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

名媛上位史10(连载)

是不是丢掉自己,就可以换来她想要的一切。

宋一西刚要回答,被赵公子一声嗤笑打断:“这是你第一次见他,从你推开门到散场,一共四小时二十分钟,你告诉我你能抓住他?宋一西,臆想症是病,我知道你没钱治病,我大发慈悲做善事送你去六院,病情不能再耽误了。”

“那你陪我去,咱俩做病友,我目测你有狂躁症。”宋一西身体前倾,目光炯炯地看着赵公子,“你们这帮人啊,就是太容易把别人看轻了,我发现张公子秘密有什么好奇怪的,谁没有点不能言说的痛呢,你没有吗?”赵公子依旧不屑:“我有啊,但能让你一个陪唱的发现?我知道了,你要告诉我,老张有一个深爱多年的女人,因为种种原因迫于压力分开,所以他现在游戏花丛、报复社会?”

好看的唇形说出的却是无情的话“宋一西,女人对我们来说,只是一个个拆了包装就打算扔的玩具而已,用钱永远可以买到最新的最好看的,都只是比较级,没有最高级,哪来什么念念不忘。”宋一西多少听过张公子的那些传闻,渣滓、人品差、阴晴不定,每天晚上都要女人陪,女人在他房间都是裸着的,稍不顺心就被拳脚相加,他还曾因为生气把赤身裸体的女伴赶出房间,多亏当时张公子住的是自家酒店,事情才没被曝出来。

富家公子哥们总是少不了各种“不做人、不把人当人”的传言,真真假假,有人怀着仇富心态抹黑,听众看客也就图一乐,带着“知情者”姿态扩散,反正“有钱人没一个好东西”就对了。但宋一西并不觉得张公子泯灭,徐挺那个万金油曾经侥幸混进过张公子的局,坐在犄角旮旯处观望大佛们如何一掷千金。

当时有个人跟自己兄弟笑话一家里开电缆厂的小土豪挤破脑袋想混进他们圈,哥几个打算怎么整整那臭SB,张公子却突然发话:“你看不上他别来往不就得了,干嘛非花这功夫整他,人活着,都不容易。”徐挺那次回来跟宋一西口吐莲花骂张公子“装大尾巴狼”,可宋一西却品出了些别的,跋扈阔少们善于对着任何一个自己看不惯的人全然释放恶意 ,怜悯之心能出现在张公子身上令她意外。

不管是KTV中那个唱着《》真情动容的老张,还是轻飘飘一句话制止别人玩羞辱游戏的张公子,都无法成为抛却一切感情的利益收割机。“”就是。心中有什么对的念想也好,没有也罢,宋一西有把握“感情牌”可以成为关键时刻压垮张公子的最后一根稻草。可面对着此刻无法被说服的赵公子她还是服软认错:“是是,是我太自不量力想揣测圣意了,您别生气,那等您和他反目时,我色诱张公子潜入他家中为您盗取秘密文件。”

赵公子被她的信誓旦旦逗笑:“那你不如直接练就轻功穿上隐身衣行动,还有,你怎么就确定我一定会和老张闹翻?”宋一西打算借此好好卖弄一番:“那是当然,我虽然没当过首富但对首富的‘寿命’还是略有了解,一个城市的首富能坐稳宝座多少年啊,分分钟可能‘首富’变‘首负’,你家和张公子家同是娱乐行业,到时候他爸倒了,你不得趁机饿狼扑食,哦,不,是猛虎扑食,狠狠撕扯些血肉……”

赵公子定定地盯着她,正当宋一西以为这反应是被自己的精彩发言震撼了,赵公子嘴角上挑,碰了一下她的上眼皮:“你今天出门儿,没人告诉你,你假睫毛只贴了一边吗?独眼龙?”宋一西慌张地打开小镜子,她引以为傲的美貌居然有了瑕疵?镜子里照出那副假睫毛依然稳稳地黏在她的眼皮上,她轻轻打了下赵公子的手腕,语气里是小女孩的娇憨:“没有!你骗我!”

赵公子哈哈大笑,在狭小的空间内还有了回音:“你这种蠢蛋,就别自作聪明了,乖乖给我看家护院吧,好处少不了你的。”说完还像抚摸小奶狗一样拍了两下她的头,宋一西翻个白眼,放出豪言壮语:“你等着吧,迟早有一天我这匹神犬要功高盖主。”“纠正一下,是这条或这只,不该用‘匹’,文盲。”赵公子被她的口误逗的前仰后合,笑声清朗。

宋一西摇摇头:“这表明了我终要做神驹的决心!果然,我的滔天野心总会在不经意间流露。”“脸皮真厚。少动嘴,我等着看你的成果,这剧你好好做,你有实力,拿出你不要脸的劲儿,平趟影视圈。”赵公子破例地给出了鼓励,虽然话还是一如既往的刻薄。“保证不辜负您的期望,金主大人。”说完后“神犬”还脱帽示意了下。“神犬”宋一西确实拿出了百分百的劲头,把自己当狗用,怂着鼻子狂嗅那些“宝藏”所埋之处。

hh
上位史10(连载)

到某影视城的第一天,剧组提前联系好的”地头蛇“中介就组好了饭局。中介收了一万好处费,拉上线让剧组的人和影视城的老大”接上头“,确保剧组驻扎拍摄的三个月”风调雨顺“。宋一西这个制片人理所应当地冲锋陷阵,扮演女中豪杰对战一群大老爷们。与其说是饭局不如说是酒局。

影视城的老大张总是个内蒙人,有海量,42度的白酒能喝一斤,啤酒能干掉三箱,四十多岁的人已经得了糖尿病,每次酒局前先在手臂打上一针胰岛素,之后甩开膀子开喝。而”地头蛇“王总酒量没上限,据说喝倒过同是长在大草原的某歌神大哥。宋一西此行是抱着喝进医院的心态来的,导演是个文艺男青年,三瓶啤酒就倒的水平,她带来的几个漂亮姑娘也是绣花枕头,帮着分担不了多少火力,主要起酒局后的”安抚“工作。

剧组这种事太过常见,一部剧的女三女四往往没名气没背景,圈子里不缺漂亮女孩,更不缺抱着一路靠”睡“上位想法的蠢人,她们没什么脑子,睡不对人睡不服人,但是有豁出去的劲头,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宋一西自然乐善好施地给这些女孩更大的”舞台“。果然没出她意料,导演和姑娘们在围着酒桌敬每个人“打一圈”的七轮后差不多就上头了,脚步不稳脸色酡红,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张总皱着眉头看着意识清明的宋一西:“宋大制片,你们组的人酒量不行啊,是不是看不起我老张,不给面子啊。”和这样的人打交道,他们的交情都在酒里,只有让他喝爽了你的事才能成,就“你有我有全都有了。”宋一西站起身,的披肩从肩膀上滑落,她动了动肩膀:“张总,我陪您喝,咱们全喝白的,啤的哪能让您尽兴。”

王总也跟着起哄,兴致昂扬地跟宋一西碰杯。连着七盅下肚后,宋一西的喉管开始火辣辣的痛,头晕胸口堵。她想起上大学时系里聚会,同学们都满上了酒杯敬老师,只有她自己端了杯橙汁上前,当时她的专业老师说:”宋一西,你当不了制片人,不会喝酒,怎么做制片。“她又想起跟大导前跑小剧组第一次被灌酒时,坐在身旁的化妆姐姐劝端着白酒不愿喝下的她:“宋一西,你要丢掉自己,得丢掉自己啊。”

是不是丢掉自己,就可以换来她想要的一切。没关系,她的“自己”早就被碾成粉末七零八落地散在风中了。哪有什么不会喝,多吐几次就会了。哪有什么天生酒神,都是在一次次喝到进医院、打点滴后百炼成钢。她一杯一杯机械地往嘴里灌,胸口像压了个大石头一样,食道像被百根针扎着一样疼。张总也喝的云里雾里,大着舌头说:“宋一西,我看你喝酒这实诚劲,你还像是个人,你这人值得交。”

宋一西觉得自己已经达到了灵肉分离的境界,明明身体已经在不断叫疼,但她的灵魂却在享受这种拼酒的快感,用雄性的方式得到了雄性的认可。她在此刻有些感谢赵公子,是赵公子让她从别人眼里的一盘菜变成了可以布菜的人,宋一西不必再事事以色侍人,她成为了能用他人美色进行交易的相对上位者,可以平等地站在雄性对面,谈的是生意而不再是买卖自己的”价码“。

张总王总接连瘫倒在椅子上,手中还拿着杯子念念有词。宋一西站到了最后,有些悲壮的孤傲感,她知道自己在撑着什么在拼什么,好像站着看他们倒下,自己这些年在”男权社会“受过的那些都能宣泄一二。她知道都是她自愿,她没资格抱怨,物物交换的道理小学课本就讲过,只是那些一次次低头、顺从的后遗症突然席卷而来,莫名地敲击着她的脑内神经。

作为唯一一个理智尚存的人,酒局结束后宋一西像是总管一样统领着大局安排”后事“:”张总,张总的司机呢?“”王总,哎,这呢,您慢点,那个谁,扶着点王总。“张总王总倒的七扭八歪,环着美女上了车。这次的事成了。美色和酒瘾都得到满足的张总必定会罩着剧组、镇住想捣乱和敲竹杠的”小鬼“们。送走了酒佬们的宋一西蜷坐在饭店前的台阶上,等着助理开车过来。

寒风瑟瑟,她愈加头昏脑涨,用力裹紧了自己的外套,好像这样就能抵御住一切寒冷。她拿出手机,百无聊赖地翻看手机,以保证自己的大脑活动,不至于晕死过去。刺骨冷风和身体不适让她的手指哆哆嗦嗦,深夜的朋友圈是矫情聚集地,失恋失婚的,没钱缺男人的,纷纷出来”伤怀“。不经意的滑动中让她看到小白的朋友圈,一阵怔愣。

小白和闺蜜们一起去了意大利散心,发出了两张照片。第一张照片中五个女孩背着香奈儿穿着迪奥,在比萨斜塔前搞怪合照,青春张扬又肆意;另一张照片是小白在罗马斗兽场前的单人背影照,配图的文字是 :“自先沉稳,而后爱人。”真好啊,可以沉稳,可以爱人……

hhh
上位史10(连载)

等她再醒来,入目的就是白色天花板,消毒水依然酸臭刺鼻。这样的场景宋一西再熟悉不过,几年前她刚开始”闯天下“时经常喝进医院,输完液后自己从床上爬起来打车回家。但这次,她好像不是一个人了。”醒了你?晕了多长时间知道吗你?“这声音……是赵公子?宋一西侧头一看,这妖孽的侧脸不是赵公子还有谁?

”别多想,咱俩的情分还不至让我特意从北京飞过来看你,我昨天晚上到的,过来谈事,打算在这开一会所。“赵公子淡淡解释。谁管你开不开会所、开什么烂玩意啊,照顾病号懂不懂啊,没看电视剧里演的吗,先给倒杯水啊。”水……太渴“宋一西沙哑着嗓子,心里却骂了赵公子祖宗十八代,这种一点体贴都不会的钢铁侠,要是没长着这张脸没兜里那点钱,谁会看他一眼啊。

赵公子倒了水,放在她病床旁的储物柜上。”喝吧。“这怎么喝?她又不是长臂猿,怎么够的到?”够不到是吧,够不到求我,求我我就给你。“赵公子气定神闲地翘起二郎腿。一向自诩能屈能伸的泥人儿这次居然一言不发,挣扎着起身。赵公子迅速跑过来稳住她”宋一西你有病是吧,晕一场把你骨头也晕硬了?我说不得你了?“嗨,哪能啊,她就是做个假动作,果然撑不住了吧。

的人真是可爱,注定要被她这种口蜜腹剑的人耍的团团转。赵公子拿了吸管,抓着杯子递到她嘴边让她喝水。当大爷的感觉太爽了,宋一西对这位赵姓”通房丫鬟“很是满意。”宋一西,做不到的事可以逞强,但别拼命,记住,任何事都没你的小命重要。“赵公子拿出长者的姿态开启说教模式。这不是废话嘛,她又没真喝死在酒桌上。她当然知道命重要,她想拼死拼活夺来的荣华富贵,当然要有命赚有命花啊。

许久以后,宋一西才明白了赵公子这句话的真正含义。那时的她扯出一抹苦笑。人真是可笑,明明做尽了一切坏事,却还是在内心祈求着上天格外的垂怜。​​​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