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

名媛上位史番外二(连载)

就像一个巨大的斗兽场,傻子斗,疯子看。

番外 赵公子的爱情( 中)

秦嫣是温柔到骨子里的人,赵公子跟她在一起时,觉得淤积在心中多年的戾气正慢慢消散着。有次两人在停车场里吵起架来,赵公子啪的一声把车钥匙甩在车顶上:“车给你,你自己开回去,我不奉陪了。”秦嫣小跑几步,拽上他的衣服下摆:“你去哪儿啊,你给我回来,外面下着雪呢,你穿这么少,要冻死吗?”赵公子回过头,看着秦嫣撇下的嘴角,在心里叹了口气:百炼钢果然敌不过绕指柔。他默不作声地坐回车里,因为自己的“不争气”狠狠捶了下方向盘,他怎么就让秦嫣吃的死死的。

秦嫣拉过他的手,柔柔地解释:“你不要再生气了,我跟他真的没什么,只是他约我,我没答应去。”两人吵架的起因很简单,吃饭时秦嫣的手机一条条地弹着消息,赵公子凑近一看,发现某位师兄热切地邀请秦嫣去他的生日趴:“希望你能来,这是我去年就许下的生日愿望。今年的生日,可以让我愿望成真吗?”

赵公子看完那条消息后,用力地戳开给秦嫣买的奶茶,好像在戳那位师兄的肺管一样。奶茶溅出来,滴到秦嫣的白毛衣上,他又手忙脚乱地抽了几张纸巾给秦嫣擦衣服,许是觉得自己太窝囊,他把纸一扔,脸转向另一边,不再看秦嫣。秦嫣笑着捏了捏他的耳垂:“醋瓶打翻啦?只是一个邀请,又没别的。不要这么小气嘛。”赵公子“腾”地一下从桌子旁站起来:“我小气?行,那你去找不小气的吧。”

他怒气冲冲地离开餐厅,又忍不住放慢脚步,等着秦嫣追上来。秦嫣不会懂,他有多害怕失去她。他知道自己在无理取闹,但他又期盼着秦嫣安抚他这份无事生非,他反复做一些像熊孩子一样令人不齿的幼稚举动,确认着秦嫣对他的爱。她吞噬了他全部的忧愁,又霸占着他所有忧愁。,大概是所有原生家庭不幸孩子的共同痛点。

​秦嫣在车里又哄了他半天,最后以“不再回复那个师兄”的保证结束了这次风波。日子继续平稳地过着,赵公子偶尔还会吃吃飞醋,不过也很快会被秦嫣带着爱意的宽慰消弭。秦嫣说要当他的治愈师,有朝一日会把他所有的伤痛都抚平。但

s
名媛上位史番外二(连载)

21岁那年,赵公子的妈妈死了。她酗酒后泡澡,溺毙在浴缸里。佣人发现已经是一个小时后,送到医院时,她的脑组织早已经超过耐受缺氧的时限,救不活了。赵公子妈妈的死,像一道利刃劈在了他和秦嫣之间。他一直以为他足够清醒成熟、冷情,能将他妈妈的身份简单割裂为“生他的那个女人”,那个女人从未带给他任何“爱”这样积极的能量,她毁了自己,也毁了他。

赵公子从17岁起就搬离了那栋别墅,他本以为搬离就能斩断那些联结,可当听到妈妈死讯的那一刻,他才能正视一个事实——原来他从来没放下过,他一直都是小时候那个对“母爱”抱着期待的小孩。那是他在世上唯一的亲人。她对他好过,她给他煮过面,在他发烧时用额头碰着他的额头,抓着他的小手急的掉眼泪……

他看着盖在妈妈身上的白布,突然被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悔恨、自责压垮,跪在了地上。他恨自己,他明明已经长大,不再是那个看到妈妈哭只能愣愣地杵在一旁的傻瓜,他可以给妈妈擦去眼泪、安慰劝解她,可他却自私地选择了逃离。

遇到秦嫣后,他急切地奔向那道他生命中的光,狠狠甩开了他身后已百念皆灰的母亲。他将母亲的死亡全都归在自己身上,如果他没有出生,如果他没有遇到秦嫣,如果他没有搬走……大概上天也看不惯他这个懦弱的不孝子,所以才让他连他妈的最后一面都没见上。

赵公子妈妈去世后的一个月,秦嫣寸步不离地陪在他身边,他很少说话,也没表露过任何遗憾和悔恨,他甚至没有哭过。可秦嫣却好像拿了一把透视镜看到了他的内心,她不断重复着:“Vernnon,不怪你,你不要怪自己,阿姨也不会怪你的,是她亏欠你太多 。你没有任何错,这只是意外,你阻止不了意外的发生。”

“不,这不是意外,我遇见你才是意外。”这个想法闪过时,赵公子知道,有些东西已经不一样了。他对秦嫣的态度产生了微妙的变化,他变的分外介意秦嫣和男生的交往。这不同于以往他那些不讲理的,他仇视着出现在秦嫣身边的那些男生,他们有着和他不同的恩爱父母,他们自信阳光,秦嫣和他们相处时,不必像和他这般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地绕开关于父母的话题。

秦嫣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是在他打断了她同学的鼻梁骨时,那个男同学只是顺路送了秦嫣回家,就被赵公子按倒在地上打。秦嫣哭着让他住手他才停下来。回到家后,秦嫣紧紧搂着他,哭着说:“Vernnon,不要这样。我知道是因为你病了,我们去看心理医生好吗?我会陪你。”“我不需要看病,我就是这样的人。如果受不了的话,你可以离开。”赵公子掰开她的手,转身上了楼。

秦嫣当然没有走,她依旧留在赵公子身边,并且主动和所有男生保持着距离,小组作业时有男生坐在她旁边,她就会像惊弓之鸟一样立刻移开。在秦嫣的退让下,她和赵公子相安无事了一段时间。可赵公子并不满足于这个妥协,当时他病态地希望秦嫣的世界里只有他一个人,他甚至不愿意秦嫣把时间分给她的闺蜜、父母,他想她的眼中只有他。因为他的世界里只有秦嫣,只剩秦嫣了。

每当秦嫣和别人聚会时,他们总会冷战。秦嫣试图和他讲道理:“我爱我的父母、朋友,但这并不影响我爱你,为什么不可以共存?为什么我一定要把所有时间都给你?”他只是淡淡地回答:“你有爱他们的权利,你有在他们身上花费时间的自由,我也有介意你和闺蜜出去的权利,如果你受不了我,我们可以分手。这本来就是双向选择的事。”骄傲如他,没办法说出口那份惶惶不安。

那时的他觉得全世界都在和他“抢”秦嫣,每个和秦嫣见面的人都会鼓动着她离开他。他不是秦嫣最好的选择。“不要,我不要和你分手,我爱你。”秦嫣咬着下唇,眼睛红红的,倔强地看着他。“我不会不让你见父母的,只是嫣儿,你和你闺蜜每周可以少见些,一周一次怎么样?”“我不想。”秦嫣迎上他的目光。“很难吗?这很难做到吗?你有我不够吗?”

一向温声细语的秦嫣却突然尖利地大嚷:“我是人,不是你的家养宠物。我已经为你一退再退、退无可退了。Vernnon,我很累,你让我变的都不认识自己了,我成了我最看不起的那种女人,我为了我们的爱情,已经没有了自我。”那天晚上,秦嫣哭累后沉沉地睡去。

ss
名媛上位史番外二(连载)

赵公子坐在床边,看着秦嫣紧锁的眉头,轻轻抚上了她的眉心。睡梦中的秦嫣却像是受到惊吓,发出了痛苦的呓语。他有多久没见过秦嫣笑了?他的嫣儿,本来是在阳光下长大的高傲公主,现在却时常落泪抽泣,眼中也不再有熠熠发光的神采。她是他生命里的一道光,而这道光却因为他在慢慢变黯淡。秦嫣一再让渡着各种权利,以此换来他的心安,可他却是一个永不会满足的贪心人。

他把全部的重量压在了秦嫣身上,这份感情有了太多复杂的东西。有时他甚至觉得自己成了丑恶的嫉妒者,他变的不再向往那束光,他想把耀眼的光一起拉入黑暗中。这样,他就再也不会孤独了。多么卑鄙。离开他,才是秦嫣的出路。“嫣儿,我们分手吧。”太阳升起时,赵公子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我没办法好好面对你。你知道吗,嫣儿,我居然开始嫉妒你,我明明那么爱你,在这个世界上我最希望你幸福。可你的每份幸福都好像在提醒着我的不幸。这一年我常常在想,如果没有遇到你,我就不会那么着急地想摆脱那些‘不幸’,我会在我妈身边很久,或许她就不会死……所以,你在我身边只会越来越窒息。我们就到此为止吧,我放过你,你也放过我。”

23岁,他和秦嫣分开。秦嫣去了瑞士读MBA,他留在了LA。他被抽去了所有的重量和希冀,堕入深渊。他沉溺于酒精、性、暴力这些所有能让他短暂失去痛觉的“良药”,LA的每家club里都有他的身影,他甚至在LA的地下拳击场出没,不同的是,他没做台下押注的赌徒,而跨进了拳台护栏绳,站在了台上。

某次他的对手是88公斤、身高1米83的大块头,第三回合时大块头打中了赵公子左眼,他的眼睛内迅速充血,几乎睁不开看不见,再挨上一拳的话左眼应该就废了,可他丝毫没惧意,用截拳道警戒式护住左眼,紧接着用右手刺直拳向对手发起更猛烈的进攻……那场比赛,对方助手向赛场上抛出了白毛巾,最终的赢家是赵公子。所以啊,人不怕死,天下无敌。他已经失无可失,没什么好怕的。

一年后,本家派人到LA接他,老赵总的大儿子变gay和家里闹决裂,于是就轮到他这个私生子粉墨登场。他对本家的财富名望没有任何向往,对那个“父亲”的符号也没有期待,但他妈妈从小就念着盼着他有一天能认祖归宗、能回到那个北京的“家”,他虽然没见到妈妈最后一面,但他知道那是他妈妈的遗愿,他会回去。

离开LA前,他仔细地收拾着行李,他要带走的东西并不多——他妈妈的几件遗物和一本相册。相册里是他和秦嫣的全部照片,那是他们最美好的年华,他生命中所有的真实和快乐。回到北京后赵公子进了老赵总的公司、空降在公司管理层,一个私生子的挤入自然颇难服众,但他的“铁腕”手段、接连拿下的“难啃骨头”很快就让那些人闭了嘴,恭恭敬敬地称他一声“赵总”。

他能想象出那帮老顽固们怎么在背后嘲笑他的“血统”,但他压根也不需要任何人的“心悦诚服”,那些愚笨的下属们当好执行指令的工具人就够了。赵公子快速融入着,西装革履、面带微笑地和各路二代们推杯换盏,谈笑风生间刺探着对方的底牌,转身在心里啐一口“这他妈傻波一。”美人们争先恐后地搭上他们的臂弯,逢场作戏地演一些“郎情妾意”的浪漫戏码。

名利场就像一个巨大的斗兽场,那个观景台被镀上金子华丽地包装着,傻子斗、疯子看,可不管叫价多高的兽王,终究也只是筋疲力竭鲜血淋漓的困兽,不管多穷奢极侈的看客,不外也是被原始欲望裹挟支配着的喋血蝼蚁。

赵公子并非对权势名利、美人香车有多少渴求和执念,他从来不是外界眼中欲望极强的人。他最满足的时刻并不是在本家团圆饭上被老爷子夸一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也不是带着当红女明星在各个局里谈笑自若的时候,而是他和秦嫣在一起的那几年,30平米的卧室里,秦嫣偎在他怀里不断告诉他,她有多爱他的那刻。秦嫣的爱,曾让他有了“好好过生活”的念头。

所以如今任何一种生活方式,对已经是行尸走肉的他来说都没有区别。他理所当然地选择了与环境最相近的“保护色”,做一个“名利场人”。宋一西的出现,给他乏味无趣的名利场生活带来了些许不同的色彩。她像一只凶猛闯入的小兽,匍匐低吼地觊觎着兽王的位置,那些豺狼鬣狗难听的吠叫震慑不了她分毫,赵公子从她身上闻到了了久违的“活人味儿”,无论前方横亘着多大的巨石,她都会一往直前,披荆斩棘。

他成全着她,就像成全过去的自己一样。​​​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