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

名媛上位史9(连载)

不是你天真美丽柔善可欺,就能嫁给王子的。

宋一西不认为自己会重要到让赵公子去查她的身世——爸妈是否健在、家庭状况如何,更何况她对已经修炼了数次的演技也成竹在胸,那个”给逝去母亲寄钱“的梦她编的太逼真,赵公子当下的内心震动绝对不是装出来的。而那部手机的来历,把自己看作是宋一西前任的徐挺也不会透露。徐挺宁愿被扣上”无理打人“的帽子,也不会对别人说出”我不小心伤了她是因为她护着前任给买的破手机“,这个哑巴亏徐挺一定会咽下。

他们这个圈子从来不会以打女人为耻,只会因搞不定一个女人而被调笑看不起,金钱、权力、暴力、性都是他们彰显自己绝对控制力的。如果徐挺说出手机是宋一西念念不忘的前任送的,只是证明自己无能没把这女人弄的服服帖帖、还动心上心争起在宋一西心里的地位了。无异于当着众人面给自己两嘴巴。

公子哥们身边从来不缺美女,外面的女人排着队送人头,谁认真了谁SB,面子里子全都丢完了。这也是为什么老赵总把赵大公子逐出家门的原因,玩兔子无所谓,玩到要和兔子私奔、被“”二字牵着鼻子走,实在不具有”领导者“的信服力。老赵总如果坚持留他,再难服众。无法创造利益和价值时,亲儿子也只能被弃车保帅。老赵总这种自比”帝王家“的利益集团从来不需要痴情种,他们要的是利益凌驾于一切之上、理智大于本能的制造金钱机器。

爱是本能,不爱的人都牛B。人这一辈子都是在跟本能斗,斗过本能了,就能获得世俗意义上的成功。脑中各个要素闪过一遍后,宋一西更加确认了自己的安全,赵公子此时一定不知道手机的真正来历,她为自己塑造的”同病相怜“或许还能在关键时刻发挥余力。

想通了的宋一西迅速换上职业笑容,伸出了手:”谢谢赵公子给我这个机会当制片,那我们合作愉快。“赵公子瞥了她一眼,纠正道:”不是合作,是你做我的走狗,跟我谈合作,你掂量过自己几斤几两吗?“”好的,您说了算,能为您看家护院,我很荣幸。“宋一西立刻调整用词,依旧热情洋溢。赵公子这次倒是不给自己揽功:”别谢我,这是你应得的,你应该谢谢你的极其不要脸让你脱颖而出。“

宋一西也不谦虚:”嗨,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嘛。我自己虽居功至伟,但也是您的赏识让我有了发光的机会。“”你这女的……真是…….“赵公子面对着这比泥人还没脾气的橡皮人有些挫败,又难得的有点另眼相看。能完全把自尊踩在脚下的人都有无限潜力。”豁出去“三个字能让人变成人上人,可它背后的隐忍、委屈、苦痛也曾让人不是人。

尊严被碾压还要捧着笑脸相迎,有几个在背后羡慕宋一西得到这些利益的人能做到呢。赵公子没再说话。宋一西敏锐觉察自己完全暴露出的”献媚“或许是好事,赵公子或许真的对小白这样的小白兔不感冒,宋一西摘取面具后完全写在脸上的野心和欲望更能激起他的兴趣。不过没兴趣也没关系,宋一西要勾起他的探究欲也不是真对赵公子的喜欢有执念。

”得到喜欢“是,目的无疑还是敛财得利。如果能侥幸跳过和赵公子的男女关系,直接”破格“发展成为得力助手、左膀右臂再到合作伙伴,宋一西想想都忍不住乐出声……

ff
名媛上位史9(连载)

车外小白和陈仑还上演着分手大戏。”你说他俩能分成吗?“赵公子发问,”陈仑还跟我说过这小傻子是他浪子最后的归宿。“宋一西心想陈仑还挺会给自己粉饰太平,浪子最后的归宿这种说法说法还是太浪漫太委婉了,实际上就是有正房名号的备胎呗。她当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但小白这样追求一生一世一双人、高纯度爱情的小傻瓜肯定无法接受。

小白蹲在地上哭,陈仑单膝跪在她面前,把她的头按在自己肩膀上,表情是难过到极点的自责:“宝宝对不起,我说我会给你像你爸爸妈妈那样没有杂质的爱情,我们以后有了孩子要像叔叔阿姨爱你一样爱她……我说过的都没做到。”陈仑缓缓地抚摸着小白的头发。

”宋一西,你羡慕她吗?“赵公子突然没头没尾地问出一句。她羡慕小白吗?从来没有。宋一西之所以愿意跟小白做朋友无非也起源于利益。小白人傻傻的,没经历过什么人情世故,对有着充足混社会经验的宋一西很是崇拜,经常被她拉去做“衬托”。宋一西的每任正式男友都见过小白。

人以群分,小白有着名校学历和良好家世,这足以辅证宋一西的“”和“清白”,为她给自己打造的“好女孩”形象背书。而且小白相貌平平不具任何威胁,对宋一西那些见惯了六七分女的男友也没一点吸引力,但宋一西维持着和小白友情还有个更重要的原因。小白的存在是她教育孩子的反面案例,宋一西时刻提醒自己如果以后生了女儿,千万不能把她教成小白的样子。

宋一西觉得,小白就是吃足了她妈妈的苦头、吃足了家庭美满的苦头。小白的妈妈侥幸嫁了一个又有钱又专一的老公,在外雷厉风行、回家爱护尊重妻女,导致她妈妈一辈子和小女孩一样纯真善良,教育女儿也是那套标准的“与人为善、心怀善意”的菩萨理论。结果显而可见,小白兔差点落入埋伏许久的老虎之口,落得被残忍撕碎的下场。能说小白她妈妈就错了吗?她确实是将一生的感悟交代给女儿了呀,怪只怪她的感悟只是侥幸躲过厄运的幸运儿的一家之言。

可以教孩子心怀善意,但不能让她无法面对或甄别恶劣之事,广泛了解人世的多面,才能做好万全之备。不是你天真美丽柔善可欺,就能嫁给王子的。善良可欺的小白抬起头泪水涟涟:“陈仑,你告诉我……陈仑,你跟我说实话,这是你第一次对吧……这是你第一次做对不起我的事对吧。“从宋一西的角度清楚看见陈仑用力咬了下唇:”是,宝宝,我唯一一次…….“听听,多大言不惭。

宋一西几乎预见了小白决定原谅的定局。不过蠢蠢的脑回路总是和常人不同,小白又语出惊人了:”陈仑,谢谢你,让我觉得自己没那么可笑,让我觉得至少你对我的好都是真的,这样分开我也没有什么怨恨。”小白站起来:“我真心喜欢你,你也真心对过我。我没遗憾。“蠢蠢用力洗吸了吸鼻子,直直看向陈仑:“就到这里啦,以后也别再见面了,我们分开走以后的路吧……陈仑,拜拜。”

小白说完就大步跑向赵公子的车,车门一关,脱下宋一西的外套蒙在脸上嚎啕大哭。宋一西和赵公子双双被震了一哆嗦。我那外套是的,3W多呢……宋一西想提醒下小白,可还是忍住了。算了,都随她吧,蠢蠢今天太难过了。

站在车前的陈仑红着眼睛看向车内,似乎也听到了小白哀戚的哭声。赵公子的车开走时,宋一西从后视镜瞥见陈仑还站在车后看着他们驶远,像雕塑一样一直没动。能让天大地大不如面子大的公子哥这么狼狈,也就只有”爱“的力量了。不过说到底,“爱的甜蜜”哪有“性的刺激”美妙,陈仑他们追求的,从来都是两者得兼。贪心,是人类本质。

宋一西陪了小白几天,原来天天嚷嚷着要吃肯德基的馋猫连最爱的汉堡薯条也吃不下了,每天抱着抱枕恹恹地窝在沙发里,和她说话也不理,原来圆圆的肉脸都瘦出尖下巴了。第三天下午宋一西洗了水果放在桌上:“吃点水果,大脸猫再这样下去都成小耗子了”,她拿了葡萄递给小白“张嘴,吃葡萄。”“不吃,没人给剥皮。”小白摇摇头。“那吃个苹果吧。”“不吃,没人给切块。”完了,又要哭了,宋一西已经猜到小可怜儿的某根神经又被勾动。

陈仑和小白在一起的时候,吃水果都是陈仑给剥好皮、切成块。那些年,他对她的每一份“好”,都成分开后压在身上的千斤顶,让人喘不过气。果然“防空警报”再一次拉响,小白又大哭起来。女人的失恋期真是漫长,宋一西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小白她爸妈如果把她当做“继承人”锻炼出狼性,而不是培养挂着“某某夫人”头衔的羊性,她此时也不至于在这哭天抹泪,哪里来的难过的功夫啊,早就继续在商场“奋勇杀敌”了。

豺狼虎豹可比小绵羊更能自保,小绵羊的命运不在自己手里,只能倚靠虎狼偶尔良心未泯的垂怜罢了。宋一西无比庆幸,她凭借自己的努力一步步走向“狼王”之巅,拥有比小羊羔更多的靠着自我成全得来的安全感。她的“臣民”此刻又打来电话:“宋一西,晚上老张有个局,在K王,你跟我一块,你唱歌不难听。”

赵公子是不是从生下来就被拔掉了赞赏的神经,连夸人都不会,非要说句“你唱歌不难听”,就不能说“你唱歌很好听”吗。私生子真是从娘胎里就带出来的苦大仇深。赵公子把她当成蹭局的随意召唤,宋一西一点不觉委屈,那可是Z城首富之子张公子的局,张公子身边网红围绕,想上前的排成一个连,她自不必担心被咸猪手骚扰,就去唱首歌给大家助助兴露个脸有什么。

挥之即来无所谓,但她宋一西可不是招之既去的人。见张公子,她还有自己的目的。但今天她一定要当好背景板的作用,宋一西对张公子这位外界传言有狂躁症的富二代总有些忌惮,少说少错,不说不错,在狂躁症面前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才更明智。

不过想来那些关于张公子的猜测也成立,成年人越是保持清醒,越是会有精神问题,因为看到太多不如意和无奈,又没有扭转乾坤的力量。精神分裂源自于自我分割。

K王的包厢里张公子和赵公子坐在沙发中央,张公子艳福不浅,身旁坐了个大胸网红脸,大胸妹穿着白色抹胸上衣粉粉色包臀裙,看起来全身超不过三百块钱,廉价的性感和流水线的脸,一如张公子以往的品味。宋一西坐到赵公子身边,乖乖地跟老张打了招呼:“张公子好,我是宋一西。”张公子漫不经心点了个头,看起来对她叫什么丝毫不在意:“你唱什么自己点。”

KTV里面无非就那几种玩法,吸粉玩妞唱K喝酒玩骰子。赵公子和张公子不沾毒,用张公子自己的话说:“这玩意太毁人,老子这么多荣华富贵等着享呢,不能早死啊。”好像酒色财气不伤身一样。酒过几巡张公子喝的微醺,心思也活络起来,问旁边的大胸女:“你这真的假的。”大胸女愣了一下:“什么。”张公子不耐烦起来:“问你胸真的假的。”女孩身体稍后倾,声音不大:”真的。“

”我不信,我摸摸,“张公子上手揉搓”是真的。“女孩身体僵直,脸上是要哭不哭的难堪。宋一西明白,她的窘态不是假装不是矫情。愿意来张公子局的女孩,当然也都有用肉体换些什么的交换心思。但她们脑中幻想的无非是今晚局结束后在隐秘空间的旖旎之事,在众人面前被玩弄,则是格外侮辱的场面了。不怪她”又当又立“,生而为人,尊严二字哪是那么容易丢弃的呢。

fff
名媛上位史9(连载)

与永远不掩饰好色的张公子相比,赵公子至少在人前还总是披着人皮的。宋一西对自己扒住赵公子当长期金主的选择又多了一分赞许,有好皮囊的人对”性”的渴求总归不那么赤裸。张公子摸完大胸,心满意足地靠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一副大爷样。

KTV里响起田馥甄的《》,张公子坐直了身体、侧过脸拿起麦克风开嗓:”我都寂寞了多久还是没好,感觉全世界都在借机嘲笑……”歌和他的人一样不着调,没一句在调上,“明明你也很爱我,没理由爱不到结果,只要你敢不懦弱,凭什么我们要…错…过……夜长梦还多,……”唱的声嘶力竭,摇头晃脑。张公子唱完后,宋一西又点了一首《给我一个理由忘记》,划拳声拼酒声摇骰子声混杂在一起人声鼎沸,张公子却听的很认真。宋一西余光瞥到张公子的表情,感叹自己察言观色的本领果然一直在进化。

一行人唱到三点多,张公子喝的东倒西歪,被两个嫩模架着走出来,临走前指着宋一西:‘你这女的唱歌可真好听。“宋一西笑笑,说了几句奉承话。赵公子和宋一西上了车,忍不住出言嘲讽 :”你有一天接不到活了干脆去卖唱呗,老张今天一直夸你唱得好。”

宋一西语调毫无波澜,但说出的话却掷地有声:“张公子有,如果你日后和他反目成仇,我可以帮你递上一刀,相信我,至少能让他元气大伤。””哦?你倒是跟我说说,他有什么?”赵公子对这个话题好似有极大兴趣。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