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会永远这么花钱,除非他家

我和LV老板在确认彼此心意后坦诚相待过一个问题,那就是一开始的时候的第一印象。姐妹是知道我和lv的所有事的,比如那天我下飞机,到了宝格丽,我和lv打了照面,姐妹我这男的什么氛围,我用以下几个字简单概括:地主家的傻儿子。

对于男人对我外貌的看法,我虽然自信但是也会忐忑,毕竟我知道我好看,但也不是所有男的的菜,万一正好有男的喜欢的就不是我这款,人家应该会觉得这钱花得挺不值吧,我问我见过我的男人,有个男人这么回复的:其实你长什么样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你吸引我的本来就不是外表啊,不过确实很有魅力。

本篇是欢乐向的回忆。

踏上了上海之旅的我,哼着小曲,拉着小日默瓦,下了飞机lv给我打的豪华车司机就给我打电话了,上车后补香水和口红,下车了宝格丽的保安接过我的行李,他也在宝格丽,不过和我不是同一个房间。

我俩陌生网友见面,还是有些许尴尬的。
在他的房间里沉默了一会儿,我问他,老板吃吗?
他:什么
我:一种宵夜。
他沉默,然后掏出手机打车。
我们去了夜包子,车上依旧沉默。

我觉得气氛中蔓延着尴尬,我问豪华车司机:你吃过夜包子吗?
司机:昨天刚吃。
我:你觉得好吃吗?
司机:还行。
车里接着沉默。
我想,人家是花钱了的,我得当好一个,要有职业操守。
我问他:你多大?
lv:你猜。
我:91的。
LV:猜对了一个数字。
我:90?
LV:01.
我:你当我没问。
LV:你多大?
我:你猜?
LV:90.
我:…….杀人诛心。
LV:你多大?
我:91.
LV:真的吗?

我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这是老板,这是老板,这是老板,我是来赚钱的,不要生气:我比你大两岁。

LV:哦,99啊,看着不像。
我:老板也不像01.
车里又是一阵沉默。

……早知如此不如尴尬着互相玩手机,我这个,属实不称职。
我忍不住了,我问他,我哪里不像99的?
他反问我,我哪里不像01的?
我说,一会儿重新打车你问师傅吧。
他:问就问。

两笼夜包子三十来块,我付了钱,递给他一笼说老板我请你吃。

百万短则2(连载)

LV摇手不接,说不吃,我准备在路边蹲下吃包子,车来了,我只能扣上打包盒的扣,上了车。一上车,他就问司机:师傅,你觉得我看上去多大。

师傅说,看着挺年轻啊,95的吧。
我问,那我呢?
师傅说,哟,96的吧。

我俩对视一眼,统一了战线,开始沉默,这一眼中的眼神交流满是疑惑,为何我们要这样自取其辱。

那时天色还早,我们在房间里吃了几口夜包子,去宝格丽47层的酒廊喝酒,我问他为啥不带我去吃饭?他很疑惑,难道饭不是喝完酒再去吃的吗,我表现得更疑惑,喝酒前不吃饭难道不会喝点儿就吐吗。

我们在47层喝了一瓶巴黎之花,吃了炸鸡柳和炸薯条,还有两份忘了名字的小甜品。
他问我:你酒量好么。
我说:不太好。
他说:我的酒量很好。
我说:我以前酒量不好的时候,也像你这么说。
他:现在呢。
我:反正不会说自己酒量好,说自己酒量好除了被灌酒没啥好处,年纪大了。

至此算是熟络一点了,主要是我点的小吃是炸鸡柳和炸薯条,上来以后他很惊喜:“你怎么知道我爱吃这些?”我说我不知道,只是我很爱吃垃圾食品。lv说我超爱吃这种垃圾食品。我说那我们可以做好朋友了,我最不能吃生蚝和寿司。LV说我也不吃。

这个时刻我真的觉得我和lv可以做朋友了,他在我心里加了五分。
因为我同很多男孩子说过我不吃生蚝和寿司,不吃三文鱼和酱虾,我吃不得生的东西。大部分男的对此的反应,是,那是你没吃过最好的,我带你去吃最贵的,你就知道多好吃了,这东西贵的和便宜的差距很大。

这些男的凭啥觉得我没吃过贵的啊,我就没有不喜欢吃一个品种的东西的权利吗?

不是贵不贵的问题,而是这个东西我就是不爱吃,没有尝试过,看上去闻起来就是不能接受,从心底不ok,最贵的放在我面前,我也不ok。
这种男人就是会对les说,那是你没有遇到过活好的男人才喜欢女的,你让我试试你就会知道男人的好了。
只会让les更恐男。
尊重是很少见的品质,但同类人是更少的品质,lv也有同样的感受,我想,劝他吃生蚝的人,和没有劝动后惋惜地说:你的生命里少了很大的乐趣。的人数,应该不比我少。所以我们在那几分钟里放下了我们说错了彼此年龄的偏见,达成了某种惺惺相惜的和解。

我们至少认可一种观点,一个东西我不享受,就算别人都享受,并且觉得我失去了某种快乐,其实对于自己而言,并未失去快乐,因为不属于自我的快乐,不算快乐。我遇到过一些纠结自己不认可世俗昂贵美食的人,他们一边花钱一边告诉自己,这是美味的。可是又实在无法拒绝自己的味蕾本质的抗拒,很是不自洽也很是痛苦。

这样的人做朋友就会比较累,如果邀请我一起吃我会更累。我说我喜欢吃淀粉肠,炸鸡,麻辣烫,烧烤,垃圾食品,越垃圾越喜欢,地沟油盖饭,美味。lv说了一句,我也是。我们从炸鸡柳和巴黎之花的47层结束,回各自的房间收拾一下准备去夜店玩。

我以为会有很多人。结果只有我,lv,lv的销售三人。

我:em………第一次这么少的人去夜店玩。

不过那天我们定的卡是满分激光枪隔壁,有把满分激光枪拉过来玩。我在房间里收拾的时候问他,你们这边去夜店兴戴吗。他的聊天回复中已经表现出了仿佛一只兴奋的大马猴。是这样的我自己是有蹦迪戴的习惯了,就是我头像上的那种,黑的也行白的也行,我觉得有种骚骚的可爱,和我的风格很搭。

百万短则2(连载)

从房间出来在楼下碰面的时候他摸了摸我的猫耳朵表现出了非常喜欢,并且说我现在看起来像未成年,可能去夜店会被查身份证。我本人其实长得有点可爱,如果剪齐刘海就是萌妹,但我喜欢姐系,主要是觉得可爱这种风格很难贵气,男的会觉得你蠢,但是我一戴可爱的东西或者装饰就比较幼了,之前有过一个男生这么评价我的:你长得像个M。

我自己也知道我戴猫耳朵时还挺……m的。去的路上我刷小红书,lv凑过来看我在看什么,我在看Chanel2022手工坊的包,他点评:这个好看。

我说老板送我吧,想背老板送的包。他说不行,女朋友会生气。我说我背一背你再拿去送女朋友,三个人都快乐。他说干不出来这事,要么一人一个。我说那就一人一个。他说不要。

本来我就是随口提的,拒绝也很正常,毕竟人家十个小时前刚打过来12w➕2w,手工坊那个包的价格,是7w8。但我们到夜店楼下,在电梯里的时候,他突然自己提了一句:一会儿夜店里要是也有人戴这玩意儿,我就给我买那个包。然后我开始给我的上海姐妹…..群发谁能戴猫耳朵来找我喝酒。

说到这里我要感谢激光枪,我让激光枪叫戴猫耳的妹子,激光枪说,你身后就有一个,你拉过来喝不就行了。我回头,没看到。LV这时也给我发vx了。激光枪说,穿xx衣服的。我再定睛一看,真的!只是那个妹子戴的是那种黑色的蕾丝猫耳,不太明显,我戴的和我头像上这个一毛一样,较为明显。我立刻上前亲热地拉这个妹子过来喝酒,我说你看大家都戴猫耳朵出来玩,很有缘分,一起喝吧。

妹子带着她的火辣闺蜜过来了。激光枪看我们这桌有辣妹,也过来了。激光枪有个朋友看我们这桌有辣妹,也和激光枪一起过来了。我们这个卡一下子饱满起来,不再孤零零的三个人,一般卡上只有三个人玩,我都以为是跑腿喊过来占位置才会只有三个人。

lv没有食言,他问我那个包多少,我说不贵的老板,没有我喝酒贵,也就7w8.他说那送我一杯酒吧,说着倒了一满杯的香槟给我。我伸出两个指头说,两杯。

喝完两满杯香槟,我的支付宝收到了8w的转账。说到这里我就要补充一件事了, 一开始送香槟王上来的时候,我习以为常。可我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别的酒。我表现得很疑惑,我说我们不喝别的酒吗?lv也很疑惑,便宜酒有什么好喝的。在我的坚持下他点了一瓶粉x,他尝了一口,星星眼地看着我说,这是什么酒,好好喝哦,第一次喝。

粉x兑香槟,他很快就喝多了,不到两点吧。销售给他送回酒店了,我在他的房间给客房服务打了个电话,让来把衣服都取走加急洗一下。在车上的时候他喝多了,喝完酒两人身上的陌生感消除了许多。其实陌生感的消除主要还是那8w吧。谁会对一个十二个小时内给你转了22w的男的有陌生感呢。我们后来复盘那8w。

在回去的车上的时候。

我问司机:

司机说,吐车上不止200.

然后,LV就开始吐了。

那一次,我知道了吐车上的价格,是800.

但在我的砍价下,司机最后只收了我600.虽然很心疼这600,但想到包包,我忍了。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后,泡澡,睡觉,第二天醒来开始和42号复盘今夜的收获。讨论得出的结果是,接着薅,还能薅,人这一生能遇到几个地主家的傻儿子,使劲薅。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