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名媛上位史14(连载)

你开的车,还没有她的表贵。

宋一西四处张望,看见了被一群辣妹包围在中央的张公子,美女们一个接一个的合照扫微信,她们对张公子的如此热情更衬的同场的八分脸门可罗雀。市场的逻辑一点也不浪漫,总是把现实赤裸的对比向残酷地呈现出来,有钱男人在美女前的魅力能让帅哥们想重新投胎。

遇上张公子让宋一西有些意外,他这个一点儿不爱运动的人来凑这热闹干嘛,是排着队的网红不够睡了来进新鲜货的?想到一会还要应付他宋一西立刻挺直了背,进入战斗状态。张公子一会过来打招呼,看见她和赵公子在一起难免刺上几句,这个从来口无遮拦的大爷万一说一句:”你怎么不像她们一样露腿,你腿那么白”,那她回去肯定遭殃。不知道赵公子会不会把她捆起来打。不过打完了要是能给笔丰厚的赔偿她也不是不能忍,挨打后吃上肉就行,就怕她被打成骨折下不了床耽误工作进度。

宋一西倒不是自作多情地觉得赵公子会因为她吃醋,只是今天来的都是他们圈的数人,她勾搭张公子的事被当众大剌剌地说出来,实在太下赵公子面子。面子大过天的少爷自然不会自己的同位者面露一点不满,内心阴狠地记上一笔,但对她则能毫无顾忌地发泄怒意,恃强凌弱。

张公子单手插兜走来,宋一西已经规划好了被打后去哪家医院、剩下的工作需要如何完成。“来了,你今天怎么这么晚,没干好事吧。”张公子冲赵公子挤眉弄眼,好像没看见宋一西一样。赵公子也回了句玩笑:”你今儿上午还能起床,怎么着,昨儿晚上没玩?”宋一西站在赵公子身旁,脸上挂着标准的职业假笑,心里盘算着张公子的”定时炸弹”会什么时候扔出来。可张公子全程和赵公子开腔,一点也没理会旁边的宋一西。

“艹,这天真他妈冷,你弄什么户外的啊,冻死我了。我一会得赶紧回车里做点‘运动’暖和暖和,”张公子裹紧了外套,看见不远处口若悬河讲创业的西装男又损了起来,“怎么我一愣神的功夫,那些小仔儿们都像浇了大粪的庄稼一样全窜起来了,真让人腻歪,你叫来的?””蹭过来的,谁知道哪个SB告诉他的。”赵公子脸上也都是鄙弃。”行了不说了,老孙来了,我先过去,一会聊。”

谢天谢地,张公子终于完美退场,没跟宋一西这个无名小卒过不去。她在微信上给张公子发了个鞠躬的表情,顺便送上祝福语:”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闭嘴吧你。”张公子的微信很快回复。

赵公子带着宋一西认了一圈人,她的名字前缀不再是”大美女”、“唱歌好听”的花瓶陪衬,而变成了“这是我新剧的制片人—宋一西,以后她在外面打点我的事,你可记得多照顾着点。”值了,就算让她在老旧的影视城再拍三百个日日夜夜也值,她终于拥有了除了外貌优势外的身份、她自己拼来的社会身份。

张公子继续招呼着无关紧要的熟人,宋一西懒懒地打着哈欠,一个梳着紫色高马尾的小姑娘却突然站在她身前,对她怒目而视:“宋一西,我很不喜欢你。”你不喜欢我不要紧啊,先看看你的职业和资源对我有没有用,以后能不能互惠互利。宋一西在心里回了一句。看这小姑娘的标准ABC范儿应该是赵公子他们妹妹辈儿的,骨子里的张扬傲气是混圈女孩没有的。

“你以为你能混到哥哥身边很了不起吗?我告诉你,哥哥不会真心喜欢你的,你这种女人永远得不到别人的尊重,混圈biao。”宋一西的头越来越低,脸上是被羞辱的难堪。可她心里却已经无聊的翻白眼了,小姑娘话好多啊,快说完了吗,她脸已经抽筋了。宋一西明白面对这种趾高气昂的大小姐,完全没必要像对那些混圈一样不痛不痒地怼回几句让她们气急败坏,一脸委屈满足千金们羞辱人的目的就万事大吉,这种让哥哥们宠的无法无天的野女孩,你不让她把气撒出来她的后招往往能打的人元气大伤。不必和她们争一时之气,来日方长,保不准哪天谁的爸爸、爷爷就倒下了。

11
名媛上位史14(连载)

宋一西盯了一个月后期制作,成片出来的当晚她约了小白在庆祝。她一道接一道地点,在菜单中点的量几乎可以能等同于相声中调侃的“给我炒一本“,小白连连制止:“够了够了西西,别浪费,我们吃不完。””每道都吃点,我有钱!”宋一西捏捏小白的脸,”咱们也学暴发户一样吃一顿。”小白点点头,眼睛放光、脸上都是崇拜:“有钱真好,西西,你能做暴发户,我真的很替你开心。”

宋一西摇摇头:“那我不是没的选吗,能选的话谁不愿意当,你看看你,每天多美滋滋。”“那不一样,花爸妈的钱哪有花自己的钱硬气啊。西西,你真厉害。”“你更厉害,挣到很多钱不算难事,但每天快乐却很难,从小到大,你就只为考试发过愁吧。对了,你的考的怎么样了。”宋一西边回着财务微信边和小白闲聊。

小白一阵哀嚎:“啊,我又想起来了,我的噩梦,从大一拖到研一还没考的,”蠢蠢正襟危坐,“西西,其实我一点都不想出国读博,我从小到大都没离家那么远过,而且哦,他们说,很多留学生都会抑郁的,我不行我不行。”人的耳朵总是这么精明地为主观意志服务。当你内心拒绝一件事时总会不自觉地夸大它的难度,放大负面声音,从而为自己的退缩开脱。

宋一西笑笑,漫不经心地说起自己在拍摄现场的经历:“拍戏的时候,我见过在威亚上一吊吊三个小时还要来回做后空翻的,还见过从两层楼高的滑索上摔下来的,虽然下面是沙地,但身体是肉做的,摔的半天都起不来。可每次动作指导去问他们‘还行吗还能坚持吗’,他们永远都说‘可以可以,没问题’。因为如果你说你不行了,那你下次就没有开工的机会了。”

小白撑着脑袋瞪大眼睛:“啊,这也太没人性了吧西西。”“你有富足的家庭和疼爱你的爸爸妈妈,很多东西得来的都很容易,所以你做事都太佛了,缺点儿逼自己一把的劲头,可人生至少应该有一件事,是值得拼一拼的。你好好想一想,别再缩头啦。”蠢蠢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宋一西斟酌了一下,小心试探:”你……你和陈仑现在还有联系吗?”小白低下头:“没有,没有了,就……互不打扰吧,他和那个女生现在……应该好好的吧。”宋一西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小白说的那个女生是被摸腿的陪唱,蠢蠢到现在还以为陈仑是移情别恋而非一直游戏的花蝴蝶。

“你和陈仑在一起的时候,见过张公子吗,有没有听过他说张公子的事啊,感觉那个人挺有意思的。”这才是宋一西晚上不敷面膜、不对着赵公子发嗲却约小白出来的真正目的,她想从小白口中得知更多关于张公子的有效信息,在大众传言外的另一面。

“哦,他啊,我没见过,总听陈仑说,反正就是美女不断脾气特差呗,上次他助理忘了给充电宝充电,被他骂了一个小时。这样的人怎么会有女生喜欢啊,陈仑还说他在高中的时候追走了他们全校区的女神,真能吹牛,女神能看上他?看上他能骂人还是喜欢他左拥右抱?”

“女神?”宋一西摇摇头,一副不认同的样子,“嗨,这年头,稍微长出点人样、家里有些碎银子都能叫女神了。”宋一西静等着小白的反驳,她语气里的不屑足够刺痛人,如果小白知道更多关于那位神秘女神的消息一定会忍不住跳脚,举例子摆事实来证明她如何“女神”惹人爱。

那宋一西就可以通过这些只言片语进行人物搜索,无论她是否作为张公子的软肋而存在,都将大有用途。是的话最好,她可以作为关键时刻掣肘张公子的利器。不是也没关系,凭借男人对初恋的滤镜和难忘程度,以后她献身或者给张公子“送人”,就演那一类型的,也能正中其口味。可小白只是附和着她的贬低。看来这个蠢蠢对“女神”一无所知,今天这顿饭宋一西算白请了,只能另辟思路。

“宝宝,陈仑整天和张公子这样的一块玩,你没想过他也……”小白立刻截住她的话:“那当然不可能,陈仑和他怎么一样呢,我问过他,他说他从来不玩那些的。我们分手只是因为他喜欢别人了,但他肯定没到处乱睡过。”唉,真是“”。不,是“傻白苦”。

自视例外是大多数人的通病,“一丘之貉”这个词总被女人们选择性无视,她们拒绝承认自己男人的普遍性,只会把男人们关于群体中“占有更多性资源男性事迹”的叙述理解为“不屑与之为伍”而非艳羡和向往。宋一西觉得从生物性本源来看,雄性的共性和天性就是享受交配更多雌性的原始快乐和成就感,他们在条件允许下进行尽可能多的性行为,以达到生育可能性最大化,获得刺激和认同感。社会性质永远不会变的就是占有的越多,交换到优质的资源越多。

111 1
名媛上位史14(连载)

宋一西正在脑中盘算着自己的关系网有没有能触到张公子读过的Sidwell高中,一声做作的呼唤突然窜出来:“一西你也在啊。”一阵呛鼻的YSL黑鸦片袭来,宋一西不用抬头也知道这是她曾经的塑料小姐妹Coco。“哇,点这么多啊,大制片果然出手阔气。”酸的还真直白。

宋一西起身和她亲密拥抱,瞥见了她小香外套上的光秃秃的扣子。不巧的是,宋一西上周刚用赵公子的卡在国贸刷了几件香家的新货,这件外套的正品扣子上本该有凸起浮雕的人像图案,可能是被Coco吃了吧,这妞儿,买的仿版也和她的假脸一样低级,估计不超过五百块钱。“Coco你还是这么漂亮啊,给不给别人活路了。”宋一西驾轻就熟地说出违心话。两人一阵寒暄,Coco临走前多看了小白几眼,好像在质疑宋一西怎么会和这种长相平凡的路人女孩搅在一块。

张总的电话打来,和宋一西商量群演的赔偿问题,她示意小白后走出餐厅。张总告诉她群演家属的心理预期是三十到五十万,“给他们三十万。”宋一西斩钉截铁。等她回到了座位却不见小白的身影,服务生正在清理地上的酒杯碎渣,小白的mini 还在椅子上。

“你跟她说什么了?”宋一西走到Coco桌前。“没说什么呀baby,怎么这么气势汹汹的。”宋一西冷笑:“看来你给陈仑陪睡的时候还是打听了一下,知道哪位是他的正宫娘娘,我还是把你看的聪明了点,以为你看在他给了你一辆mini的份上即便在‘前正宫’这还是会夹紧尾巴的。”

“我真的没说什么一西,”Coco脸色丝毫未变,“我就是告诉那个小白痴有一次她给陈仑打电话,说要替他爸妈挑新年礼物,当时他声音不正常说自己被‘小猫’咬了一口,其实是因为我正‘咬着’他不放,而我只是陈仑众多‘小猫’中的其中一只。哦,对了,我还告诉她陈仑今晚在13玩,她要是不信我说的可以去感受一下现场……啊,宋一西你疯了吧你。”

宋一西拿起桌上的红酒直接泼向了Coco,Coco急忙拿起餐巾:“我的外套,你赔我,三万七呢!”“不过五百块钱的地摊货,还想要出正品的价格,别丢人了,今天晚上再最后一次开你的二奶车吧,或者卷铺盖回老家,陈仑不会饶了你的。对了,再顺便告诉你,你开的车,还没有她的表贵。”宋一西把酒杯重重地放在桌子上,转身小跑着离开了餐厅。

她打上了车,在车上不断拨打着小白的电话却无人应答。还去那干什么呢,爱情已经没有了,连尊严都不要了吗?在一个已经分了手的前任面前大哭大闹,半点体面没有,会迅速被这个圈子惊人的传播速度添油加醋一番,沦为笑柄。她虽然总在心里嘲笑着这个小傻子的单纯愚笨,但直到刚才那刻面对Coco的侮辱宋一西才明白,她无法忍受来自旁人对小白真心的蔑视。

宋一西到了13直奔二楼包间,她看到小白从一个包间退出,准备打开对面的门。看来真的疼到失去理智,完全失了礼貌和分寸,就这么一扇扇门推开找陈仑。“别看。”宋一西捂住了小白的眼睛,手臂箍着她的腰往后撤,从门缝里宋一西看到陈仑的脸正埋在一对大胸里。小白挣扎着,声音里都是哭腔:“西西我要看,我要亲眼看到。”

宋一西紧紧抱住小白:“不许,你丢不起这个人。”两人还在拉扯中,门却突然被拉开,张公子走出来看见姿势奇怪的她们一副困惑的样子。“宋一西?怎么哪哪都有你?”张公子的目光在她和小白之间巡视着:“你今天这又是演的哪一出?”小白却突然像被点了“疯穴”,张扬舞爪地扑向张公子。

果然,这个圈子人均疯批。

​​​​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