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 1

名媛上位史3(连载)

凭心而论,赵公子长了一副好皮囊,和他那个相貌平平的老爹没一点相似。

大多好看,倒并非像小说电视剧中描写的随了美人妈长相。宋一西看过的一本书上说在激情时造出的宝宝会更聪明好看,非婚生子大多是在极度刺激愉悦怀上的,因此容貌智商往往更胜一筹。

这个世界无时无刻地不在告诉你道德感屁用没用,只是穷人的遮羞布罢了。至少在她们吃着粉丝评论吃着鱼翅的人时,还能安慰自己之所以穷是因为底线比别人更高一些,虽穷但正直善良,虽又穷又丑但快乐纯真。

要是能一辈子就这么骗过自己也挺好,但大部分人并没有装傻的幸运。生活有无数个教你做人的时刻,自己的户口、孩子的学区房、父母的大病医疗,都能让穷人每分每秒感受着蝼蚁的无力。 所以宋一西挺欣赏赵公子他妈,能跨越阶层的都是狠人。

赵公子的妈五官一般,不算标准的美女,但整体看挺亮眼的,是有点野性的那种漂亮、像生长在内蒙古大草原扬鞭骑马的烈美人。不过有钱人养外室的口味也没有统一标准,喜欢啥样的都有。男人喜欢女人,无非或图色或图利。 和赵公子做ai总体还是愉悦的,虽然这人狠戾暴躁,但对待女伴还算有个人样,本来宋一西还怕赵公子有SM倾向,要玩什么窒息play,想到居然挺正常,跟他随时发疯的作风不太相符。

当然如果他真有特殊癖好,宋一西也不是不能配合,只不过那就是另外的价码了。她得好好想想要什么补偿才能对得起她的”牺牲”。 发泄过后的赵公子心情愉悦,说话都没带脏字:“周六我要去香港谈事,你跟我一块去,想买什么我付账。”

宋一西点点头应了下来,赵公子挑眉看向她,似乎有点意外。 她知道赵公子的用意,刚做完就谈”报酬”,明显把宋一西当提供”性”的玩具,说白了和外围无异,这对明显认为自己比外围高级的捞女们无疑是一次不留情面的打脸。

赵公子想看的就是她们脸上瞬时的尴尬和难堪,然后又不得不赶紧调整面部表情,小心翼翼地伺候这尊大佛。羞辱人是他的特长和乐趣。 宋一西这次倒不是故意玩个性或者有意让赵公子的伎俩无处施展,败兴而归。她是真的不觉得被侮辱。

cc 1
名媛上位史3(连载)

宋一西大一做家教时,曾经误打误撞地”路过”沪圈一帮阔太太的圈子。雇宋一西的人叫陈太,陈太老公是某能源企业的一把手,有时宋一西给小孩上完课,总能遇上陈太招呼一帮老姐妹在楼下打麻将。 陈太偶尔邀请宋一西共品下午茶,热情地给她介绍各种名贵茶叶,“这个一克要三千块呢,你们小地方来的人,没喝过这个吧。”光报价不说茶名,大概是因为陈太自己也没法把这些看着长的差不多的茶叶对上号。贵就足够了。

每当这时宋一西一定会如陈太所愿地表现出一副“受了大恩”的样子,即便她觉得味道和她爸几块钱一包的茶叶沫没有区别,还是表现的诚惶诚恐,连连夸赞不停感谢,把“土鳖”这个标签贴的再紧一点。宋一西需要这份工作,陈太给的价格是市场家教价的三倍,三个月干下来宋一西整鼻子的钱就有了,半年干下来后两年美白针的钱也能攒够。她接这活的目的很简单,把上位的第一步——美貌,再精雕细琢一些。

陈太一开始本不想用宋一西,作为一名每天要出入主人家中的家教,她明显过于年轻漂亮。陈太那严防死守一切雌性的样子,真恨不得家里草坪上的蟑螂都全是公的。 不过天地良心,宋一西只想赚那份家教工资,可真没有什么当通房大丫鬟、赚陪睡外快的想法。

陈太老公那个老树皮手紧的很,连给自家老婆都只有每月几万块的家用,陈太的每笔花销都需要记账,买个大件还需要打报告申请,字数不少于1000字。宋一西就替她拟过三次申请,三次申请全都通过,陈太送了她一只香奈儿口红以表感谢。 可陈太申请买的那三件加起来一共二十多万。别再YY什么有钱人都大方、挥金如土的剧情了,他们心里有杆明明白白的秤,并且还不是市场上的公平秤。你值多少,他们按百分之七八十付就不错。

陈太最终还是被宋一西身上“泥土的芬芳”所打动,长期雇下了她。一身加起来不过百元,背着十块钱的帆布包,比穷学生还穷的贫困生样实在容易让人心生怜悯。宋一西一点不介意表现的土一点,再土一点。她早就把自己当成一个根据雇主需要、可随意揉捏成任何形状的橡皮人了。商品,是不需要自我的。

阔太太们在一起,能当着宋一西面话的家常无非就是孩子和老公,都是无关痛痒的谁谁老公又被哪个小妖精迷上了,喋喋不休“现在的小姑娘,不得了的呦。”不过说到最后总会以一种“大奶教”的语气“淡看风云”、“怜悯众生”:“她们这点男人心可门儿清着呢,以为自己能上床能上桌就了不得了,其实男人打心里压根不把她们当回事,背后说的恶心着呢。”

另一个阔太赶紧附和:“是啊,男人知道谁是玩玩,谁是真得在家里镇宅的。我家那个死东西,外面的事不少,但是再怎么玩也是回家的。我俩结婚到现在,让她宠的我连去银行取钱都不会,天凉了我脚冰,都把我脚放在怀里给暖呢。外面的小狐媚子,他能这么宠?”几人继续嘲笑着“小姑娘们”的,宋一西或不时瞪大眼睛表现震惊,或高声附和:“是啊是啊,这样的女孩哪个男的会尊重啊?”阔太太们纷纷满意而归,夸她是个懂事的好女孩,长的漂亮还本本分分。

宋一西羞涩笑笑,心里却同样获得了一种“悲悯”俯视所带来的的愉悦:五十步笑百步。你们的男人不尊重那些“小姑娘”,对你们又有多少在乎呢?真尊重你们,还会在外面搞七捻三? 挥着“正宫大棒”吓唬想挤进来的小姑娘们“不是一个圈子,不要强融”,其实谁比谁高贵啊,对于在上位野心勃勃的男人们来说,娘家自带资源的女人和提供观赏价值的女人没差,都是“工具”而已。

这次家教经历除了提供资金让她颜值质变外,更让18岁的宋一西悟出一个道理;要想在社会上飘,练就一套“反”很有必要,别太轻信几个长辈用“过来人”语气的教育,几句就被洗脑恨不得跪谢前辈赐教惊艳。实则每个人的发声无非都是在维护自己的利益,党同伐异罢了。

宋一西想的很明白,她不需要男人的宠爱或尊重,男人给她利益,她付出肉体和陪伴,大家“钱货两清”,多简单的事啊。她很庆幸自己一直目标明确,如今才能在赵公子面前百毒不侵。赵公子看宋一西沉默不语,又来火了:“你是死的啊?多说几句话不会啊?”宋一西淡淡回答了一句:”哦,谢谢。谢谢赵公子买单。”赵公子鄙夷的神情仿佛看一条路边的野狗,把宋一西的毛衣扔向她:“行了,你滚吧。”

宋一西下车后被深夜的刺骨风吹的直打哆嗦,晚上不吃饭又做了剧烈运动,寒气从四面八方侵袭而来,她抖的几乎站不住。迷蒙中宋一西看见前面有一只移动的“座山雕”,印满Fendi大logo,小高跟鞋哒哒的,在空旷的黑夜里分外清脆。她瞬间满血复活,换上如沐春风的微笑,昂首阔步地向前冲去。要不说人活着,就是凭一股精气神呢。

“座山雕”是Lily,她酷爱皮草,宋一西看着她高大壮的身材总想唱出《青藏高原》那句”我看见一座座山……“。宋一西和Lily前后进了公寓,Lily极其热情地跟她打招呼“哎呀一西宝贝,好久不见,你也刚回来?咱俩是不是坐的头一班航班,你也从上海飞回来的吧?不对啊,我没从头等舱看见你啊。”连珠炮一样的自问自答让宋一西迅速提炼出了Lily的核心点,按照对方的期待精准提问:“我没去上海哎,你去上海干嘛了,Lily宝贝。”

Lily很满意宋一西的识趣,“哎呀,就是被邀请去Dior明年春夏成衣的发布会呀,今年秀的after party可太有意思了,你知道放了什么歌吗,李谷一版《我和我的祖国》!天啊哈哈哈红歌会吗,真惊着我了。听说是因为前几天Dior被曝在学校宣讲会上用了少了台湾的中国地图……”

像是想到什么,Lily立马正色:“要是真的,我以后再也不穿Dior了,你知道的,我爷爷他们那帮老爷子是最痛恨这种事的,从小他就跟我们说’总有一天我们要把台湾收回来的。”

宋一西又被提醒了一次,Lily的通稿中给她爷爷分配的人设是“神秘”,之所以“”大概是因为Lily通稿发出来的家世太遥不可及、是她编都不知道怎么编的“另一个世界的人”。好像别人羡慕了,她就真的拥有了令人羡慕的人生。如果说吹牛是一件愉悦的事,那么在已经知道对方底细时,听别人吹牛就是一件快乐乘以百倍的事。宋一西听着Lily喋喋不休地竹筒倒豆子,在心理高地上站的神清气爽。

她想起微博上那个“花重金请文人出席饭局”的趣谈,当然不是什么欣赏他们身上的文人风骨,为他们有趣的灵魂所折服。土豪无非是花高价办一场耍猴大赛罢了。这种心里明知道对方是傻逼,微笑看傻逼表演的感觉实在太妙,时刻体会作为上位者的“怜悯、施舍”是不缺钱的老板们永远玩不腻的把戏。

ccc
名媛上位史3(连载)

宋一西回到家中,徐挺的来电再次响起,上来就是一通劈头盖脸的责问:“我刚才给你打电话为什么不接?我说没说过我的电话你随时要接。”“抱歉啊,刚才在忙,没有听见,你不要生气。”宋一西声音轻轻柔柔的,还装出一丝委屈。其实心里已经在骂人,演戏太到位经常成为她的困扰,总让这些白痴们有种是她男朋友的错觉便开始指手画脚。不过在搞定赵公子前,这段关系宋一西还需要维护。

徐挺比赵公子气性小,宋一西稍微示弱他也就软了下来:“我一会到你家,你在家里等着我。”半小时后徐挺进了宋一西家,递给了她一部新的iphone Pro:”给你买的,你那破7该换了,用了几百年了,你这品相用那手机不觉得丢份?”宋一西道了谢,徐挺似乎不满意她略显平淡的表现:”你把卡换上,我一会下去的时候顺便把你这旧手机扔了。”

宋一西虽觉得奇怪但还是耐心解释:“我手机里有很多重要资料,等回来有空我腾一下。”徐挺不依不饶:“你现在不就有空吗,现在腾。”她还要说什么,徐挺就声音高八贝的大吼:“宋一西你他妈别以为我是傻逼,这手机是你前男友送你的,你还忘不了他是吧!”

前男友?看来徐挺真把自己当她“现男友”了。宋一西正在想如何应对时,徐挺却突然像被赵公子的疯病传染了一样,上手来抢她的手机:“我现在就把这破玩意扔下去,断了你的念想。”拉扯中宋一西被徐挺甩到了沙发上,随意丢在沙发上的车钥匙瞬间划破她细嫩的肌肤。徐挺不知道,宋一西在摸到自己胳膊上往外冒的血珠时,内心居然闪过一丝狂喜。她发自内心地感谢徐挺,这条大傻鱼不仅没白养,还连带着附送了一个鱼饵大礼包。突破赵公子的计划马上就能进行。

这部旧手机,就是鱼饵。如此“厉害”的大招让宋一西心里已经有了百分之九十的把握。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