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2

名媛上位史番外一(连载)

我的爱情,只和她有关过。

番外 赵公子的爱情(上)

“哥哥,在吗,在吗,在吗?”小白接连给赵公子弹了三条消息。“不在。”

自从上个月小白过生日,赵公子送上了一副在佳士得春拍会拍下的周春芽画作,小白对他的称呼由“渣男”变为了“哥哥”。彼时赵公子还正逢春风得意之时,佳人宋一西常伴身侧,风光无两权色尽享。那一阵他日进斗金,投什么什么赚,和老同学吃饭随便投了个餐厅居然也成了,每天的毛利润70%、净利润高达30%以上。人在处处走顺路的途中难免飘一些,“”是他当时的消费习惯,宋一西评价他的行为是“可着全世界找花钱的地方”。

可当他给小白送了个拍卖品让宋一西长面子的时候,这个财迷倒不说他败家了,反而成了“财气就得外露,这样才会广进财源嘛”。此刻小白依然在微信上不屈不挠地追问:“哥哥能否在百忙之中抽空回答我一个问题:你爱西西吗?你爱过人吗?是爱哦,爱情!”“干嘛,又要给我写进小说里?别烦我,一边玩儿去。”赵公子打发了几句,放下手机后却开始认真思考起小白的无聊发问。

他爱过人吗,这可真是个深奥的议题。几天前,宋一西也问了他同样的问题。那时他正和宋一西在家庭影院看《金刚》,十几年前的电影,和如今好莱坞的特效大片相比也毫不逊色,猩猩和女主同框时真会让人产生“爱情能跨越一切”的错觉。结尾处金刚为了带安再看一次她曾说过的美丽日出,爬上了帝国大厦。与飞机大战时它被子弹击中数次,最终从大厦上缓缓跌落。

音乐激昂,赵公子身旁也传来了啜泣声,好像给电影合音一般。他扭过头,宋一西已经泪眼婆娑。“嗯?怎么哭了?”赵公子凑近宋一西,用手指轻轻抹去她脸上的泪痕,摩挲着她的头发,“不哭了,这不是演电影呢吗,是假的。怎么你也有犯矫情病的一天。”宋一西把头靠在赵公子怀里,紧紧环住他的腰,抽抽搭搭地说:“金刚这么聪明,在城市的最高点为尊严和爱死去,是它的选择。”“这么感人,你怎么都不哭啊,你这个铁石心肠的人,亏我还觉得你和金刚像呢,”宋一西不知道抽什么风,突然没头没尾地冒出一句,“你爱过谁吗?”

赵公子愣了几秒,稍微调整了一下坐姿,宋一西松开环抱着他的手,适时用玩笑缓解气氛:“我这个问题也太蠢了,你当然有,你有大爱,你是把爱洒满人间的天使,收留了我这个’卖火柴的小可怜儿’,虽然我也给你卖命抵债了吧;你还捐钱给希望工程,虽然是诈捐吧。”“你这张嘴啊,就是不饶人,伶牙俐齿。”赵公子宠溺地刮了下宋一西的鼻头。“别碰,刚修复的,别给我刮坏了。”宋一西把话题转到最近新做的鼻子上,顺便捧一下赵公子的天生神颜,没再继续问什么谁爱谁的傻话。

aa 2
名媛上位史番外一(连载)

赵公子看着宋一西兴致冲冲地托起他的脸,赞颂他的长相有多符合黄金比例,最后深吻住他,心中再一次认可了把这只小狗养在身边的英明决策。宋一西确实很讨喜,她足够聪明,会看眼色、知进退、懂分寸,不会像那些蠢女人一样喋喋不休地向他要爱。她能完美地提供给男人面子里子,赵公子身边自然不缺漂亮脸蛋,但让人舒服的漂亮女人总是稀缺的。

曾经有喜欢赵公子的小姑娘忿忿不平地跑到他面前列举宋一西的“十宗罪”,无非就是女生之间最常用的攻击套路:整容脸、谎话精、卖闺蜜、混圈婊、抱大腿、坐大腿……碍于小姑娘的爸爸是生民银行行长,赵公子不得不装作十分认真地听完了她的控诉。赵公子看着小姑娘飞扬的眼线和眉毛、张牙舞爪的姿态,愈发觉得宋一西可爱。他知道宋一西确实如小姑娘所说般虚伪势力,但他一点不在意,只要宋一西在他面前呈现出的那份“虚情假意”让他顺心就够了。

阳奉阴违这种事,他每天都在经历着,早就见怪不怪。他不在乎她是不是个假人。他只是需要陪伴罢了,一个人实在孤独的很。“孤独”一词用来形容赵公子听上去很矫情,他并不是不受欢迎,也不是缺少社交,女孩们以去他的局为荣,每次叫大家出来玩时候都一茬茬的来很多人,熟人遍布各地,这样的人感到孤独,大概就和有钱人总嚷着自己不幸福一样令人费解。

被很多人爱着却感觉不到爱,这是他多年来的状态。总是感觉孤独,一直需要人陪的他,其实并不是谁都可以,只是缺了那一个“唯一”,其他再多的炽热也填补不了空白。是,他有过“唯一”。他的爱情,只和一个人有关过,他叫她“嫣儿”,是他在LA的初恋,那个人

16岁那年,他们相遇。嫣儿本名秦嫣,是公认的“公主”,她家境优渥,遗传了爸爸的自然卷和妈妈的美貌,皮肤白嫩,像个瓷娃娃一样。秦嫣是在爱里长大的孩子,因为得到了爱,而懂得爱自己爱他人,因此得到更多的爱。她浑身上下闪着被爱的自信光芒,是真正众星捧月般的存在。而那时的赵公子,在别人眼中只是一个有钱且脾气不好的帅气公子哥,但私生子身份并未像电视剧中那般给他带来诸多嘲讽和冷眼,从小浸润在名利场的富家子弟们,很早就学会了掩饰不屑和鄙夷,自然没有人会得罪一个以后或许会成为他们某个项目合伙人的阔少。

秦嫣和赵公子恋爱,让他们的同学大跌眼镜,秦嫣的闺蜜生动地将其比作”就像千年老王八和涉世未深的小美人鱼恋爱”。赵公子对她的比喻不置可否,并在心里揶揄如果她知道是小美人鱼主动投入老王八怀抱,大概会气的心梗。他们之间,是秦嫣迈出了那一步。

和众多俗套校园恋情一样,两人数次被分到同组做作业,赵公子明明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可每次面对着秦嫣眨巴眨巴的大眼睛都只能坐下来,一遍遍重复地给组里几个白痴讲上课重点。每当这时,秦嫣就会用无比崇拜的眼神望着他,真诚地说出:“Vernnon,你好聪明,你真的好厉害。”告白那天,秦嫣也是这么仰望着他:”Vernnon,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月光下秦嫣素白的小脸分外楚楚动人,赵公子搂过她,吻了上去。有人说,早恋才是真正的恋爱,赵公子深深认同着这句话。人在年少时的感情最纯粹,那时候喜欢一个人就是简单的被触动和心动,可能只是因为一个眼神一个笑,就能牵起彼此的手。赵公子的心,曾是秦嫣一点点暖化的。

他从未在外承认或表露过他因私生子的敏感和匮乏感,他明白想以此攻击的人无非希望看到他难堪、恼羞成怒,所以当他表现出满不在乎时,别人的刃便无法戳中。何况,他耿耿于怀的,也并不是什么私生子身份,他真正拒绝接受和承认的,是从未被爱过、从未被赋予期待。和秦嫣不一样,他不是怀抱着父母的爱降临在世上的,他像一个交易物,见证着父亲的权力地位与母亲的贪婪。

他妈妈在生下他后一直被安置在LA,与其说是安置,不如说是流放,老赵总答应了原配不会让他们娘儿俩回国,确保不会影响到大儿子的地位。赵公子时常憎恶他的妈妈,这个女人贪婪却不够聪明,想要钱,却在拿到钱的过程中妄想了爱情,于是原来认在她知中的享福就变成了“坐牢”,她被迫与她的爱人分离。

她染上了酒瘾,从赵公子记事起偌大的别墅中就每天漂浮着酒精的味道,她喝的醉醺醺,歪倒在沙发上。偶尔清醒的时候她便会抚摸着赵公子的脸,悲凄地大哭:“儿子,我的好孩子,妈妈只有你了。”这就是赵公子和秦嫣的不同,他有一个酒鬼母亲和一个带着“赵总”符号的父亲,没人给他关爱,没人在乎他、为他高兴替他担忧。而秦嫣,给了他这一切。

刚和秦嫣在一起的时候,他依旧呆在冷硬的外壳中。秦嫣的情感表露的热烈又稚嫩,她经常会星星眼盯着赵公子说:“你好帅啊”、“你好棒啊”、”我好喜欢你啊”、“你怎么这么迷人”……像幼儿园的小朋友一般执着于夸奖肯定。她每天和赵公子分开后都会打去电话,叙说着细碎的小事,问他吃了什么,晚饭吃的好吗,看了什么电视节目……赵公子开始听到这些时很局促,那是在他过往人生中从没听过的唠叨,他有些无所适从。

有一天秦嫣和他分别课外活动,临走前拉住他的手臂撒娇:“你到家记得给我打电话哦。”“我为什么要给你打电话?”他硬梆梆地问。“因为我会担心啊,你给我打电话,我才知道你平安到家了。要记得哦,别忘了。”赵公子最终还是忘了给秦嫣打电话,等他意识到这件事已经晚上十一点半,他手机正好没电了,等充上电开机后秦嫣的电话就打进来了,他看到来电显示,心里暗道一声:”惨了。”他接起电话,秦嫣没有说话,他决定先发制人:”我又没答应要给你打电话。”秦嫣依旧没回答,赵公子有点慌了:“好吧,是我的错,我忘了。”

aaa 2
名媛上位史番外一(连载)

电话那头的秦嫣却突然大哭起来:”你知不知道,你一直没给我打电话,手机也关机,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我晚上都没有吃饭,只会胡思乱想,我都穿好衣服准备出去报警了,你这个讨人厌的大混蛋…..”赵公子的心却在这一声声责骂中软了下来,原来这就是被人牵挂被在乎的滋味,像有了牵引线般,不再是孤身一人。这是他第一次和人解释些什么:”对不起。对我来说,有人等着我的电话、担心我的安全,这件事我还没有遇到过。以后我会慢慢习惯,我保证,我绝对不会再忘记。”

“不哭了啊,嫣儿,乖。”这是他第一次叫她嫣儿,昵称里含着无限柔情。”嗯,我不哭了,你没事就好。你吃饭了吗,哦,这个点肯定吃了,明天穿厚一点,要降温了……”他像一座渐渐融化的冰山,在秦嫣密密麻麻的关心、琐碎的小事分享中慢慢有了归属感。他曾以为他这一生都只有去处、没有归处,可有秦嫣在身边的他,却有了容身之所,所在地是温柔与包容。

秦嫣一直对物质看的很淡,他们18岁时,周围的女孩都热衷于穿香奈儿迪奥背爱马仕,秦嫣却依旧穿没有logo款的简单衣服,赵公子以为是她父母消费观所致”克扣”了秦嫣,大手一挥把自己的卡给了她,让她尽情买买买。那次秦嫣”满载而归”:给他买了三件Thom Browne的衬衫和两件Gucci卫衣,给自己买了一件素色针织裙,赵公子一翻裙子的吊牌,嚯,67刀。

“我以为我少看了俩零呢,你干嘛这么省,非买便宜货?”赵公子语气有点不悦。”哎呀,我没有非买啦,买衣服又不是买牌子,我觉得好看就买了。但是你穿习惯的都是那几个牌子,我就给你买了。你试试,是不是特别帅,不过你穿什么都是帅的。”他看着秦嫣一件件地给他把衣服挂好,突然有了”这辈子就她了”的想法。那时他才18岁,却已经在脑中规划好了和秦嫣的二十年,后来想想,真是天真。

幸运的人,一生都被。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他忘了,秦嫣是幸运的人,而他,是不幸的。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