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 2

名媛上位史番外四(连载)

“虽然大家都觉得他傻,但还是忍不住称赞他的勇气。”

小白眼中的名利场(上)

最近发生了一件让小白十分震惊的事,原来她周围竟然有那么多人和张公子有过“往事”?在赵公子破产后,张公子也在几年后遇上了些不大不小的波折,他名下几家公司同时资金链断裂,面临着不少债务危机,看起来虽都是几十万几百万的小钱,但一个接着一个起诉还款的法院传票来势汹汹,一时间关于老张要破产的传言甚嚣尘上。

其实做生意本就起起落落,赚赔沉浮都十分正常,没什么好意外的。可观赏这些“起落”的利益相关看客们往往会慌不迭地站队,急切地拜高踩低。

某天小白刷到一条充满嘲讽意味的朋友圈:“今天吃了二十块钱的馒头,就着我老婆卖了17家公司给我换的‘老干妈’蘸酱,真香。”言语间字字真切,直指接连被曝出不顺的老张。构想上位者从云端跌落是很多人乐此不疲的事,毕竟连同位者也热衷于看里的大鳄们接连倒下。

发这条朋友圈嘲讽的人叫李挺,上个月还和老张称兄道弟,在张公子夫妇二胎小儿子的百日宴上自称为孩子“干爹”,至今仍欠着老张三百多万的股。据说在老张有麻烦的时候,这个好兄弟最先投靠了老张对家,对家是个知名官二代,岳父大人是某部委一把手,算是一棵能让废物靠很久的大树。他们永远都是这样,仗势欺人,人踩人。名利场自古如此。

就在小白一愣神的功夫,那条李挺的朋友圈噌噌地蹿出几条留言,都是和小白关系不错的姐妹:“土狗吠够了吗?你爸爸这只狮子是不会因为听到狗叫而回头的”、“先把欠老张的那三百多万还了再蹦跶吧,没皮没脸还真让人腻歪”、“废物也有自知之明?你爹给你的八千万现在变负债了吗?”……小白看着那几条留言目瞪口呆,怎么她的姐妹们都这么为老张仗义执言、怼李挺,而且现在老张明摆着在走下坡路,这时候和李挺正面刚有什么必要?一点也不像她们向来远离纷争的聪明劲。

小白还懵着,她最好的闺蜜雯雯也留了言,说了句最狠的:“嘴欠缝上,我看今天就是你的黄道吉日,死去吧。”快撤回!这是小白看到雯雯留言的第一反应,过了一秒她马上意识到这是朋友圈不是聊天界面,应该说“快删除”。李挺在几秒之后回复了雯雯,许是雯雯骂的最狠,他也立刻“报之以歌”:“看来老张的活儿真不错,能让你在那么多年前跟他睡过还念念不忘,缺男人你找我啊。”

如果把这段对话投稿到任何吐槽博主那里,吃瓜群众们一定会觉得这么“口吐芬芳”的是俩小混混,任谁能想到继承者们对喷时也是这么“酣畅琉璃”呢?其实人和人的差别并没有多大,本质都是一个直立行走的动物,长相多好,品味多好,脑子多聪明,地位多高,也都有食欲色欲物欲,骂人斗狠的模样也都不好看,饱受挫折的时候也抑郁,人敬畏人、害怕人、嫉妒人,只是因为金钱权力的差别。

小白正打算制止雯雯继续和李挺对喷的跌份行为,雯雯的语音电话就打过来了,她上来先是大骂:“我艹李挺十八辈儿祖宗,他凭什么那么说老张?他算个什么玩意儿”,然后爆发出像小孩子受了委屈后嚎叫般的哭声。这一声哭,彻底把小白哭明白了,雯雯应该是真的和老张好过,还动过真情。

小白试图用玩笑来缓解气氛:“哭哭哭,还往这哭呢?我跟你说啊,某瓣不是一直在扒你们家背景嘛,扒出你名下的七家公司,但是就没扒出来叔叔阿姨是谁,是干什么的。我觉得不用扒了,直接在贴里说你是老张前任之一,绝对没人再猜你姥爷姓‘荣’了,跟最爱网红的老张好过,你,伪实锤了。”

“他们懂个屁,傻叉网友们成天说‘真绝对不会找老张那样的’、’哪个门当户对的会喜欢老张‘,老张怎么了,他们知道老张到底什么样吗?跟老张好过的不止我,刚才留言骂李挺的那仨都是啊,哪个不是家底过亿的?”小白一时有点绕不过弯来,怎么突然有这么多人和张公子有过关联。雯雯接着真情实感地告白了下:“这个圈子里,太难找到像他这样,让人放下防备,完全为了开心而谈恋爱的人。和老张恋爱的那俩月,是我谈过那么多段恋爱中最快乐的。”

“在我眼里,老张的少年气跟大熊猫一样珍贵,没经受过名利蹉跎的少年不算真少年,我们圈大部分人早在酒池肉林里浮浮沉沉只看得到利益了,这时候他从天而降,像一个内裤外穿的超人,别人都投,他投个‘荒漠产业’组篮球队,他管那叫‘梦想’,虽然大家都觉得他是个傻逼,但还是忍不住称赞他的勇气。”

雯雯的最后一句话带出了那个小白慢慢淡忘了的名字:“在任何时候,哪怕老张有一天真的一文不名,我都能在任何人面前承认‘我爱过他’,就像你爱过陈仑一样,他们永远是少年郎。他们怼天怼地怼一切,他们横冲直撞,不被任何外界的力量所要求的捆绑。”

ff 1
名媛上位史番外四(连载)

暌违多年,小白又想起了陈仑,她想她能够明白为什么雯雯对老张很多看起来并不高级、甚至有些没格调的行为叫好,因为稀缺。即使和陈仑的结束是外界眼中的惨烈不堪,小白如今提到他,也是带着几分欣赏和感念的,雯雯说的“爱”未免有些夸张,但小白确实很喜欢过陈仑。

当时小白跟他在一起,就是因为陈仑和这个“圈子”里的大多数人,并不一样,和小白也不一样。

很长一段时间里,“圈子”这个词曾让小白有着,她周围的朋友们总是带着优越感地说着”我们圈怎样怎样“,高高在上地与中产阶级、小康划开界限,嘲笑着在他们眼中不入流的行为和半路发家试图融入的人,顺利成章地维持并维护着他们”圈“的稳定性。

与其说是圈(quan),不如说是圈(juan),小白觉得他们就像被圈养在名利场的幼兽一样,存留着很多最原始的恶意和欲望,毫不加掩饰地捧高踩低、诛锄异己,走出兽笼后又带上服帖的面具,披上精英的外衣。小白厌恶着”圈子“,却又被”圈子“所囿,她努力结交一些圈子之外的同学、朋友,跟这些朋友聊起天来,提到那些“圈内人”小白都会用“他圈”来指代,有意识地将自己与他们剥离。

“他圈”人说小白交朋友颇有老张的风范——“从来不看有没有钱”,其实小白自己清楚,她只是在做微小的对抗而已。每次谁家遇上什么风浪或倒台,都会有些人借机做些恶心事,小白对那些落井下石的行为分外痛恨,可她从来是胆小怯懦的,她缺乏对那些根深蒂固的东西站出来说“不”或大骂的勇气,她只能做些无关痛痒的“行为艺术”,比如拉黑那些趁乱说风凉话的人,在豆瓣扒皮贴里点赞一下骂他们的评论,仅此而已。

名利场里,她一直都在努力明哲保身。可就是这样一个大型斗兽场,却仍是太多年轻灵魂向往的”紫禁之巅“。她见过很多女孩拼劲力气想进来一探究竟,做着能以小博大的畅想,见缝插针地想搭上天梯,小白一个姐妹的老公曾因在大众点评上发了一条评论,就在一天内收获了50条私信“求认识”,评论中他写的是“宝宝的满月宴在这个餐厅办的……“,而那家餐厅位于某响当当的高档别墅区内,只对会员开放,一年会费二十万。更有姑娘们靠着苦练某项技能来脱颖而出,说是使出了十八般武艺也不夸张。

天才,主要技能是撰写一些矫情但却能偶尔戳到人心的告白文字,曾经有姑娘给老张写过的”小作文“在他们圈广为流传,博得众人一阵揶揄,文字是这样的:”原来斗兽场和名利场的区别不过是红布换成了华衣,还好还好,回头看见你在,我才相信人兽终究不同,人配爱“、“你会做到最好,舍你其谁,如果你要去开垦一条血路去实现你的梦想,我就算孤身一人也想翻山越岭陪你闯一闯……”

有厨艺达人,擅长做各式西餐中餐,几个小时的惠灵顿牛排精心烹饪端到男生面前,男生也面带惊喜感动地吃下去,私下跟哥们吐槽这妞儿果然是没见过好东西上不了台面,牛排的肉质烂的咬一口就知道是超市货,牛肉的汁儿都渗到酥皮里了,绝对是学了个半吊子用来钓凯子玩的。还有摄影达人,姑娘可以把长得路人水平下的富二代借助光影拍出一种朦胧的帅哥感,用PS技术把他们坑坑洼洼的肌肤修的白净有光泽。

小白看着女孩们那一张张生动写满欲望的脸,听着朋友们用极能精准戳中“”二字的评价嗤笑那些行为时,却不像他们一般鄙夷不屑,她反而常常会陡生出一种羡慕。那些热切的、生猛的、用力的,表演、接近、讨好背后,都有着热气腾腾的灵魂,有着强烈的欲望和生命力,那是小白所没有的。也是她一直向往的东西。

所以她和宋一西交朋友,所以她被陈仑吸引。他们身上都承载了小白渴望拥有的部分,宋一西的“不认命”,陈仑的肆意张狂。或许很多女生都在某个年龄段当过”坏男孩“控,小白在也曾有过那样的时刻,但据她仔细观察比对后,真正叛逆的”坏男孩“十分不安全,而且他们大多出身低微,荒废学业且没有强大家底撑着,必定是底层的预备役。

所以你看,”“四个字就是这么冰冷且残酷,尽管小白一直在尽力将自己与”他圈“人划分开来,可她确实也没逃过用这个圈子最在乎的”出身“标准审视着别人。”知名富二代“陈仑既满足了小白对找一份不同的需要,又不会让小白因找了个屌丝而跌份,被众”他圈人“嘲笑。她从来都是将自己隐埋在人群中的小鹌鹑,不敢做一点出格的事,不敢选择任何离经叛道的路,无趣又怯懦。

而陈仑则和她完全相反。和陈仑在一起后,小白终于知道了有一种人的人格本质就是自由的,他会自由地脱口而出任何话,自由地表达心里的诉求,自由地表达心里的诉求,自由地爱任何想爱的人。他像一个闲云野鹤的小侯爷一样,仗着万千宠爱随心所欲,结识了同好京城巨富之子张公子,俩人都还年轻,还没准备好甚至也永远不打算接受这个操蛋的人生。

陈仑身上从没有任何一点拜高踩低的趋炎附势,他有着明确的是非观,丝毫不因对方位于何种位置而迁移。一次陈仑陪着小白一起参加学校组织的“送温暖下乡”活动,正好遇上了北京某贵族学校组织学生们来“互助”,他们穿着象征“北京最贵私立学校”身份的校服,不时对贫困地区的孩子们流露出同情体恤的目光。

一位带着手表的家长摸了摸自家孩子的头,声音不大不小地教育着孩子:“你看看你多么幸福啊,人家小朋友都没有IPAD。”小白在心里撇了撇嘴,又是一个有“在没饭吃的人面前吧唧嘴”通病的人。这时她身旁却传来了陈仑的声音,像个意气风发拔刀相助的少年:”你这话说的也太不合适了,当着人家小朋友的面说这个有劲吗,教育孩子非得急这么一会?“

fff 1
名媛上位史番外四(连载)

对方脸一阵青一阵白,过了一会那位家长面色不善地过来询问,看样子是想用身份压压人:”小伙子,你是谁家的啊?“”我爸妈家的。“陈仑挑着眼,依旧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许久以后,当小白在外面遇到刚见面就打探她家里状况的人,也学着陈仑当时的样子,傲娇地仰着头说:”我爸妈家的。“那是陈仑曾带给她的不同体验,不必习得克制不必事事礼貌相对,让你不舒服的人,该怼就怼。明明听起来很简单的事,但却是向来被人称赞礼数周到的小白曾迈出的艰难一步。她曾真的很喜欢陈仑,因为他让她变的更勇敢更完整。

有个秘密,小白至今没告诉过任何人。其实,小白是知道陈仑在外面那些风流事的,她一直知道。就像她一直知道宋一西的野心一样。​​​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