奶粉。”
“好好,那你可千万给我留着干妈的位置啊,不能给别人。”

dd 1
名媛上位史番外六(连载)

承诺这东西的残忍之处大抵于此,它敌不过时间,赢不了变迁,许下诺言之时都存着几分真心,可真心本就瞬息万变。那时的小白没想过某一天会因为一个人的出现与宋一西分道扬镳,而那时的宋一西也没想到有一天她会放弃自己一直以来做个好妈妈的梦想。

她们的愿望最后都没成真。​​​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