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1

名媛上位史4(连载)

徐挺看到宋一西胳膊上不断渗出的血也愣住了,站在那直挺挺的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他对女人一贯说不上多好,但也说不上多坏,真动手还把人弄出伤绝对是头一次。相比徐挺的慌乱宋一西倒是很冷静:“要么我现在报警验伤,要么你从此滚出我的世界,选一个吧,徐挺。”许是被宋一西不客气的“滚”字刺激到了,徐挺敛去脸上的歉意,又换上了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宋一西猜到他要说什么,立刻抢过话:“你徐挺当然不怵我一个北漂,可到了派出所你要想脱身就得找你爸了,你爹知道这事了,给你的那辆‘总裁’还有戏吗?”打蛇打七寸。徐挺曾经跟宋一西说过,他爸说只要他能一年不惹事,就奖他一辆“总裁”。这对被“二手车”紧箍咒箍住自觉矮人一等的徐挺来说,无疑很具诱惑力。当时徐挺的口吻足够炫耀自豪,话里话外透着“我要升咖了,你得小心供着”的得意,但宋一西却已经把他排除在可成为正式男友的行列外。

把一辆一百多万的车当奖励,条件还是“一年不惹事”,徐挺的家底她也基本摸清了,估计他老爹就是一中小企业主,能漏到徐挺手里的钱不过一月几万花销,宋一西要是跟他,也就能混几个一万左右的破包。徐挺后来送的lv也证实了她的推测。宋一西当然没有徐挺的新有分量。

这废柴看了眼她的伤口,说了句“记得去医院”就准备走人,临走前还扫了一眼放在桌上的Pro,“那手机……?”宋一西马上发话:“手机就留这吧”。她知道徐挺还幻想着她不要这个手机,毕竟万把块钱,给一个以后没关系了的女人是亏本买卖,腰里没俩钢镚的二代肯定肉疼。这抠货想的还挺美,送她宋一西的东西想拿回去?她这伤就白挨了?就算她自己不用还可以当人情送出去,白得的东西必须握紧,这是美德。

徐挺最终也没开口把手机要回去,两手空空的走了。门一关,宋一西立刻从沙发上弹起,满血复活,直奔自己屋内开始捯饬。她先换上了白色宽大棉质睡衣裙,裙子无袖、长度盖到小腿。又急匆匆地化上底妆 ,把淡粉色腮红扫的靠近眼睛,鼻头又涂了一点腮红,确定不会晕妆后,又把上眼皮点了一下浅豆沙粉色,眼尾用香槟色提亮晕染,在唇上盖了一层遮瑕。看起来面色苍白,两眼通红,楚楚可怜。宋一西接着把脸颊两侧的头发用卷发棒随意卷了几缕抓散揉开,又把头顶头发垫高,弄的蓬松凌乱。

然后,她打通了赵公子的电话。电话很快被接起,赵公子依然是一副不耐烦的语调:“有事?”宋一西声音不稳,带了几分颤抖的哭音:“我很难受,你能过来陪陪我吗?”,边说边耸鼻子,还努力装作声音清明,一副不想让对方听出自己哭过的样子。

一个主动勾引你、后来却表现的像木头人一样的女人多少会让赵公子的兴趣有点被勾出来,而宋一西此刻完全不同于之前的低姿态和近乎恳求的示弱更难让一个男人无动于衷。赵公子再怎么像孙猴子一样能翻跟头,也翻不过“男人对当‘’这件事非凡执着”的五指山。

哪怕他侥幸翻过这座“山”,还有一座山叫“”,没有人不爱看别人或无助或落魄的惨状,何况是赵公子这种乐于羞辱人的“变态”。果然,赵公子简单地回了一个“嗯”,就调转车头开往宋一西家。放下电话后,宋一西酝酿情绪,静等赵公子的到来。没过多久赵公子的微信来了:“几零几。”

“2203”

宋一西走到全身镜前,得意的欣赏着自己的“大作”:好一个“误入凡尘的精灵”——可怜、无害、孤立无援,先打造“视觉惊艳”,再给出她精心准备的“大礼”,她就不信破不了赵公子的壁。胳膊上的血迹已经凝固,宋一西面不改色地把不再流血的伤口撕开,像是丝毫没有痛感的洋娃娃,面色未变。鲜血一滴滴晕开在她的白裙上。

宋一西脱下鞋赤着脚走到门口,纤细的脚踝让她装在麻袋一样的裙子中看起来更加孱弱。扮惨这种事她早已称得上“”。门铃响起,宋一西狠狠地揉了把眼睛,眼睛又红了一点。她打开门,咬着下唇,看到赵公子脸上怔愣表情的那一刻就知道,今天的计划会进行的很顺利。这么惨还这么美的也就只有她宋一西了。

vv 1
名媛上位史4(

不过很快赵公子的大骂就打断了她对自己的欣赏:“我艹宋一西你嘛呢,哪往下滴血呢,你别告诉我你跟那点脑残女一样,玩自杀啊。”“不是我自己,是徐挺干的。”宋一西看着赵公子的眼睛,心想这双眼睛可真好看,给她多好啊,自然的欧式大平行双眼皮,省的她做两次修复了。

“去医院啊,傻站着干嘛,穿上鞋,快点下楼。”宋一西怀疑他是不是练过狮吼功,要不怎么每句话都把她震的脑袋仁儿疼。两人到了车上,赵公子把暖风拧到最大,看着嘴唇哆嗦的宋一西又气不打一处来:“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啊?都见血了,你不先打车去医院,给我打电话瞎矫情?”

宋一西没回答,整张小脸皱在一起,似乎疼的厉害。赵公子没再发难,红马“咆哮”着冲了出去。宋一西在心内腹诽什么主子养什么车,这疯马跟他主人一样吵。风力十足的暖风让累了一天的宋一西昏昏欲睡,赵公子不断在旁边推她“宋一西别睡啊,别睡,马上到了。”

宋一西认定赵公子在LA的童年、青年时期没少翻墙看国产苦情剧,脑补的情节简直智障到极点,这位没常识的大少爷估计以为她会像电视剧里悲情女主角一样流血昏迷,最后死在男主角的怀中,共同许下来世再爱的誓言。傻不傻啊。

她真的只是困了而已,这么一个三四厘米的伤口,又不是在手腕上,还能把人流血流死?“疯马”开到了医院,尖锐的刹车声让宋一西一阵心悸。赵公子把她拉下来,直奔急诊部。宋一西很同情赵公子以前的女人们,和这个“”如此强的疯子在一起,得承受多少恨不得把自己埋地里去的丢脸时刻啊。要不怎么说钱难挣,那啥难吃呢。

她有理由相信,如果此刻围观群众再多一些,赵公子一定会像台湾偶像剧抱着受重伤女友的男主一样大喊大叫:“医生,医生在哪里,医生快出来!”事实证明,不高声疾呼,医生也会给你看病的。医生看了看宋一西的伤口,说实话此刻她心里有点打鼓,很怕医生说出经典段子“幸亏你及时送到医院了,要是再晚一点,那伤口不就愈合了”,要是这样赵公子听后大闹急诊室把医生揍了可咋办,她今天实在没多余力气去给狮子顺毛了。

显然,宋一西低估了医生的专业度和对“潜在医闹”的嗅觉敏锐度,医生看看她的伤口,一副很重视的样子,得出了需要缝针的结论。果然没辜负赵公子的“火急火燎”,至少这伤情需要个小手术吧。伤口得缝四针,但见惯了各种割伤砍伤的医生豪气地没给她打麻药。第一针下去,宋一西眼前一黑,差点疼晕过去。其实她是个很怕痛的人,哪怕童年时期受过再多大大小小的伤,她也并没有对痛感迟钝或能够免疫。

宋一西一直很奇怪,人的肉身怎么可以这么娇嫩。她的灵魂和心脏明明已经坚不可摧刀枪不入,怎么身体还没有自动跟着调整脚步进化成“”,耽误她成仙。第二针时,宋一西把头埋在赵公子怀里,另一只手圈上他的腰。 赵公子身体僵了下,当然没回揽住宋一西,但也没暴躁地推她一跟头,只是把手覆在宋一西眼上:“闭眼,别看就行了。”

四针缝完后医生按照惯例地叮嘱几句,赵公子杵了宋一西一下:“你自己记着点,我可没闲功夫顾你,甭想着今天我送你进医院就赖上我了。”这孙子,真是秤砣心。出医院后宋一西给闺蜜小白打了电话,说自己一会要去她家,没说受伤的事,怕这个傻瓜不知道情况自己闷头瞎想给吓着。

上车后赵公子开始“审问案情”:“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徐挺为什么动手?”宋一西也没瞒着,“他要扔我手机,我跟他抢的时候被甩到沙发上,让钥匙划着了”,只不过略去了关键细节,比如这手机是谁送的。赵公子目光落到那部破苹果7,眼里的嫌弃又多了一分:“宋一西你是不是上辈子被人在坟头蹦迪给震坏头盖骨了?一个破7,他扔一个我他妈能给你买十个pro,你为了它不要命了?”

宋一西不说话,眼睛直勾勾看着前方。赵公子更来气:“哑巴了?”宋一西低垂下头,声音像是从山谷里发出来的:“那不一样。”赵公子极力压抑着自己的火气:“什么不一样,你别告诉我你那手机其实是块大金砖。”宋一西突然大声:“那就是不一样!”赵公子正要发火,一个小东西也敢冲他嚷嚷,蹬鼻子上脸了?宋一西看向他:“那手机是我妈给我买的,是她留给我最后的东西。你根本不懂。”

车内一片寂静。赵公子很久没说话。宋一西低低的呓语声提醒了他身旁还有个人。他扭过头,看见宋一西已经蜷缩成一团睡着了,眉头紧闭,似乎在梦中经历着很痛苦的事。赵公子刚想叫她,宋一西就猛地睁开眼,像个刚睡醒的小婴儿一样懵懵地环顾四周,似乎在确认这是梦境还是现实,看到身旁的赵公子后眼泪瞬间落下。

宋一西看上去还没完全清醒,断断续续地说着自己的梦:“我做了一个梦,我妈留下封信,说她心情不好想出门散散心,让我们别找她。可我一翻床头柜,发现她手机、现金全都没带,就带了一张只有500块的银行卡。我急死了,怕我妈在外面钱都花完了露宿街头,就赶紧跑到银行,想快点打钱给她。好不容易排队排到了,结果柜员却告诉我,我妈的账户已经销户了。梦里我走出银行就是我妈的灵堂,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赵公子握着方向盘的手松了又紧,手指哒哒地敲在方向盘上,声音越来越急促,深深地吸了几口气,脖子上的青筋凸出,看上去内心经历着极大震动。上大学时宋一西曾迷过几个月古希腊神话,那些一长串看上去相似的名字和经历如今她早已忘的差不多,只记住一个“”——战神阿喀琉斯唯一的弱点、没有被神水浸泡到的后脚跟。特洛伊战争中,阿喀琉斯被帕里斯一箭射在脚后跟,因此毙命。

任何一个强者都会有自己的“致命伤”,那是让宋一西受益最大的道理。她乐于也善于寻找每一个目标的“”,借此成为自己的天梯。从赵公子放过“从小没妈”的小服务员的那一刻,宋一西就知道,赵公子的“”就是他妈。

锁定目标弱点后,宋一西又开始“收集资料”,找遍所有赵公子的社交软件,几乎每一个都如他表现出来的浅薄狂妄。宋一西不死心,终于在他某个前女友ins的200个关注上找到了赵公子的小号。特征倒也明显,跟他的微信头像一样,都是一片黑。

宋一西花了几十块钱在某宝上找人破译了这个小号。小号的前五条都只有一个句号。第六条出现了文字:“这个月我已经第六次梦见我妈了,有五次我都梦见她活过来了,像出了一趟远门很久后终于回到家。我在梦里又惊喜又忐忑:我妈终究还是舍不得把我一个人留下,我这个从没被眷顾过的人居然能拥有天大的好运,我怎么会突然这么幸运,我要做多少好事才能回报这份幸运……”

vvv 1
名媛上位史4(

哦,原来赵公子没妈了。如果说世上从来没有感同身受,那么经历过相似痛苦的人无疑更容易抱团取暖。宋一西很清楚,和赵公子“狼狈为奸”只能靠利益捆绑,而“同病相怜”通的则是情谊。与赵公子有情了,利益到手易如反掌。为了这个利益,她不介意编造一些“无伤大雅”的故事。

果然,赵公子被她精心准备的故事打动,说话语气都放软了很多:“别瞎麻烦别人了,你去我家,你今天烦我这么长时间,也不差多几天。”机会从来只留给肯付出、行动力强的聪明人。宋一西偷偷在心里比了个V。不妄她如此费事地写“梦”的文案,一字字斟酌,一遍遍“朗诵”,找出最动人却最朴实的用词,挑选最合适的语气叙述,用手机录好反复听,连梦醒后恍然无措的神态都是她对着镜子练习了上百遍的。

虚假人设已经太普遍,场景路径设计布局才能从众多“竞争者”中厮杀出来。赵公子混惯夜场,夜场女被妈妈桑安排的人设中十个有九个妈没了、爸赌博酗酒打人、从小爷爷奶奶带大奶奶还重男轻女,她们“惨”的太普通,套路又老又久也就只能拿到不动脑子生硬背书该得的几千块。

可宋一西把它“场景化”后就截然不同了,多么逼真又栩栩如生,绝对让人动容,更何况还是真没了妈的赵公子。别怪她心狠卑鄙,人不为己,活着干嘛。宋一西从小到大,踩着无数人往上爬,早已将”道德底线”这个词和主食一样完全戒掉了。

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守住“道德底线”的成本从来都不低。她只有一次曾体会过愧疚这种感受,能让宋一西承认愧对的只有一个人。当然不是赵公子。​​​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