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

名媛上位史7(连载)

成年人的时间,哪有那么多的空白分给无法变现的人和事呢。

宋一西这个“完了”当然不是因为担心小白,她哭的撕心裂肺无非就是看见陈仑瞎搞呗,不过有没有更劲爆的目睹make love现场版还需要再多听几句。小白一通电话哭哭啼啼叙事加抒情的肯定至少打一小时,可宋一西要是真在外面安慰小白把“大佛”晾在里面,错过介绍“来场嘉宾”的黄金时间,那她今天的饭局就完了,全都成了无用功。

而且此刻赵公子又不在身边,宋一西完全没必要演什么“”的义薄云天女孩剧情。她当机立断:“宝贝我现在在忙,你先别哭,一会忙完了给你打电话,乖哦。”不等小白多说一句话,宋一西就按下了结束通话。成年人的时间,哪有那么多的空白分给无法变现的人和事呢。

虽然回到包厢宋一西也不是主角,但至少是个能获点蝇头小利的非苦逼配角,她和赵公子现在不清不楚的,肯定不会以”女朋友“身份被介绍,赵公子带她来无非就是个花瓶的作用,而如果花瓶能在专业领域小小的”语出惊人“一样,也给赵公子脸上增点色彩,证明他身边不只是草包。

宋一西愿意来主要是讨好赵公子,顺便多认识点”资方“爸爸,有枣没枣打三杆子,谁知道以后他们哪个又能继承万贯家财呢。进了包厢落座后,宋一西跟赵公子解释小白打电话只是问她明天去不去逛街。赵公子介绍她和其他人认识”这是宋一西“,能有姓名就不错了。宋一西本来以为她会被”我刚认识的“这种符号带过呢,”她原来干过制片,有经验。“后半句着实让宋一西意外,特意强调她做过制片有经验,怎么像是要拉着她一块跟少爷们玩玩的意思。

赵公子现在刚接手老爹公司野心勃勃,这部网剧绝对会下血本,如果有机会竞争这网剧的制片,肯定是她事业上的”里程碑“。一旦成功,那她宋一西真的能从量变达到质变了。虽不能不伺候赵公子这样的大佛,但徐挺之流的小虾米她连瞟都不用瞟了。

小C接过话:”是啊,宋、姐,宋姐可有经验了,我出道拍的第一部电影就是宋姐当制片的,导演都让宋姐弄的服服帖帖的,就是再没听过宋姐之后再’出山‘,我们都以为宋姐这么漂亮嫁人当阔太了呢。“哎,这只”小兔子“真是让男人搞多了说话越来越阴阳怪气,看他那缺一百支玻尿酸的早衰脸,是怎么好意思叫她”姐“的。

想必小C没戏可拍的空白期对精准戳人痛处话术研究了不少。又是叫姐暗示她比小C”老“,又是内涵”把导演弄的服服帖帖的“,能让不知情的赵公子等人误以为她和小导有一腿,顺便在不得势的宋一西面前耀武扬威一下。毕竟当年的赢家是小C,他既凌驾于宋一西之上搞定了导演拿下了男一号的角色,又傍上个金主炙手可热了一段时间。

而宋一西一直籍籍无名,在制片人的名单上查无此人。并且,她也没有成为阔太在家里享福。年龄”大“、没事业、没靠山,三刀插心,小C应该在心里为自己的稳准狠喝彩吧。

宋一西一点没生气,大方举起茶杯:”我在制片这方面确实有经验,不过当时眼拙没看出来你的潜力,所幸导演有主见被你的’下功夫‘打动,没听我的。你看现在小C你都大火了,我还在外面这么奔命,惭愧啊,不多说了,我以茶代酒,以后有什么机会也记着点姐,当然这次要是能合作再好不过了,咱们老朋友不用磨合。“

四两拨千斤,打回去小C和导演的引人遐思关系,坦荡承认自己现在混的不如人,但”在外面奔命“证自己清白没找金主,最后捆绑一下小C,制片和演员是旧相识更能”拿捏“得住演员,减少整合成本啊。

话音一落小C的脸色果然变了,宋一西的“自愧不如”恰好衬的浑身带刺的他特别小家子气。在这群贵人面前,愚钝一点真诚一些,往往并不是缺点,反而容易被另眼相待。他白白给宋一西送去了份好感度,自然心慌意乱的想要找补:”宋姐太没诚意了啊,怎么以茶代酒呢,弟弟可不答应,谁不知道宋姐有海量啊。“

赵公子轻飘飘地来了句:“她刚让疯子弄了一伤,伤口还没好,不能喝酒。”话里没有多护短,但”疯子“一词能显出来赵公子此刻心情不佳,对小C的小把戏已经腻烦。小C灰溜溜地和宋一西以酒碰茶,寒暄关心了几句。

mm
上位史7(

这顿饭的意外收获让宋一西内心大喜,她本来以为自己是充当背景板的角色,没想到赵公子对自己有主角戏份的安排,蠢人小C又自动送人头,把她”推“到舞台中央,席间谈到网剧的宣传发行玩法,宋一西偶尔说几句话,赵公子脸上居然流出了点赞赏。

天道酬勤,一切都在给她的上位铺路当垫脚石。饭局结束后,赵公子和宋一西开车回家,大少爷发问:”宋一西,你为什么没一直干制片,你适合这行。“宋一西对自己拿下这剧的制片更多了分把握,一个“适合”是最大的肯定,它意味着赵公子认可她的天赋和能力。

“那时候经历了些不好的事,我一个无依无靠的漂亮姑娘,在这行当制片.,难免就…..”似是回想到什么可怖经历,宋一西猛地抿了下嘴,低下了头。她丝毫不为自己的谎言感到羞愧,也不觉得赵公子会判定她在拙劣地撒谎。她和赵公子上床,哦,不对,是上车,上的很轻易,但赵公子只会觉得那是他自己魅力无边,惹来飞蛾扑火,有钱大帅哥的光环闪瞎了宋一西。

但要是被油腻老头富商胁迫就是另一回事了。对赵公子的投怀送报和对动手动脚老滑头们的避而不及,这并不矛盾。当然,对宋一西来说,区别只在于油腻老男人们太鸡贼,抠抠索索防这防那,满口劝你为艺术献身,他自己连为口中的“艺术”献点钱都不愿意。

嚣张跋扈的富二代们总是比白手起家的富一代大方很多,因为充大方的不是自己的钱。万事万物都是如此,你付出的心血多少和你得到后的珍视程度完全成正比。小白的电话再一次响起,天赐良机,赵公子在侧,宋一西自然拿出了无数倍的关怀与耐心。

“怎么啦?”声音柔的能掐的出水。“西西你现在有时间了吗,我知道你很忙不该打扰你,可我真的太难受了。”小白还在哭。赵公子挑眉看了宋一西一眼,眼神里有些惊讶。宋一西像安慰幼儿园小朋友一样:“我当然有时间,你说,我听着,不要再哭啦听话,哭多了脸都被眼泪泡疼了。”

小白断断续续地叙述了“捉奸”经过,倒也没什么出人意料的剧情,无非是她发现了陈仑不忠的事实,而且还是被人拍成视频流传出来的。事情很简单,陈仑和自己哥们张公子一块在外面玩被拍了。张公子是Z城首富的儿子,关系近点的都管他叫”老张“,张公子自带话题流量,爱泡网红,网红跟他沾上点边有了姓名也能火几天,他的身边位置从来是各路网红的兵家必争之地。

混局的女生都以能去他的局为荣,这次陈仑乱玩的证据被爆也起源于老张。有个小网红隔了几层关系混到了老张的局,偷偷拍了视频证明,由于离本尊坐的比较远,视频就带上了别人,前景中一个男的正在摸穿着丝袜长腿女的大腿。那来来回回摸的,都要起火了。

小网红发了自己的小姐妹一传十十传百的转出来了,被营销号发后不少网友纷纷内涵:”这就是富人的局“,张公子真是会玩。老张也够冤枉,明明都快把丝袜摸起球的不是他,骂的都是他,虽然他私下也这德行,但没被拍出来丢人啊。沉迷丝袜美腿的,是陈仑。

陈仑的手腕上,正好戴了那款和小白同款的带钻情侣表。无名指上,带的是小白昨天心血来潮从地摊上买的50一对的戒指。辨无可辨,一锤定音。小白还在抽噎:”西西我跟他说过有一天他不喜欢我了、喜欢上别人一定要告诉我,不要瞒着我不要骗我,我不会赖着他不走的,他怎么可以骗我!“

宋一西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她真挺同情陈仑的,跟这么一个傻白甜沟通每天得死多少脑细胞。难道从环境中看不出来这就是个玩玩而已的外围和一夜情对象?小白居然以为他是劈腿?也就小白的脑子能得出这个结论了。”听话别哭了,陈仑他就是一时迷惑,他最爱的还是你啊,他对你那么好。“宋一西也顺理成章的顺着小白的”劈腿论“替陈仑开脱。

这种和稀泥的事宋一西经常做,反正无论如何当事人不会分手,也就是找个诉诉苦而已。”西西,陈仑在找我,我一直没接他电话,你过来接我好吗,我想跟他当面谈,谈……分手。“小白说”分手“两个字时声音抖的快碎了。

宋一西克制住自己想狂骂小白脑子秀逗的冲动,在赵公子面前她要做知心姐姐,温柔地劝说”好,你把地址发我,我去接你,至于分手的事,你冷静一下,不要冲动,你和陈仑三年的感情了,哪能说散就散。“挂了电话后,全程听完的赵公子只说了两个字;“地址。”

宋一西和赵公子开车赶到小白发来的定位时,小白正坐在马路边上,穿了一件薄薄的针织衫,把自己紧紧地抱成一团蜷坐在那里,脚边放着一个大纸箱。“小白。”宋一西轻轻地叫了声。小白抬起头来,眼睛红肿,脸上全是没干的泪痕,看见自己熟悉的朋友,委屈又全部涌上哭了起来。

那是宋一西为数不多的真正心生怜悯的时刻,没有洋洋自得的伪善,没有优越感的嘲弄。她从心底里觉得这个傻姑娘可怜,或许相比较而言,陈仑劈腿比一直乱搞对她而言杀伤力能小一些,就让她这么以为吧。宋一西脱下自己的外套裹在小白身上,小白站起来,还记着拿旁边的纸箱。她跟着小白上了后座,赵公子把暖风开到最大,宋一西使劲搓着小白的手,对着吹热气。

看着箱子里大大小小带logo的钻表手链项链衣服鞋,宋一西心里基本有数了。这小傻子从知道到现在,收拾了陈仑送给她的东西,连外套都没穿,抱着这箱东西走了几公里。是太伤心了,冷感痛感都跟着迟钝了很多。“西西,我要分手,我要跟他分手。”小白依旧发抖的声音里却莫名生出一种坚定。

mmm
上位史7(

宋一西没拦着:”好,分开就分开,下一个更乖。不难过了啊,都是经历都是成长,你不是最近在写小说嘛,把他写进去,回来出了声让大家都跟着你骂渣男。“一直没开尊口的赵公子这次却直言讽刺小白:”你出书,那棵树死的都冤枉,“宋一西太烦他没轻没重的随意讽刺,正要阻止,赵公子却继续说:”陈仑把你写的那玩意儿给我看过,叫什么《名媛上位史》,说让我看看怎么样,有没有可能成大IP。“

”这东西我当然看不上眼,他说‘你他妈懂个屁啊,我就觉得写得好,等我媳妇儿写完我自己掏腰包给我媳妇儿出书,卖给我公司当IP,拍网大拍电视剧,走出国门,我媳妇儿弄的都是最牛逼的。“宋一西明白赵公子这段明贬暗褒的用意,陈仑对小白足够用心也是真的有爱,赵公子不屑说谎,这对话一定是真实发生在他和陈仑之间的,一口一个”媳妇儿“也彰显着小白的”正宫’地位。

在赵公子看来陈仑这次的“不小心”不算什么大事儿,小白闹一闹就过去了,没想到她看上去真打算分手,赵公子自然得拉自己的狐朋狗友一把。小白听后把头转向窗外,宋一西看到她顺着侧脸一滴滴砸下的眼泪,再一次在感慨小白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