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名媛上位史19(连载)

伤伤情分其实无所谓,感情嘛,本就是情绪波动,都可以恢复的。

宋一西向来擅长豁出脸皮主动索取,她干净利落地向赵公子提出了要求:“我要一个公司。”赵公子皱起了眉头,有一瞬间的错愕,随后放下搭在她腰间的手。她当然知道赵公子期待听到的要求,无非是关于温暖情爱的“我要你”或者“我要你心里只有我”的造作姿态,再撒撒娇和赵公子要辆车,让他们的关系蒙上一层情意绵绵的面纱。可宋一西这次却不得不把步子扯大,这是她提出内心真正所求的最佳时机,赵公子虽然难免不悦觉得这场交易太过径直,但只要她带来的利益足够丰厚,赵公子也不会非要较真跟她谈谈“真心”。

伤伤情分其实无所谓,感情嘛,本就是情绪波动,都可以恢复的。大家开开心心把钱赚了多好。

“我打算开家传媒公司,想请你当股东入股,我知道近两年老牌影业公司一直都在找转型,在‘内容供给’上蓄力,你们‘聚星’也在找年轻、有网感的公司。我在网大和网剧上经验很足……”赵公子有些凶狠地打断了宋一西:“你知道你今天来参加的庆功宴是为谁办的吗,是庆祝我们‘聚星’子公司第一部剧的成功,你凭什么觉得,我会放着自家子公司不扶植,和外人合作?”“因为这家公司有我,”宋一西分外自信,“我的个人能力你再清楚不过,当然了,更重要的是子公司是‘聚星’的,不是你自己的,老赵总把‘聚星’的老股东安排在那里当COO,你也心知肚明他的意思。”

不信任的监视加上不认同的轻视,赵公子一定积怨许久。更何况有老古董摆在那镇宅,赵公子的各项决定少不了重重阻碍,优质项目往往就在他和旧势力“对垒”中被对家截胡,而骨子里不认同私生子母系基因的老赵总最后骂的还是赵公子,“废物”、“败家子”听多少遍也一样刺耳。

“宋一西,你想干的事挺多啊,胃口太大不怕撑着?”赵公子双手抱在胸前,歪头看着宋一西。“不怕不怕,我宁当饱死鬼不当饿死鬼,就让我来承受被撑死的命运吧。”赵公子白了她一眼:“别总把‘死’挂在嘴边,没点忌讳啊你。”

“那你答应我我就不死了。”“这又不是一拍脑袋就能定的事,等着信儿吧,我尽快。”“我静候佳音,今晚去你家我家?”宋一西飞快地在赵公子脸颊上亲了一口。“你自己回去,我还有事,有其他约。”“生气啦?别气别气,”宋一西晃着赵公子手臂,“你一生气就随便睡,别睡别人了,配不上你,睡我吧。”

“睡疲了,想换新鲜货了。”宋一西依然不屈不挠:“你想换谁,换哪个女明星,我带着头套仿真,效果媲美VR,还不会被拍。”“你怎么这么没皮没脸啊,”赵公子也没崩住,一下笑出来了,“人不要脸,谁拿你也没辙。”“不是,你拿我有辙,我不想你讨厌我,你讨厌我我心会痛的,”宋一西可怜兮兮地蹭上赵公子肩膀,“你不要讨厌我。”“嗯,好,不讨厌你。”

66
名媛上位史19(连载)

两人顺理成章地回了赵公子家共度春宵,身体交叠,心的距离似乎也只有咫尺之遥。一个月后赵公子被她详尽的“”企划书劝服,从参投中国首部科幻电影到和韩国导演合作季播偶像剧,和‘聚星’联合打造全新刑侦IP,宋一西规划中的每一步都和赵公子不谋而合。公司名字叫“晨曦”,取了赵公子和宋一西名字谐音各一字,大张旗鼓的捆绑足够高调。

在获得‘聚星’入股后,宋一西又找到了张公子,凭着她为张公子物色女朋友的交情,张公子收下了她公司百分之二的股份。要不说当还得当有名的呢,把自己活成大IP、金字招牌,连股份都是别人求着送。“张公子入股”无疑为他们免费打了一波广告宣传,逼格、口碑、关注度都有了。

公司成立17天时,宋一西办了一场“晨曦盛典之夜”昭告天下,赵公子、张公子、知名时尚集团CEO都以股东身份出席,来的除了国内知名明星、出场费100万的国际巨星,还有几位有意从演员跨界做监制、导演的大腕。

宋一西站在台上以CEO身份发言:“今天是‘晨曦’成立的第17天,我们的动作非常迅速,但是接下来我们想慢下来,精心打磨一部部高质量的作品。我们要做的是集制作、、艺人经纪、动漫、营销于一身的综合传媒公司,‘晨曦’和‘聚星’签订了三年战略合作协议,我们双方将拿出优质的项目相互投资”……”

台上宋一西慷慨陈词,赵公子的眼神一刻未离开她,台下张公子应付着一个个前来加微信的女生,门客络绎不绝。张公子作为重要嘉宾自然也上台讲了几句,无非就是传统的那套夸词和吹牛:我们是想真正为中国电影市场做些实事的……说说市场乱象,踩踩别人的不上道不入流,谈谈自己的情怀抱负。

宋一西看着高谈阔论的少爷,更有种微妙的“圈子”,她已然给自己抬咖到公子们的同位者。虽然外面的人背地里讽她一路睡上来,但她就是睡对了,得到了她们万分渴求的机会和财富。干嘛非要把靠男人和靠爹分个高下呢,有的靠都不丢人。

大概是这个“开门第一炮”打的太响开了好兆头,公司接下来的几个项目都一帆风顺,“晨曦”又势头迅猛地拿下了韩国一线组合在国内的演出经济权,宋一西接着“开拓疆土”发展艺人经纪,拿下两个鲜肉流量的影视约。年底分红时宋一西拿到的钱已经足够在人大附中旁买下一套“老破小”学区房,她用分红的钱继续开了新公司做起模特经纪,用线上的方式让“怀揣梦想”的模特们和客户们直接“互相选择”,高效便捷。

次年她又先后在北上广和人合开了皮肤管理中心,主营微整形。微整行业是她早就想下手的领域,宋一西和三个大网红谈下合作,让她们打着“自家店”的名号在微博上宣传,按照收益给她们分成。网红需要“自己的产业”这一名头来装点门面显示逼格,她需要网红们提升知名度带客流,大家不谋而合,共享新的盈利模式。

临近端午时宋一西遇上了点小麻烦,她的一家模特公司被记者曝出“”,疑似做皮肉生意的第三方中介,陷入“淫媒”指控。新闻被曝出的十分钟后,公司立刻发出声明和律师函,甩锅个别用户再重申公司创立‘初心’,最后表下决心一定加强网站的管理,绝不姑息任何违法行为,一经发现立刻依法交至公安机关。
不管网友信不信吧,但上面的人没下来“端窝”,公司暂时还是安全的。

经过这次不大不小的风波后,宋一西有意再积累财富往慈善凑上一凑。慈善是提高社会影响力和结交权贵的捷径,在她的认知里树立正面形象能让她逃避一些查处,毕竟“公益不问出处”嘛。

五年前老赵总曾捐资两个亿成立了“众志”,专注于少数民族地区贫困县的教育、卫生、基础设施,他捐助了两所希望小学,接受采访时,老赵总一腔赤诚地说:“我只是让他们按图施工,老老实实地盖学校,做人做事要凭良心,要干就好好干。”就是凭着这些慈善之举,老赵总当上了政协委员,人脉更上一层楼。至于他真金白银地出了多少钱,那也就只能意会了。

所以宋一西一直觉得普通人做慈善只能达到自己的心理满足,给一个“我多善良”的心理暗示罢了,你那点小小善款早就进了比你富有万倍的人的口袋。如果真谈切实作用还不如给乞丐买个包子,最起码包子是真吃进乞丐肚子里。慈善这门“营生”还需要多多请教赵公子,不知道他是不是有成立什么“某某天使基金”的打算。

但宋一西心里也有所犹豫,共做慈善只会让她更紧密地与赵公子捆绑在一起,而她所开几个新公司和参与的新投资,都是为了慢慢与赵公子切割,有朝一日赵公子落难后不至于与之共沉沦,她能脱身确保自己周全。熙熙攘攘皆为利来利往,即便有几分感情、不舍,都要排在利益之后了。经过几番权衡,宋一西最终还是决定先搁置和赵公子共投慈善的计划,鸡蛋要放在不同的篮子里,她还有些时间,不必急于一时乱投医。如今她已有了暂时从容的资本,不再是那个需要仰仗私生子急切扩展的小兵。

666
名媛上位史19(连载)

赵公子30岁生日时包下了,宴请百位宾客办趴,一次性收割了所有优越感和艳羡。百响礼花绽放在海岛上空,宋一西和赵公子一起吹灭了蛋糕上的十根蜡烛,赵公子双手合十许愿,宋一西在他身边默念着希望老天开耳,让他所求皆成真。但愿他的荣华富贵能维持的久一些,再久一些。

两个月后宋一西首付了一套金茂府的房子,和大幂幂做邻居,抬脚就到国贸,小区内有不少明星名流,方便她做一些事。中秋前一天赵公子打来电话,说让人给她送过去些阿拉斯加帝王蟹。男人的阔气真是分外迷人,顶级帝王蟹不按“只”送,按“些”送。她从没觉得赵公子有给人惊喜的神经质一面,可偏偏本习惯使换别人的大少爷这次却鬼使神差地亲自去送蟹了。

当宋一西打开门看见一脸别扭却依旧帅气逼人的赵公子,心里不免有些淡淡的遗憾和不舍,没想到摊牌的日子到的这么突如其来。她穿着la perla丝绸V领睡衣,脖子上的吻痕还没来得及遮。

赵公子盯了几秒宋一西的吻痕,一把推开她走进屋内。“你跟他睡了?刚才我从电梯里看到的带黑色口罩那个,是从你这出去的?”“嗯。”“睡的爽吗?”“品味一般,格调也不怎么样,但是活儿不错,不过跟他做最享受的还是心理成就感,万千少女的偶像啊,大明星,我就图个虚荣呗。”

宋一西睡的男明星没什么文化内涵,跟她谈不了布尔迪厄看不了罗密欧,在Kris那档嘻哈节目席卷时,他每天都“勒是雾都”地比着经典说唱姿势,一惊一乍地震的宋一西脑袋疼。但无所谓,炮友嘛,哪还能指望有什么精神共鸣呢。她有三个固定炮友,都在娱乐圈,偶尔她也会约一下十八线新人。工作压力太大,每天面对太多SB,需要通过“性”来释放缓解一下。

她像男人一样拼劲干劲十足,自然也会像他们般彰显雄性特质和动物性,追求更多优质的、新鲜的性资源。总睡一个人是会睡烦的,金钱权力换到的美好肉体谁能拒绝呢。宋一西坐在沙发上,长腿一翘,熟练地点了支烟。“这是你第一次在我面前抽烟”,赵公子歪头看着她,“怎么,胆子大了?”

她继续吞云吐雾,丝毫没有灭掉烟的打算:“我很早就开始抽了,赵公子这点小事也要介意?你在外面那么多美人,难道各个都得守身如玉,只能和你上床?未免太小气点了吧。”宋一西漫不经心地打开电视,今晚某卫视的开播新剧是她监制的,她得贡献个收视率。

赵公子拿起遥控器,关了电视。宋一西抬头瞟了一眼,又按下了开机键。几次反复后,赵公子走到电视前,猛力地把牢固嵌在电视墙中的液晶电视扒下,液晶屏幕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他说:“宋一西,你真的很讨厌。”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