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百万短则9(连载)

不做一下好像很难收场

这几天时间过得快到难以想象。时间总是这样,在快乐的时候十倍速度前进,在痛苦的时候以零点一倍速慢放。当一个人要失去什么的时候,时间就会过得飞快。

我们做了很多小情侣才会在一起做的事,比如我小跑过去亲他一下然后往他嘴里塞一颗龙眼。比如去了欢乐谷和环球影城,我们坐所有的项目,都双手比耶,所有拍照的环节,虽然我们表情狰狞,可我们一只手拉着,另一只手在比耶。游乐场是用足够多的金钱,换来走进快乐里的几分钟,让原本虚拟的东西成为真的,就这一点,就让人着迷。身边的人是自己喜欢的人这一点,让人更着迷了。

比如拉手漫无目的地在商场逛街,讨论一些很稀疏平常的话题,每一套我试着觉得好看的衣服,他都会星星眼地买给我。比如去一些咖啡馆和有意思的展,我们去了爱马思艺术中心的明和机电展,坦白说那个展的好多东西好变态哦,感觉像一种折磨鱼儿的刑具。我和lv说,你看,很多事对人做就是犯法,但展现思想变换主体,就成了艺术。我们还一起去了ph。

那天我的另一个好朋友也来了,后来我同她讨论我的新约会对象时,还提到了lv。这个朋友前几天见了我的新约会对象,又在那时候见过了lv。

我俩躺在床上午休的时候,玩
我说弟弟,万一咱们的事被爸妈发现了怎么办。
lv说,姐姐,怎么办呢。
我说,你不应该这么说。
他问,那我应该怎么说?
我说,你应该说,我们只要小心一些不被发现,就可以永远这样。
他抱着我说,姐姐,我想和你永远这样。
具体怎么到那一步就不仔细写了,尺度不允许。
总之最后我对他说,不做一下很难收场。

他说我可以住的。下一秒,他就没住自己。我眼前的画面变得模糊,便干脆闭上了眼睛。我的脸应该湿了,我猜,我的背后渗出很多细密的汗珠,但那都不是最湿润的地方。每一根神经都特别紧绷,有种愉悦而强烈的快乐,蔓延到我的全身。lv说我的脸特别红,我问有多红,他说不会描述。我说像被扇过那么红吗。然后我给了他的脸一巴掌。他更用力了,我很羞耻,不描述。

事后我们躺在床上,我看着天花板,我突然说了一句:我不会对你负责,也不会和你谈恋爱的。他凑近,从我的身后抱住我,脸贴在我的脖颈上,在我耳边说:也许我们换一种方式遇到,可以有一个很美好的结局。

44
百万短则9(连载)

那一刻我很想哭,直到我写下这一句时,心里仍旧被柔软充沛着,我相信我感受到过真诚。有些人的爱就是没有,但足够了。我说不会的,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但是你喜欢做刺激的坏事,本质上我也是这种人,达到了隐秘的伤害,才能满足内心的阈值,正常的恋爱只能满足我们正常的那一部分。我和你,都是能做三好对象,但是会在外面找刺激的人。如果这样的话我宁愿当那个刺激。

他说你以后会有一个很爱你的男人,他会给你一场很盛大的婚礼。我说我以后大概率是一边搞创作一边被有钱人养,盛大的婚礼对我没什么吸引力,婚姻最后都是出轨,殊途同归,属于我的只有作品和我自己。老板以后出轨找我,活好不黏人懂事不闹腾。我看着他微微一笑,我说你那时候应该看到了我大腿内侧的纹身,Young beautiful rich,我只想永远漂亮年轻有钱,因为可以不计成本的做坏事。

我问lv,你知道我们这种行为被古人称作什么吗?他说不知道。我说,这叫,白日渲淫。他俯身吻了吻我的纹身,先是young,然后是beautiful,最后是rich。我们又来了一次。他明明在我的身后,我却在眼前的镜中将缠绵看得一览无余。我的身体在那一刻不属于自己,它是一件透明的容器,承接快乐,欲望,脆弱,和自由。

他问我,你喜欢这样吗?
我回答,你想怎样都可以。
他接着问,明天,后天,以后每天都可以这样吗
我回答,你想什么时候都可以。
他说,叫老公。
我没有顺从地他回答了。
他接着说,起码在床上。
我仍然闭而不答,他想怎样对我都行,但这个不行,在床上也不行。

意乱情迷的最后关头,也还是有越不过去的一根线。我心里清楚我们没有在谈恋爱。我们在干嘛呢,我不知道,也不想去细想。洗澡的时候我敲了敲浴室的门,他走过来,我哈出一口气,用手指在白雾里画了一个爱心。他在门的另一头,在爱心里也画了一个看不见的爱心,他的那边没有白雾。我又在爱心里写了个。他笑了,又很无奈又很宠溺的笑,然后点头。

欲望都市里的Carrie和Big事后总是共享一根Mariboro lights,我把两指放在嘴边,做出抽烟深吸一口气的动作,然后缓缓吐出来,再把这两指放在lv的嘴边,他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也抽了一口。我假装咳嗽,说,抽太狠,呛到了。他拍拍我的背,顺势把手滑到了前面。感叹一句:以前以为我能忍受平胸,后来发现其实还是很重要的。我说,没办法,我太完美了,不得不爱。我们虚拟的烟吐出了看不见的烟圈,它应该是圆形的,仿佛一个无解的死循环。吸烟刻肺的死循环。赤裸睡去的时候,我仿佛一个婴儿,蜷缩,干净,渺小。



小时候读冯其时,看他写女性最大的问题就是对幸福的迷恋。这种迷恋导致女性失去对更丰富的世界的好奇、探索和承受。幸福这个东西,得到了固然好,但是得不到也没什么,不必把一生的时间与精力用在追求幸福上。那用在什么上?对丰富世界的体验上。

444
百万短则9(连载)

幸福是什么,是在酒店隐秘又开敞的露台,一切刺激的都在被描述,不道德成为这个房间里的新道德。气息里有各种各样的情绪,我以后谈恋爱了,会带男朋友来住这个房间的,我很喜欢,我在心里这么想。
那时候我一定又快乐,又会想起你,想起有一天早晨我在这个房间醒来,射在我身上的灼热,不是太阳的光。

我闭上眼,那些温度穿过皮肤,停留在我的体内。
lv说:我以为我们会在某个喝多了的夜晚酒后乱性,没想到是在一个这么清醒的午后。
我说:和你的话,其实不需要借口或者酒精也可以发生的。

其实我清楚这种事情的发生对于某种关系的位置是毁灭性的改变,男人得到我以后一定是满足伴随夹杂着失落的。但真正的残酷是这种简单的抽插,轻易就悄然调换了某个位置,那一刻起我从高位跌落到低位跪下。女人总会学着聪明,学着克制,但我一直学不会。

我看清了生活和,但我仍旧追求在爱意最浓的时刻,得到彼此。快乐的本质不是获得,而是追逐不可得的欲望。lv当然是一个庸俗的男人,我从未想过他忤逆本能一直用高浓度的炽热爱我,但我也觉得他是懂得爱是什么的。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懂。我最悲哀的地方也是我太懂,我已经知道于他而言我是一罐打开过的可乐,此刻是滋滋冒着碳酸的最好时刻,可乐最好喝的地方,也只在于打开后的第一口。

他爱过我的,我很确认这一点。但他爱的,也是我在被很多人注视着,而他将我从神坛,推倒在床上。他想做这样的事,我也想。

罗曼蒂克消亡史的小说本里,程耳写一个人鱼的故事,一个在水族馆做人鱼表演的女孩,她说,每天上班路上太煎熬,要坐三到五小时公交你觉得哪里方便都可以,你家,或者宾馆,只要离工体不太远就都没关系,你做什么也都可以,只要别太不正常的,不过你看上去挺正常的。我可以不收钱,我不缺钱,只是缺一个睡觉的地方,这样我就可以少坐那六个小时的车。我觉得你挺不错的,不想错过你,不然我还得再找,找合适的人很麻烦。你如果可以的话,除了最近我可能需要多几天休息,等我治好之后,等一切恢复正常以后,都不用每天,甚至不用经常,只要偶尔就可以。我只要偶尔能休息一天,这个对你来说不难做到吧?你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不用再找其他人,我以前碰到过坏人,你有空一定要给我电话。

世界上什么目的的做爱都有,但我当下的唯一目的,就是希望他进入我,深一点,再深一点。我希望我们在彼此感情都最浓烈的时候做点什么,而不是的把心动谈成了交易。以我对男女之事的聪慧,当然能知道,我们可以不睡,然后他会继续给我花钱,然后我继续婊,在他不耐烦的时候,巧妙地谈好条件,为自己争取最多的东西,我没有那样做的原因,是那是对我自己感情的折损。

我的人生已经有了很多我无法控制的折损,这一次,我不想那样。我接受万事万物运行的规律和道理,我不反抗它,也不指望有人为我反抗它。我在很多个时刻,已经感受到了比钱更珍贵的东西,再来一万次,我也会选择奔向它,捞女动心,最为致命,但是,认了。人生得意须尽欢,我尽欢了,我认了。爱情这杯酒,你随意,我干了,我认了。我知道人的低劣性,我认了。我也知道于我而言最优选是什么,我认了。

最亮的那颗星,我已经摘下来过了,我认了。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