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名媛上位史16(连载)

凡胎成龙成凤,想超越阶级、快速上升,必然伴随着野蛮。

“谢谢张公子夸奖,全靠用心而已。”宋一西面对着张公子不阴不阳的笑容依旧得体端庄,可眼睛瞄着他手旁的水杯,已经想好如果被泼水怎么迅速躲开。谁知道哪句话哪个动作又会引爆他的“炸点”。宋一西今天送礼物的确全靠“一颗红心”,她一分没出,赔衣服的钱是小白结的,将校呢大衣是给“红三”当捧哏、一句句“你好厉害啊”捧来的。她习惯以最低成本达成目的,能动嘴皮绝不花钱。

嘘寒问暖无微不至,捂紧钱包一毛不拔。可说惯的甜言蜜语、崇拜示弱并非万能公式适用于每一个人,所以请张公子的这一餐她只能忍痛割肉了。请吃饭还要被泼水,惨。张公子慢悠悠的开口:“你累不累啊?就这么点事大动干戈地又是送礼又是请客,不就是那天陈仑媳妇儿打过来了吗?”这次轮到宋一西惊讶了:“你怎么知道是她?”“废话,陈仑手机屏保就是那小孩儿,长得那么一般,一般的在我们这都有辨识度了。她薅我衣服的时候我就认出来了。”

宋一西眨眨眼:“可你当时没说啊。”“给别人一个台阶下呗,要不然我怎么着,说‘哈,你这个大傻B,来看现场了?陈仑正埋大胸里面呢,快进去呗’。干嘛啊,装装傻,让大家都留个体面,别让她显得那么可怜。反正不也早分了吗。”张公子边说边把一整块刺身塞进嘴里。

宋一西立刻在心里给张公子的名字画了一个叉,这位公子表面张狂、不必要的仁慈却太多,不适合做她的长期“合作伙伴”。如果说她是一个全身密度都一般坚硬的铠甲,赵公子密度不均、刚硬之处刀枪不入,却有某一处异常易攻击。在他们二人相比之下张公子则像过分柔软的“”。心不够狠、顾忌太多,关键时刻无法“痛下杀手”,怎么能在一场场厮杀中顺利存活,慢慢就被拆分血肉了。

宋一西想起赵公子跟她说的自己在LA和白人同学打架的经历,他一挑仨,其中一个白人看落于下位拿出小刀吓唬,划破了赵公子的手臂,他们见血就怕了,但赵公子看见那点血却莫名有种血液翻涌的亢奋,瞬间战斗力爆棚,干倒了三个身高185+的白人。这才是她寻找的同路人,一个骨子里流淌着兽血和毒辣的侵略者、掠夺者,而不是随时会有“谁都不容易”悲悯众生之感的活佛济公。

舍弃张公子选项后,她立刻把托腮的手放下,身体坐直,脸上的笑也由甜美变成商务化的客套。“不过你说那女的也够呛,在一起时稀里糊涂,分个手一定要分的明明白白和侦探似的,图什么呢,”张公子大发见解,“分了也好,我看着都累,本来就不是一路人,硬凑一块彼此折磨干嘛啊。”

“陈仑挺爱她的。”“爱个屁啊,养着当小宠物玩呗,真爱她能这么蒙她?”张公子不屑地拿着筷子指点。”我也爱我自己啊,可我在打玻尿酸水光针拼命修炼美貌的同时也戒不掉熬夜啊,爱也会忍不住伤害的,”宋一西这话倒很真情实感,”不过张公子说的很对,他们本就不合适,小白生活得很boring,跟她在一起,一年365天,真的就像把一天过了365遍,陈仑哪受的了。”

33 1
名媛上位史16(连载)

张公子歪着头想了一下,“也不算太无聊,每天喝酒泡吧晚上睡妞不也是重复着过吗。那小孩儿够惨的,我这人你也知道,爱唠黄嗑爱八卦,本来是抱着看笑话的心理吃瓜,但没想到真围观一个人崩溃现场的时候,挺不舒服的。我们这圈人啊,不适合搞长期关系。”宋一西借机赶紧为自己撇清:“张公子千万别误会,我可从来没有妄图跟您谈恋爱的心思,我当时就是女孩的小虚荣,想出去吹牛躺过您旁边,给自己抬个咖。”

“怎么又改回‘您’了?睡呗,你挺对我胃口的。但是看你这意思,现在有主儿了?真跟着老赵了?”“张公子我没有耍您的意思……”少爷大手一挥,“行了,甭太把自己当回事,我身边儿又没缺过人,你是漂亮,但也没到我非你不可的地步。更何况,沾上你,也应该是件麻烦事。”张公子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你要的太多了。”

“哈哈,我也不知道什么叫多,人活在世上,谁没点追求呢。我总觉得,当人长时间以极大的意愿、耐力和坚持准备一件事情,终有一天它会发生。”“鸡汤喝多了。努力固然很好,但人是有天花板的,认清自己很重要,过度地对一些东西抱有念想并非好事,可能变成诱人走弯路的伪捷径,”张公子一副恳切的模样,“我听说过你……”

“您听说过我什么?北上广超跑?从北到南,没有我没坐过的‘低低的车’?”“呦,你倒还挺会‘内涵’人的,这当然也算一部分,不过不重要,我说的是你做事的手段,太狠太绝了,这点倒是和老赵很像。”宋一西笑笑,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凡胎成龙成凤,想超越阶级、快速上升,必然伴随着野蛮。从底层到上流,只有小言女主是靠着青春美貌以及善良的心,现实生活中,背后的一步步都混着血泪,还有,吃别人的人血馒头。“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虽然现在贫富差距悬殊越来越大,但也别把穷人逼太紧,给别人留口饭吃,你又饿不死……”宋一西彻底失去了和张公子交谈的乐趣,“”就留给需要他普渡的人吧。道不同不相为谋。

张公子还赶着晚上和另一美人相会,两人又不咸不淡地说了几句,少爷起身打算离开,“你这礼我喜欢,收了,卖个你和我的交情,以后有事联系。今天的单我买,我出来吃饭哪有让女人买单的道理?”靠,你不早说,早知道你请客我就点澳龙生鱼片拼盘了,宋一西狠狠地心疼了下,就这么错过了宰的机会。

张公子走后宋一西坐等叫的车来,从顺风车到快车、出租车再到非专车不坐,打车起步价的提升也证明着她一路“打怪”升级的跃位。生活品质体现在方方面面。宋一西闲的无聊又登上微博小号,错失了澳龙后的她忿忿不平,决定点赞转发几个骂张公子的微博解解气。

好友动态就这么猝不及防地闯入她眼里。这个号她只关注了一个人,是那个人,她发誓再不想起的人。照片是一张B超图,那人发的文案是“迎接新生命,努力做个好爸爸”。她手忙脚乱地关上页面,却不小心点了个赞,然后像是要把屏幕戳穿一样狂点那个赞想取消。难堪又狼狈。

宋一西上了车,车开过北海公园。她想起刚来北京的时候曾经常路过北海幼儿园,小姐妹告诉她那是北京最好的幼儿园,很多领导家孩子都在里面上学。可当时她就觉得附近车多、人多、空气也不好。连领导们都追求不来“事事如意”,普通人的人生占一两样好就可以了。

人生没有完美的事,没有不舍弃某项就能换来的东西。不要贪心。

她给赵公子发了微信:“你在干嘛,我想请教你几个问题,有没有时间呀。”

“说。”

——“你讨厌我的虚荣吗,觉得我所求太多吗?”

——“爱慕虚荣很正常,但能正视承认并有满足自己虚荣的能力,你是我见到的极个别。”

——“对于外面那些踩你的传言怎么看?”

——“谁背后不说人,谁背后不被人说,当面都得当我的‘孙子’,背地里就让他们装个爷呗。”

——“在法律边缘游走试探的事干没干过?”

——“我本身就是违法的产物,违法的事我能少干?”

——“我爱你。”

宋一西发送了这三个字。

333 1
名媛上位史16(连载)

那边没有回复。宋一西噼里啪啦地打着字:“我爱你,我对你根本没抱幻想。我知道你狠辣、无情、野心勃勃,然而我爱你。我知道你的企图、你的理想,你势利、恶劣,然而我爱你。我知道你是个二流货色,然而我爱你。”

赵公子的微信立刻来了:“出自毛姆的《》,宋一西,我中学就被金发妞用这段告白过了,你能不能用点心,就只改个形容词也显得对我太不尊重了吧?”

“好的好的,那我按照模板来,求速速发我!”“我在家看片儿呢,你过来,三十分钟出现在我面前。”违法的产物——私生子果然处处想着折腾人。“好的,为欲火焚身的赵公子泻火是我的职责所在。”宋一西的态度很恭敬。等她气喘吁吁赶到赵公子家,三步并作五步地上了楼梯,却没听到想象中家庭影院内会传来的娇喘声。宋一西轻轻推开门,赵公子光着脚坐在地板上,透声幕上正放着《》,经典月下对白的桥段缥缈迷离。

Juliet:告诉我,你怎么会到这儿来,为什么到这儿来?花园的墙这么高,是不容易爬上来的。

Romeo:我借着爱的轻翼飞过园墙,砖石的墙垣不能将爱情阻挡。只要你用温柔的眼光看着我,他们就不能伤害我。

啊,,年轻的要命的爱情。赵公子听到门口的动静,像是影片中的慢镜头一样缓缓回过头:“你还挺……”宋一西奔到赵公子身边急切地吻住了他,像是要把所有倾注到这个吻中。赵公子拉开宋一西,获得片刻的喘息:“你干嘛?”“干。”宋一西不加掩饰地遵从了自己的原始本能。牛角扣砸在地板上的声音钝钝的,赵公子的身体僵了下,随后以更猛烈凶狠的吻回赠。

影片播到高潮,那首经典主题曲《What is a youth》如期而至。

What is a youth? Impetuous fire .激烈燃烧的火。

What is a maid? Ice and desire .冰霜和欲望的集合。

肉体痴缠,共尽欢愉。​​​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