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1

名媛上位史2 上钩(连载)

网上说,成年人的第一次成长是发现钱不好挣,第二次成长是发现钱真的不好挣。

宋一西说,穷人的第一次成长是发现尊严无用,第二次成长是发现尊严真的无用。她曾是一个穷人,早就将练的炉火纯青。所以当某天宋一西听到闺蜜小白用吃惊的语气,描述她的一个师兄是如何靠每天拿着扫帚,从五楼下到一楼主编室给主编扫地,就此在国家级媒体由实习变正式职工时,只是淡淡瞥了这个义愤填膺的傻女孩一眼。你以为你是谁?

很多人表面对那些冲着领导溜须拍马的人不屑一顾,又着实羡慕他们得到的好处,最后归结于自己有一身傲骨,不为权势折腰。多么阿Q!

宋一西心里门儿清,每个人的工作说白了都是提供服务的,只不过直接或间接罢了。人家的小心讨好就是直接服务于领导罢了,只不过这种方式容易伤害到自尊,得到更多也没什么好腹诽的。

得渴,你嫌弃鱼腥,别顺着味耸鼻子啊。当然,宋一西也深知,面对这些上位者,一味地拍马屁并不能在众多舔狗中脱颖而出。有钱公子哥们“,做爱不缺人”。赵公子更是。他名下大大小小有股权的公司,跟他炮过的妞一样让人眼花缭乱。如何让赵公子把宋一西放心上,都是后话,现在需要完成的步骤是,得先入了他的眼。

倒也不难。娱乐圈里宋一西最喜欢杨幂,觉得她和自己一样,是聪明人。她们敢于豁出去某些东西,懂得不在乎一些东西,于是就成了巨大的魅力。宋一西的人生信条中从来没有”矜持”二字,不像那些规矩女孩,哪怕有心动的也只默默观望,等待白马王子从天而降,死乞白赖、哭着喊着地要娶她。而最终呢,只能眼睁睁看着”王子”被她们喊打喊杀的各种”婊”收入囊中,深夜发条朋友圈”为什么男人都爱绿茶婊,好女孩总不被珍惜。”拜托,你们只是”蠢女孩”罢了。

bb 1
上位史2 上钩(连载)

真正主动的人,会主动出击,也会主动放弃,先豁出去,再收紧口,张弛有度,方为上策。宋一西这次对赵公子,就打算直给。勾引他,要速战速决。咻的一下放出鱼漂,猛的钓走,放到网里慢慢养。赵公子电话响起,趁他出去接电话,宋一西赶紧让小白打来语音,也顺理成章地走出包厢。她取下手机壳,从里面拿出写有自己电话的”小纸条”,握在手中。别鄙视宋一西low,这小纸条可是”战条”,混圈女孩必备。很多场合大剌剌地举个微信到处加,等于举着个大喇叭喊:“我很好上。”

去年一当红炸子鸡的新mv在LA某著名夜店拍摄,宋一西的小姐妹、标准网红脸Fiona正好被邀做群演。和男主角贴身热舞时,Fiona把小纸条塞到他手里,就这么睡到了当红小鲜肉,当了炮友,还暗戳戳炫耀几次同款。但和Fiona 不一样,宋一西比她更珍惜羽毛。她深知,女人太容易搞定和太难搞定的,都没什么魅力。

虽时刻准备着,可赵公子还是宋一西头一个锁定的对象,能受此殊荣赵公子应该感到骄傲。毕竟,她本来幻想“开门红”是马爸爸的。赵公子打完电话往回走,宋一西撩了下头发,闲庭信步地与他擦肩而过。心照不宣,彼此都没有回头。而宋一西手中的纸条,已经夹在了赵公子指缝里。第二天晚上,赵公子的电话如约而至。

已经快立冬,宋一西却仍是下衣失踪打扮,宽大斜领毛衣露肩盖住短裤,晃着两条大白腿就下楼了。从宋一西小学坐在村头漏风的教室里,哆哆嗦嗦流下鼻涕感受穿堂风时,她就知道毛衣是最鸡肋的东西。既不能挡风,又不能遮雨,还不能御寒。没关系,冷着冷着,慢慢就习惯了。

赵公子在楼下一口一口地嘬着烟,看见她直接惊了:“妈的这么冷,你穿短裤不怕冻死吗?”宋一西笑笑:“让我把手插进你兜里就不冷了。”赵公子继续抽烟没搭理这茬,宋一西丝毫不见外地把手伸进他裤兜。走了两分钟赵公子实在忍不住了,说:“我就俩兜,左边一个,右边一个,你一直往前伸算怎么回事?”

……

两人进了车里,褪去衣服后,车内依旧很暖和。赵公子的技术不好不坏,宋一西一副很投入的样子,脑中却不由得开起小差来。她竟莫名想起一些过往的、以为自己早就忘了的片段。曾经有个人给宋一西讲黄色笑话,当时她捂住耳朵、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别讲啦!”那人含笑看着她,嘴角斜挑,一副得逞了的样子:”你怎么那么纯洁啊!”其实宋一西心想:别讲啦!都是听无数次的老段子了,来点更黄的好吗?有多久没再听到这么老气的黄梗了,也真的有很久没装过纯情了。

bbb 1
上位史2 上钩(连载)

大二时,宋一西曾在同门师姐的介绍下,进了一个大剧组当场记。导演当时国际名扬国际,对每一个场景吹毛求疵的要求能把人逼疯,拍落叶都细致到让道具组把落叶全摆成正面朝上。有次拍到女一号品茶的戏,导演问场记昨天拍这场时她手里的茶杯有没有阂上盖。宋一西匆忙翻看本子,导演说“哦,你还需要看啊,那不用了。”就是这一句话,让她彻夜难眠。从第二天的工作开始,她急速给头脑扩容,把任何细节记刻在心里,再没有一次让导演问懵。

可她的工作能力虽出色,但工作并不重要,开拍一个半月后,导演仍记不住她的名字。宋一西脑中的警铃拉响,她知道这是个危险的信号,表明她此次之行很有可能只收获到微薄的劳务。于是宋一西就想了个办法“脱颖而出”:“讲”。

这位大导自己虽不能喝酒,但是特别爱看别人喝。每个酒局都需要气氛担当,宋一西就这么靠着“”过关斩将,坐到了导演那桌,有了姓名。跟着大导拍片两年,宋一西收获了一些钱、一些能忽悠住小富二代的牛逼履历,以及一个,“北京户口”。

等到她28岁早已功成名就,成了名媛扒皮号顶流时,宋一西躺在新男人怀里云淡风清地讲起这段过往。那男人哈哈大笑,震的她耳朵疼:“就这么点玩意,你当时还标榜自己是捞女?捞女们知道你这么给她们跌份吗?”宋一西也笑笑,这位大佛怎么会懂北京户口对她的意义。拿到北京户口的当天晚上,宋一西喝吐了两轮,回到酒店,连妆都没卸就急着拿出手机,准备搜索明天能在酒局上搏大佬一笑的新梗。

手机亮起,一条短信弹了出来:“你回来吧,我养你 ,我心疼你每天吃外卖,对胃不好。”宋一西盯着闪起的屏幕看了五秒,匆忙滑过对话框,继续搜索起最新的来。

宋一西的手机铃声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正在兴头上的赵公子很是不满,略带报复性的咬上了她的嘴唇,还把手机扔到了脚垫上。屏幕不懈地闪了一分钟后,终于暗了下去。赵公子瞥了一眼:”Pro都出来了,你怎么用着这么一破手机?收藏古董啊?”宋一西没回答,攀上赵公子的脖子。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