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要骚一骚啦,毕竟不是每个男的都会手都没拉就花四十万

木头纹理的桌子上放着一个灰色的mac,一个粉色的mac,我俩面对面工作。
本来他在另一个桌子那里,我把他的电脑搬过来,放在我的电脑的对面,我说你过来嘛。

我坐在沙发的这一边,lv老板坐在皮质的椅子上,我们能闻到彼此发丝上宝格丽洗发水的味道。我抬起脚放在他膝盖上,他脸红得不知所措,我说,老板有秘书么。

他说没有。
我把脚从他的膝盖上拿下来,踩在他的拖鞋上,我的脚指甲涂的是水红色的指甲油,上午涂了一层身体乳,脚趾尖是粉色的,脚后跟没有死皮,我对它很好,就算是很贵的鞋子,我也不会让我的脚去迁就它,我觉得我的脚是我美丽的一部分,真正的美丽,就是每一寸皮肤都好好呵护。要自恋一点。

我说老板给我开工资我给老板当秘书如何。他说开不起。我用脚尖从他的脚踝蹭到了膝盖,然后收回了它,盘腿坐在沙发上开始工作。我俩刚熟起来一点点,处于我开始调戏他的状态。我开始露出可爱的,毫不在乎的,薅的微笑,用一种骚的,娇媚的,肆无忌惮的语气,说一些话。我说我以为老板见多识广,居然会被这种小把戏弄得脸红。lv说,我点ww是为了有女孩子陪我,点过那么多就睡了一个,还成了女朋友。

我:那你和都聊啥。
lv:ww都想找人结婚,成都的ww都想攒钱开火锅店。
我:?火锅店?
lv:是的,我也不知道为啥。
我:额,好吧。

百万短则3(连载)

虽然他是这么说,当时在那个环境里我信了,但是现在已经保持怀疑态度了,不过lv蛮看脸的,应该是好看的就睡睡不好看的不睡吧,不知道,瞎猜。
lv说女朋友要回上海了,好烦。我说这有什么烦的。他说还想和你喝酒。我说老板想和我喝,我肯定奉陪。
他说你介意我女朋友在嘛。我说放心吧,我完全不介意。我是真的一点儿都不介意。

我经常对这种事迷惑,以前我觉得是因为我不够喜欢,但好像我需要的只是别人告诉我是否需要被占有,如果别人传递了我们需要彼此占有对方才是恋爱的动机,我会选择去关注他的细节,但如果对方没有传达给我这种信息,其实我会做的是关注“我们”的细节,和“我们”的相处。

我好像在一些关系中打败过一些女人,这是后来以奇特的方式被告知的,但那不是我的本意,我的本意仅仅是我不关心你怎么对别人,我只关心你怎么对我,你给我给够了,我饱了,别人就随意,就像男孩子带我去迪士尼,我不会问,我是第几个你带来的女孩。

我会问的问题,是你今天开心吗,有多开心,想不想更开心。如果他说想更开心,我就给他塞一个一个玩具开关,告诉他可以选择按下去或者不按下去。刺激吗,喜欢吗,下次来迪士尼,身边是谁都会想到我吧。你看,男人和别人怎么相处,有什么好问的呢,你们之间相处的阈值足够高,就能让他一直想着你。我觉得男人见多识广女人是好事,一是高手切磋有意思,二是见多了女的,才知道我这种算得上万里挑一。

你们有没有在使用电脑的时候弹出来:是否设置为默认。增加使用率有什么用呢,你这个总有搜不到的东西,没有人能成为唯一的,重点是你把自己当浏览器,还是你做一个使用浏览器的人。设施任何默认浏览器有什么用,最后还不是要翻墙去刷ins。

那时候我在看一本小说,一个女诗人是一个男演员的小三,而男演员的老婆是一个女作家。男演员还爱着自己的老婆, 用女诗人刺激女作家。女诗人在窥探到这件事的本质后很伤心。我读这部分的时候,心说,哼哼,蠢女人,找刺激还找到“爱”上了。什么都要,就会两手空空,我选择抓住绳索最细的那根,割伤我,让我的血和绳索合二为一,让它浸在我的肉里,让伤痕覆盖曾经的吻痕。

写到这儿我需要给大家坦白某件事了。我和lv在一块儿处理工作的时候,会交流彼此在干嘛。他在弄他的公司的事,我也在处理一些我的公司的事。是的,没有告诉过大家,主要是觉得没太大的必要,我有一个小公司,会接一些项目,当然我的占股不算多,拿的分红也不算多,我没有讲过这件事,以后也不太打算讲我有做啥。那为什么现在讲这个事呢。

如果你开公司,你就知道,开公司很值得头疼的一件事,就是税,那抵税用什么呢,用发票。我问lv你平时开发票吗?他说他的公司在国外,在国内的时候他一般不开发票。我说那太好了,宝格丽住的这几天你能开给我吗?lv说可以啊。

他在订的,除了宝格丽,把他之前住的酒店和一些机票记录也开给了我公司发票,我热泪盈眶,可能只有同为创业者且公账走私账比较多的朋友,才知道发票多重要。然后lv打开了滴滴说,打车的发票也可以开你公司的。哦,天呐,这种创业者才懂的实惠浪漫,我的眼泪快要流下来了。

lv接下来说的一句话让我更加热泪盈眶了。他说,以后我每个月都给你开。

(虽然我们的关系结束了,但是看在我们好过的份上,希望你每个月能抽出几分钟开电子发票,好吗,谢谢,,不要假装没看到括号内的提醒,只要你一直给我开发票,在我心里你就一直是我老板)

别的不说,这段时间发票抵的税就已经很多,很多,很多,很多了。所以我是有极其正常的身份和生活的,我在两个世界里自由穿梭,我可以谈恋爱但是36几乎不会谈恋爱,因为36卖的就是一份更私密的东西,有一些男人不知道我的长相却看过我的黑丝,不清楚我的姓名却知道我昨夜的梦境,没听过我的声音却知道我在读谁的十六行诗。

我可以不做选择保留两种不同的世界,事实上他帮我开发票就已经是一种穿过界限的行为了,我不该让两个世界有交织,后果会很严重,非常严重。后来我和lv吃的每顿饭,他都会贴心地帮我开好发票,真的,贴心,好贴心。关键是他帮我开发票还会夸我:姐姐好有事业心,好厉害,我身边都没有这样的女孩子,我以前以为你是气氛组,看你写的东西觉得你可能有趣,但没想到你还是个事业女性。

我听着当然很舒服啦心里美滋滋,但是嘴上还是说:我只是普通搬砖女工混口饭。lv说哪有搬砖女工有姐姐这么漂亮,还戴猫耳朵。听到猫耳朵,我的老脸一红。


工作完的我俩不约而同地想到可以放松一下,于是我们下到了宝格丽的b1做spa。spa的门口放了一排指甲,画的是宝格丽的蛇头和扇子,我们路过都看到了。我说,这个好好看哦。lv说,一般的美甲我都觉得好俗,可是这个真的好好看,如果在姐姐的指甲上,应该更好看。

4980一套,lv说,姐姐做这个指甲吧,挂我的房账。我立刻预约了两小时后做美甲,我俩做spa前,lv对服务员说,两个单人间。我说别呀,那多无聊,我们在一间房吧,聊聊天。他又脸红了。

水疗房里spa时我们都很安静,技师给我涂上一层磨砂膏,又让我洗掉,再给我涂上身体乳,做脸部spa时用宙斯在我的脸上拉扯提拉,我说你一定要试试这个。lv看着滋滋微电流的宙斯语气有一丝颤抖和惊恐,我说别怕,你这种肉脸,早点抗衰是好事。

在lv的女朋友来到之前,他坐在我身侧看美甲师给我画指甲,我们聊元宇宙和中青宝酿酒大师,聊矿机和用电,聊疫情对实体经济的影响,和因为疫情我们亏过的钱。他亏得比我多,他三场活动因为疫情亏了500w,我不到200w。他问我后悔之前的创业或者投资么,我说不后悔,想要收益就要承担风险的。

他认可这句话。我说小王子里有更浪漫的说法,收益和风险说的是商业,人与人之间,是想要驯服一个人,就要冒着掉眼泪的风险。

他笑了,说大道至简。我也笑,万事万物,都是一个路径,无一例外的。那时候我陪他玩女朋友眼皮底下的刺激游戏,他给我像一样花钱,我们都满足且快乐,可人与人一旦想有羁绊这样的关系,其实就会有掉眼泪的风险。

百万短则3(连载)

宝格丽的指甲要做四个小时,lv陪了我一会儿后,去银行取钱,五分钟后他发来定位,我笑了呀。lv取完钱回来接着陪我,他好像突然拍了我一下。我问他怎么了,他不好意思地说发给他好朋友了。

我立刻非常生气:我要看你们聊天记录。lv也是真的很软弱一人,他把手机递给我,我从我们接触开始往下翻,最上面是朋友问他: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他回:她好好看。好吧,承认气消了一点点,一丁点。

我接着翻,他朋友一直都对我很好奇,两人的聊天确实没什么不尊重,有的只是例如:卧槽她点的粉x好好喝。啊啊啊啊她居然戴猫耳朵出来玩。她要和我在一间房做spa怎么办。她居然有公司诶。她头发好香。好吧,气再次消了一点。

我对lv说但你这种行为很不尊重我,我很生气。lv说怎么才能不生气。我说逛街就能不生气。lv说等下要去机场接女朋友。我说我是个成熟的姐姐了,我可以自己逛,回来你报销。lv说好。我说老板说个额度嘛,我很乖,不会超过的。我把我的两个的带钻镯子凑到他跟前,我说这两30万,我肯定不逛这种,替老板省钱。

lv说你是不是看不起我。我说那我按这个额度买了?lv说,看到好看的就买吧。其实那两镯子原价加起来二十五,我也就花十来万买的,这种的首饰贵妇配完了就折价出售,老板要是真拉我去爱马仕,就会发现我没有一分钱的额度,包和首饰都是找那种全新代购拿的,我拿的包可能是人家贵妇配喜马拉雅的时候配剩的。但我说这两三十多万,lv没有表露疑惑,我也就知道了,lv其实也不是给妹子送爱马仕的那种男人,不然这价格的差距,他应该能感受到疑惑,但他一点儿表现都没有,很自然地接受了三十多万这个价格。

男人给不给女人送爱马仕,其实代表的东西还挺多的……因为这牌子和别的不同,得配货,得积攒额度,但是又代表最有钱。其实那个时候我就发现了我两都在装非自己消费阶层的人。我的意思是他花的钱不是真的说能这么花,而是实在当时太上头了。我当时给姐妹说搞男人钱的时候,一点都不想更新了,累死累活写号一个月还没有套路男的一下多。

我买了一套Chanel,总计21w,买完把lv设置成仅聊天不可见我的朋友圈。他发现这一点的时候,我,他,他女朋友,我们都在夜店。他给我发微信,让我把他拉出来。我说报销才行。他说看看多少钱。我打开付款截图给他看。他说完不值,还是把钱打了过来。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