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g 1

名媛上位史番外五(连载)

“小鹌鹑,你对她是真心的吧?她就你这么一个好朋友,你不能看不起她。”

小白眼中的名利场(中)

小白看着圈内来来去去的漂亮男女们,清楚地知道”专一的爱“是太难求的东西,很多人眼中作为基本存在的条件却恰恰是最高的要求。从和陈仑开始的时候,她就没期待过做陈仑的”唯一“。而命运从来很公平,你对什么越不抱希望,那部分就一定不会出乎意料地给你惊喜。

两人在一起半年后,陈仑某天晚上在ins上发出他们相拥的合照,那晚小白正窝在宋一西家看连续剧。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内小白收到了密集的好友验证申请,一、二、三、四……二十一个,她慢慢数着弹出来的好友验证。女生们的头像都是美丽自拍,张扬明媚的脸,好像都在轻视着小白的”不知情“,还有人直接在验证消息中写道:”通过下,告诉你些事你肯定不知道“、”陈仑三天前刚跟我睡过“。

小白盯着屏幕,突然有些乏力,这倒不是对陈仑不忠的失望和伤怀,她只是又一次对”圈内人“的虚伪和”假面“感到厌烦。她微信中一共有154位好友,除去亲人、同学外就是”圈内人“,留在她好友列表中的那些”圈内人“都是她觉得人不错、关系挺好的朋友,他们没做过落井下石的事,看上去也远离和纷争。

但很明显,把小白微信号给了别人的就是他们,而这个挑衅似的行为,一定也和善意无关,只是想制造事端和看笑话而已。脱离财富标准来看陈仑,他也足够有魅力,和张公子一起组篮球队的事让无数人在背后笑他们把钱打水漂,等着看所谓的”梦想“有多么可笑。

但除了幸灾乐祸外好像还有一丝羡慕,即使是一直在名利场长大的他们,或许心里都还有一个柔软的角落,做过傻傻的梦,只不过说出来会被笑话,大部分人因为不想被人看笑话就放弃了,但是他,一副‘你们笑话就笑话呗,我偏要这样’的架势,分外忠于自己。

小白想的出神,手机滑落在地上。宋一西帮她捡起了手机,瞥到了屏幕上的字,她拿过小白的手机,一一在好友验证处点了拒绝并加入黑名单。”有病,别搭理她们,就是嫉妒你和陈仑在一块儿,瞎说的,“宋一西摸了摸小白的头发,”你别信,也别往心里去,不要被她们的话影响到,她们说那些就是成心让你和陈仑有间隙,不可以中招,听见没?“

”西西,你觉得我和陈仑配吗?“小白靠在了宋一西肩头。”配,怎么不配啊,郎才郎貌的,陈仑看你的时候眼睛里都有光,他是真的很喜欢你。“”哼,什么叫’郎才郎貌‘,那你是说我不好看吗?“宋一西捏上小白的脸:”好看好看,像个小肉球一样讨人喜欢,大家都喜欢你,我也很喜欢你。“

”但是这件事,我有一点不同的感觉哎,我觉得症结不在你和陈仑,而在你和周围人的关系上。你有没有觉得,你和同龄同性在一起的时间过多了,你看看,都是二十多岁的女孩,大部分想的就是那点事——比美、艳压、找男人,毕竟不是每个女生都像我一样,征途是星辰大海的,小女孩们呆久了都是鸡毛蒜皮的是非,很容易变的狭隘哎。属于自己的时间是很珍贵的,你也要慢慢长大,学会独处啊,因为只有独处时,才能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

宋一西拿起铺在沙发上的两件礼服裙问小白:”对了,帮我看看这两套礼服,哪套好看,黑的白的?”“白的吧,你穿上像白天鹅。“小白撕开了一包薯片。”嘴真甜,明儿晚上的局可有重磅嘉宾,你把电视声音调小点,我还得再学会英语呢。“

小白看着宋一西婀娜地转身进了房间,不禁感叹:她可真好看啊,腰臀比一绝,腿又细又直,la perla的睡衣穿在身上更勾勒出诱人曲线。小白把电视按了静音,听到从房间内传来宋一西跟着音频资料磕磕巴巴学英语的声音。

她其实一直不太认可朋友们对宋一西是”“的评价,宋一西卯足了劲点亮各种技能、报班进修,为保持身材不吃晚饭、不吃主食、从来不碰油炸食品……

g 1
上位史番外五(

她躺在家里的沙发上吃着冰淇淋吹着空调追剧时,宋一西在健身房里挥汗如雨;她和小姐妹逛街买买买时,宋一西在高尔夫球场苦练球技;她在家里喝着阿姨煲的鸡汤暖暖和和的,宋一西在零下几度的横店蹲在路边吃着冰冷的盒饭,成宿成宿的熬夜,一个月平均每天才睡四五个小时……

为什么”他圈“会有人觉得这样的人想不劳而获?小白甚至觉得宋一西这样努力的人,就是应该比她得到的多,虽然宋一西的手段确实算不上光彩。她亲眼目睹女孩们怎么在名利场上厮杀,也非常清楚大多数的归宿,但是她还是由衷地希望宋一西能成为那个例外,能功成名就扬名立万,身边还有人伴其左右。

她有无数个理由和论证可以来证明“努力没P用,阶层壁垒是打不破的”,但面对宋一西,她只想送上最质朴的祝福:“功夫不负有心人。”小白在内心热切地把一切美好祝愿加诸在宋一西身上,她迫切盼望宋一西能成为那个打”他圈“。人脸的存在,他们看不起她鄙夷她,却不得不在她面前“俯”下身子,因为那是他们一向推崇的”“、”恃强凌弱“。

小白被宋一西吸引着,比起宋一西,小白就是一个想做耿直的大女主却又被世俗所扰的人,所以宋一西和她分享每份成就时,她都不自觉的感到欢欣鼓舞,上天抛来的每枝橄榄枝宋一西都有能力接住。她看着宋一西勇往直前地向前冲,就像看到平行世界中她期待着的自己一样,没有怯懦没有犹疑。在央视实习的时候小白曾因为工作太累崩溃了几次,央视的实习生需要熬夜值班,她躺在窄小的沙发上盖着厚厚的军大衣,又冷又饿,顿觉委屈。

她给爸爸打电话哭,爸爸说“不干了,我们宝贝闺女干嘛在那儿受这罪啊,明天就走人”;她给陈仑打电话,陈仑说:“宝宝我现在就开车去接你,咱回家,饿了是吧,我给你买宵夜”。大概小白的潜意识中也拒绝着当退缩的逃兵,她最终打给了宋一西。

宋一西对她说:“到央视实习,是你不靠任何人凭自己的成绩和努力争取到的,你怎么能这么轻易放弃?是,你是有做温室里花朵的条件,但你能做一辈子吗?你能保证你永远不经历一点风雨吗?你从来没想过证明自己吗?抛却父母、男友,你的生存价值是什么,社会价值又是什么?”

一连串的问句让小白措手不及,宋一西把她一直在刻意回避的问题全都抛了出来,她拒绝去思考或者规划自己的未来,因为她知道她大概率逃脱不了那个让她厌烦的“圈子”。她的未来会和“嫁人”、“育儿”这样的词紧紧联系在一起,和一个门当户对、不太讨厌的人合作育儿,她会是一个还算得体的妻子、宽容的母亲,但唯独没有“自己”。

小白最终还是决定坚持下来,她想把这看作一次尝试,建立她的“自己”。三个月的实习期结束后,虽然小白没以考核第一名的成绩留在央视工作,但这份工作让她跳出“玻璃房子”接触到了外面的世界。她觉得自己并非想象中一般怯懦胆小,或许有一天她能积蓄出勇气走出那个让她讨厌的“圈子”。

陈仑摸大腿的视频被营销号疯转搬运时,小白并没有多么伤怀难过,她首先在心里埋怨着陈仑的不小心,视频满天飞让她没办法再装瞎装傻,残酷的现实又一次敲击着她:靠别人获得救赎的寄托终究只是空想,每个人只能陪你走一段路,别人的梦想、活力、生命力,到底只是别人的。和陈仑分手时,小白努力表演着一种热烈的状态,假装她有浓烈的情感,假装她全情投入过却被辜负,其实她声嘶力竭的发泄只是在对着那个“一直躲在陈仑身后的自己”,告诉它:没有永远的避风港。

“失恋”那几天,小白总是黏在宋一西身边,连赵公子和宋一西约会,她都当着跟屁虫。他们三人吃饭时,宋一西搜罗网上的笑话讲给小白听,她身子前倾,长发垂到盘子上都浑然不觉,赵公子笑着把她的头发别到耳后:”看着点儿,头发都沾上菜了。“

”啊啊,我的秀发啊,“宋一西扯着发尖儿往赵公子身上蹭,”都怪你,总说喜欢我留长头发,我就一直没剪,讨厌死了。“”黑长直多清纯,跟小姑娘似的。“宋一西撒娇地拍了下赵公子的手臂:”什么叫‘跟小姑娘似的’,我本来就是小姑娘,我这模样看上去,顶多十八,你老牛吃嫩草。不对不对,是我这根嫩草,追着让你吃。“

”我不爱吃草,要吃肉。“赵公子拉过宋一西的手,佯装要咬下去。”你们这种吃惯了大鱼大肉的还不整点清淡的?你知道吗,来北京前有个朋友问我的目标,我说那就过上每天吃那种——一大盘,中间芝麻大一点点,用色素画一道的‘装饰品’菜。“”哈哈哈,宋一西你真是个形容鬼才,可爱。“

小白看着逗贫的两个人,突然觉得这一画面十分温馨美好,边给宋一西夹肉边说:”西西,你真好看,如果你们俩以后有了孩子,颜值一定特别高。“赵公子十分自然地接了话茬:”平安健康就行了,好不好看的,反正还能整。“”哇哦,你果然想着让西西给你生孩子,哈哈哈哈,我等着看你把劳斯莱斯星空顶上贴小猪佩奇。“

宋一西给赵公子盛了汤:”那你得八抬大轿娶我回去,彩礼低于十亿,我不嫁。“”能便宜点吗?“”是你的话,一亿也是可以考虑的。“”西西,让他给你买个一千万的大钻戒,晒出来,亮瞎眼。“

”浅薄了不是?你什么时候看见我‘晒’过?我这么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从不干low事,炫富、炫特权那都是低级满足,既让如今同阶层的人笑话你眼皮子浅,又让原来所处阶层的人羡慕嫉妒恨,蹦出来要揭你老底把你拉回去。纯属给自己找事。为什么要炫?因为东西都是别人给的,可我的东西都是自己奋斗所得,“宋一西说到这又讨好地抱着赵公子的手臂,”当然了,主要还是我们家老板大方,我不能恩将仇报,晒出来给他添麻烦啊。“小白再一次相信了”能成功的人身上都有反人性之处“,“忍住不晒”足够灭人欲。

曾经有个名演员本有高嫁入”世家“的机会,世家虽在一代代没落,但因为根基深,财富地位仍十分可观。但就是因为身份敏感特殊,所以当他家媳妇儿一定要低调行事,女演员最终放弃了那个机会,她对自己的姐妹吐槽:“不能炫的富叫什么富,别人看不见、不羡慕我,有啥意义?”

可到宋一西这里,”别人眼中的光鲜“就格外不重要,她很聪明地追求落到实处的利益,目标清晰,手起刀落。小白跟着宋一西回了家,她犹豫了会,还是问出了那个听上去幼稚又让人不屑的问题:“西西,你爱赵公子吗?“

“小笨蛋,你不会以为他爱上我了吧?生孩子的那些傻话我们就是逗逗趣儿,我心里清楚着呢,我俩只是逢场作戏。”宋一西脱下Jimmy choo的高跟鞋,小白瞥到她的指节上全都是常年穿尖头高跟鞋磨出的老茧。“其实西西,你跟赵公子在一起挺好的……”宋一西打开了央视九套听英语新闻,电视里的声音似乎盖住了小白说的那句话。后来赵公子在文娱市场越做越大,宋一西也愈发忙碌,和小白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小白生日party那天特意邀请了宋一西和赵公子,她喜欢站在赵公子身边光彩照人的宋一西。

gg 1
上位史番外五(

赵公子也不负众望的给她准备了厚礼——一副周春芽的拍卖画作,他依旧是那副满不在乎的样子:“送你的,不用瞎客气,你们家西西说你喜欢。”只是一句话,足以在众人面前证明宋一西对赵公子的重要。今非昔比。

小白切完蛋糕后大家三三两两的围在一起聊天,她走到赵公子身边道谢:“哥哥,谢谢你。画很好看,我很喜欢。”“不用谢,”赵公子回答着她,却一直注视着不远处和别人交谈的宋一西,“小鹌鹑,你对她是真心的吧?她就你这么一个好朋友,你不能看不起她。”

小白看着赵公子在昏暗灯光下轮廓分明的侧脸,不禁好奇:这个人,会不会就这样不声不响地和西西走完一生呢?​​​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