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名媛上位史13(连载)

她在心里默默怀想:“要是能再拍一遍就好了。”

“你干嘛,”宋一西声音里扬着得逞的笑意,“我还要穿衣服呢”。

“你穿你的。”赵公子啄着她的颈侧,手却不老实,“我干我的”。“这酒店隔音不好,走廊和隔壁都能听见。”宋一西佯装要拿开赵公子上下作乱的手。赵公子手臂一紧,又把她贴紧自己身体:“那你等会可得小点声叫。”“我明天6点还要起来拍戏,你每次都好久,”宋一西转过身,双手揽上赵公子脖子,“这儿的床质量也不够‘硬’,你再把它弄坏了,我才不要跟你一起丢人。”“没事儿,坏了我给你‘修’,肯定能修好”,赵公子说完不再忍耐,把宋一西压倒在床上。

两人一番“运动”后宋一西偎在赵公子怀里,想起了那些网上说他性癖好的只言片语,不禁笑出声。“你傻笑什么呢?”发泄畅快的赵公子声音都温柔了很多。“咳咳,赵大公子,能不能请你答记者问一下!”宋一西一本正经的,“听说你曾一夜三女、把她们都弄的腿软身子软的,还用烟头烫过女孩的背,事后送了一辆车补偿,啧啧啧…… 所以,那个被烫烟头的你送了什么车?”

赵公子狠狠揉了一把宋一西的头发:“你这个女人,怎么什么都敢瞎问。假的、造谣、律师函警告。我怎么那么缺德,往人身上按烟头?”没否认一夜三女的传闻,看来是真的了,成功人士的精力果真都比一般人好。看来有些人的“不凡”是刻在基因里的。“哎呀,这不重要,你送了什么车?”

“送了辆大G,在LA的时候她跟了我挺长时间,快一年了,也有点感情。烫她烟头的不是我,我俩断了以后她跟了一山西开矿的,那男的老婆带人找上门弄她,给背后烫了一疤。”赵公子边说边摸着宋一西的腿,越摸越往上。“跟一年送大G,那我要是跟你五年,你送我什么啊。”宋一西眨眨眼,对着赵公子耳边吹气。“送你……送你一儿子,” 赵公子一个饿狼扑食,又撑在她身上作乱,“离六点还早着呢,我们再来一轮儿。”

宋一西在赵公子的冲撞意识愈发清明,那句“生儿子”的玩笑话让她从尾椎处冒起一股凉意。她不可能给赵公子生孩子。宋一西知道太多所谓的“贵妇”都是靠着生儿子把自己紧紧拴在男人腰带上的,所有的本事和心思都用在如何“扎破”那层薄膜、怀上一个“筹码”,或逼宫上位,或凭借这个“筹码”获得后半辈子衣食无忧的保障。但宋一西绝不会这样做,她的人生已经七零八落烂在泥里,她不要她的孩子也浑身泥泞。

她不能把无辜的孩子当做肉票 。她希望自己的孩子以后能生长在阳光下、沐浴在爱里,活成一个像她一般聪明但却不世故的人,内心和物质富足,有足够的资本善良,有着明亮的未来。而不是像赵公子那样在年少入学时都无法光明正大地在父亲一栏写下名字,或许那时的他,自己都不知道父亲叫什么吧。一个小生命降临应该在爱与期待中诞生,她的孩子一定会的。等到那一日宋一西会倾尽所有爱他,那些她没感受过的来自父母的爱,她会加倍补给自己的孩子。

dd
名媛上位史13(连载)

有张总照顾着,三个月的拍摄还算顺利,小白听说宋一西说马上杀青,在电话里嚷着要过来给她庆功。杀青那天赵公子也“莅临”指导,来犒赏他的功臣,在众人面前他对着宋一西道了一声:“辛苦了”。不辛苦,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无论是为什么,至少你让我站上了云端。

“西西,西西,西西西西,我来了,想我了吗,是不是特别想我。”小白从出租车上下来,一路狂奔,溅起一层土。红褐色的短款面包服让她看起来头重脚轻,要跑摔倒似的。“哎呦呦呦,妈耶。”果然,小白一个趔趄绊了一跤就向宋一西倒来。

“嘛呢,慢点,小鹌鹑。”赵公子适时出手扶了小白一把,避免了一幕“泰山压顶”的悲剧。小白迅速甩开赵公子的手,气愤填膺地指责:“渣男,你还敢来,你这个厚颜无耻的劈腿狂。”赵公子依旧调笑:“小鹌鹑,我怎么就是渣男了?我对你始乱终弃了?”“你不一心一意,你跟西西好着还和别的女生挽手,去‘男德’班上上课吧你,大渣男!还有,你干嘛叫我小鹌鹑?”

“因为你又矮又胖,身长腿短,还穿的像个鹌鹑一样。”赵公子讽刺人总能精准抓住特点。小白气的直跺脚:“我哪胖了,我一米63 、100斤。”“哦,标准小树墩儿,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除了屁股全是腰。”赵公子还特意弯了下腰,显出他的身高优势。

“你你你你你……”小白被噎的半天说不上话。宋一西捏了下小白气鼓鼓的脸:”别理他,他逗你呢,你不胖,走,我带你去这的小吃一条街吃萝卜丝饼和牛肉粉,你肯定爱吃。””我什么都爱吃,只要不跟讨厌的人在一起,吃什么都香。”小白说完斜睨赵公子,一副挑衅的样子。宋一西又像哄孩子一样在两人之间劝说,果然,,必有一”妈”。

小白到了小吃街心情大好,把和赵公子的那点不快全抛之脑后了。吃货的世界就是这么简单。顺着烤红薯的香味,小白一路走到了红薯摊前:“西西,烤红薯啊啊,我要吃这个。”小摊大爷却说只收现金,小白和宋一西都是手机支付和刷卡族,出门背一个只装的下手机的小包凹造型,早就不带现金了。两人的目光齐齐看向了旁边的“大佛”。

“谁吃啊?”赵公子趾高气昂,“骂我是渣男的人要吃啊,那没钱。”“我,我要吃!给我买吧。”宋一西讨好地晃了晃赵公子的手臂。大少爷掏出钱包:“行,那来一个。”小白听言小脸立刻垮下,眼巴巴地看一眼红薯,看一眼赵公子。宋一西迅速从赵公子钱包中抽出一张钞票,对着摊主抖钱:“要两个,两个。”两人买了红薯边走边吃,小白嘴里不停倒腾着“好甜,好烫……”

“小鹌鹑,你们家不是挺有钱的,怎么竟爱吃路边儿的东西。宋一西,这玩意儿有多不卫生你知道吗?”赵公子又发表高见。小白翻了个白眼,宋一西笑笑没说话。“宋一西,有那么好吃吗?”赵公子看着她的红薯,“给我吃一口。”“别,不卫生,您大少爷吃了闹肚子我可赔不起。”

赵公子抓住她的手,把红薯喂进了自己嘴里:“天子与民同乐。”小白作出干呕状抚着胸口,赵公子突发感慨:“咱俩像不像爸妈带着一孩子。”“你少占我便宜,”小白立刻反应过来,“滚,我不想有你这么个爸爸。”“嗯,我这颜值也生不出你这么丑的孩子,”赵公子很是嫌弃的撇了下嘴,“但我绝对是个好爸爸,我有了女儿,我就在我的劳斯莱斯星空顶上贴满她最爱的小猪佩奇。”

那天的阳光很好,是腊月寒冬中影视城少有的大晴天,也是宋一西人生中为数不多的温暖午后。艳阳高照,好像童话里的一缕阳光照入现实,照的人暖烘烘的。几年后当宋一西故地重游影视城时,路边的小摊全都被清理干净,曾经剧组大夜后最爱去的烧烤摊早已没有一点痕迹,她在心里默默怀想:“要是能再拍一遍就好了。”

回到北京后宋一西依旧跟陀螺一样忙的打转,每天盯着后期,一笔一笔地盘制作预算。赵公子的电话又在难得的休息日打来:“宋一西,哥的俱乐部新弄了一马场,我接你明天一块骑马去,挺多哥们都过来,你认认人,以后免不了打交道。”少爷约人都是临时约,她一定是最后一个被通知的。此刻宋一西更加深刻体会到了那句“,得志便猖狂。”

她本来只是赵公子的一个“门客”,现在居然也敢计较起来位次顺序了。,斗米仇。她懂那些本就是草根出身的“”为何一朝得势会急速变脸,休掉妻子羞辱丈人。他们有一部分和她一样本就野心勃勃,把在富家女身边的日子看作“”的历练,“”是他们一早就设想好的结局。而另一部分人则是怀着遇见真爱的心迎接“富家女的下嫁”,他们并非狼子野心,只是生活中的恨意是由一点点的优越和仰望垒成的。差距在“”面前可以被理解包容为“差异”,而在巨大的经济地位落差下则会被暗讽为“骨子里的东西就差着事儿呢”。生而为人,平等太难。

第二天早晨宋一西穿了黑色短款Balmain外套、白色紧身裤外面搭了一双黑色长靴。赵公子的车停在楼下,看见她不吝夸赞:“腿真TM长,我喜欢。”“是啊,我这双腿就是为你的大G长的,”宋一西大言不惭,“什么时候给我买一辆。”“等这戏上了,你自己的钱都够买一辆了。”“自己买的没有你送的好,我这钱来的哪有你来钱容易。”宋一西身体前倾,又是照例恳求的小奶狗样。赵公子没再说话。

宋一西心里腹诽有钱人的算盘打的真响,真要跟上他一年才送车?表面却还是乖乖地岔开了话题:“我没骑过马,今天你要教我,我不要教练,我要你。”“你之前没骑过马我知道,骑过驴吗?”赵公子开起玩笑来还是那么让人想打他。“我骑过猪!小时候在我们村儿我是出了名的‘骑猪达人’,我可淘气了,成天招猫逗狗、上房揭瓦的,可惜我小时候没条件照相,要不能给你看‘美女与母猪’了。”

赵公子哈哈大笑:“你这女的真是无所不能,从泥里打滚儿长出来的。”“笑什么啊,很多问题不出在人本身,而是出在评价人才的标准上,我问你,为什么你会马术就比我们村儿会养猪的高级?难道马术比养猪对人类社会更有意义?”宋一西说的头头是道,“你们这些精英把手中所握的资源定义为精英的‘价值标准’,制造了‘符号’来高高在上并延续自己的地位,使其成为一种文化资本,这就是布迪厄说的‘符号暴力’。

经济背后的不平等是话语权的不平等。“嚯,好家伙,你还读过布迪厄呢。”赵公子夸张惊呼。宋一西摆摆手指:“小瞧我了不是,我上大学的时候我们学校图书馆弄了一个借书排名,我年年位于全校借书榜第一。”攻破你的那个“”就是我从书上学的,宋一西在心里偷偷得意。其实她并非多么热爱知识,看么多书只是为了有朝一日进入上层社会后迅速适应,和谁都能有的聊都能浅尝辄止的寒暄几句,聊艺术聊体育聊男人么最爱的政治。

ddd
名媛上位史13(连载)

两人到了马场后,宋一西瞬间被一双双大白腿晃瞎了眼,北京接近零下的天气,敢这么穿的都是真的勇士。她看到了不少熟面孔,今天难道是什么混圈女聚会吗,全城想傍二代的都嗅着味儿过来了?宋一西一眼扫过又看见了两个穿小礼服、踩着Jimmy Choo全智贤爆款细高跟的。这都什么打扮,要是一脚踩进泥地里,今天出不了位只能出丑了。而那时不会有王子从天而降替你解围,只会有你的塑料姐妹花偷偷拍上一张照片在各个群里传阅。

低级混圈女孩情商智商双低,她们用名牌武装自己,努力打扮的“华丽高调“,却往往因此暴露用力过猛、不自信的笨拙。人与环境、场景的完美融合才能缔造高级感,那种随意的松弛和自然,是天生们和硬拗“”人设的女孩们最大的区别。

几个女孩围着一个手戴百达翡丽的西装男,听他“”着创业经,不时传来一阵“好厉害啊”的娇呼。这男的宋一西听说过,靠着老丈人的关系薅项目挣了些钱,四处大谈“创业精神”,热衷于在北京各大高校办宣讲会时“亲自到场”,亲民友好地加几个清纯女学生的微信,私下“推心置腹”地友好交流下。宋一西真的建议他半个巡回讲座讲讲“软饭精神”,或许可以靠着这笔钱把他那赔的只剩空壳的公司救活。

宋一西正跟着赵公子左右逢源,手机却不断弹出消息,是张公子发来的微信:“宋一西?”“回来了?”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