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

名媛上位史17(连载)

还是年轻啊,哪知道男人最爱干的事就是和女人过不去。

万事都是熟能生巧,宋一西在感受着赵公子“扎实”技术的时候又一次验证了这个结论。这些年他睡过的女人没有一个山头也有半个山头了,当然不像毛头小子一样只会用蛮劲,在调情手段上足够让人享受。

宋一西看着赵公子埋在她胸前的头顶,在心里默默数了下少爷的发旋,不多不少,正好三个。她们老家有个流传着的关于发旋的迷信说法:“,二旋拧,三旋打架不要命;,二旋坏,三旋四旋死的快;一旋精,二旋愣,三旋敢和火车碰……”和火车碰,但愿到时不要粉身碎骨。宋一西低下头,轻轻地吻上了赵公子的发旋。赵公子似乎愣了下,随后搂紧她的手臂更用力。身体紧密贴合的姿势让他们看上去真的像一对亲密无间的恋人。

第二天早晨八点宋一西准时醒来,这一夜她睡的并不安稳,身体明明累到极致,但脑中却有个小人挥舞着教鞭让她不能松懈。赵公子身边的女人来来去去,宋一西只有做了最特别的一个,才能成为获利最多的那个。她知道这是两人关系的关键节点,她必须做点什么把昨夜的激情存留,转化为缱绻后的柔情。做一顿饭应该是不错的选择,赵公子家阿姨的年末月假恰好从今天开始,正是宋一西大展身手的时候。

挑选合适的“出场角色”至关重要,西餐吃情调、炒菜吃手艺,而则是吃的“家的感觉”,如果选一种最具“人间烟火气”的食物毫无疑问是。既能体现宋一西的贤惠,又能让赵公子这颗“游子之心”得到抚慰。她的厨艺说不上多好,虽然拜她那对几乎全程缺席女儿童年的父母所赐,宋一西很早就就学会做饭——6岁就踩着小板凳在大锅里翻炒萝卜白菜,但当时的每一餐只是为果腹的“填鸭式”吸入,毫无营养味道可谈。

那股劣质大豆油在高温下挥发出的呛鼻油烟味,和着“贫穷”二字烙印在宋一西的身体里,让她对下厨毫无兴趣,好像远离庖厨就能离那个曾经困顿的自己远一点,再远一点。更何况,即便她需要靠周旋在男人之间讨他们欢心,也从来没相信过“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要先抓住他的胃”。

傻不傻啊,你每天在厨房里吭哧鼓捣仨小时,他在外面咣咣打天下签一个又一个合同,回来偶尔吃顿你做的饭说上一句“还是家里的饭好吃”,你就感激涕零了,觉得所有付出都值得了,继续乐呵呵地当门卫+保姆,等他终于飞上枝头带着新人与你面对面时,你能拿出什么制衡对抗?那曾让你有无限获得感的“好厨艺”,恐怕只能帮你找到一份不错的家政工作。世界上哪有什么神仙爱情,大家都是普通人罢了。

能牵制住人心的从来不是什么所谓的真心,是利益,是势均力敌。想骑烈马,就要做好摔断腿的打算。想做皇后,就要做好和众多妃嫔竞争厮杀的准备。人,真有钱就不会老实,真老实就不会有钱。外面广阔的天地要由自己来征服,男人获得成果后的分享对象往往已不再是旧人。

44 1
名媛上位史17(连载)

宋一西对产出比极低的厨艺自然不会太花力气,但面面俱到的她倒也曾苦练过包饺子,准备能在关键时刻露一手。这么算算,她那些精心策划大招的第一次好像都给了赵公子,孽缘啊。她写好便利贴,轻轻地贴在床头:“大懒虫,起床了就快点洗漱,等着吃饺子吧”,末尾还画了个大红唇。等宋一西买好肉馅和菜回到家已经十点多,大少爷还在楼上高枕安卧。

买食材倒没费多少时间,只是挑围裙让她花了些功夫,卖场里的围裙大多十分富有主妇气息,要么卡通,要么大红大绿,都不够精致淡雅。最后她在角落中扒到一块印着碎花的半身围裙,白色底色加上浅色小花朵,十分清新素雅。宋一西临走时又看了下那些像罩衣一样连着袖子的大卖款式,毕竟大家买围裙都为避免做饭时沾到脏污,谁像她一样用来呢。

她在包饺子前换上高筒袜,用卷发棒把发尾烫了个大波浪挽成低低的发髻,撸起袖子露出细白的手腕,开始了这场形式远大于内容的“厨艺秀”。过了半个小时左右楼上传来一阵响动,看来是少爷起床了。宋一西迅速在冰箱反光的双开门前确认了自己的形象 ,把额头前的碎发拉松一些,垂下几缕头发松松垮垮别在而耳后。

赵公子下楼走到宋一西身边,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上手环住小细腰,声音哝哝的:“你干嘛呢。”“和面啊,包饺子。”“我帮你干点什么?”宋一西调皮地点了一指面粉蹭在赵公子鼻头上:“不用,你等着吃就行了。”

赵公子坐在餐桌旁,拄腮看着她,没头没尾地冒出一句:“宋一西,你很漂亮。”那是,我这么费劲营造出的“韩剧的赏心悦目感”,当然足够亮眼。宋一西也起了开玩笑的心思:“那我问问你,我和那个你牵过手的女明星谁漂亮,打个分呗。“赵公子被噎了下:“这怎么打,不是一个类型。”我就让你打个分儿,谁高谁低,这么难呀。类型不同,没有比的必要啊。

宋一西嘴上不依不饶,但心里却窃喜,看样子赵公子对她确有几分认真,喜欢上一个人的第一反应是笨拙,少爷大可以直接说:“你七她八”,或者哄哄宋一西说几句甜言蜜语,可他坚持拒不打分的行为憨直又可爱。赵公子岔开话题:“你还会包饺子,挺贤惠啊。”

“是啊,跟我妈学的。我大学在外面租房子,有一天特别想吃妈妈做的猪肉香菇洋葱馅儿饺子,就自己买了洋葱、香菇,结果不知道香菇该怎么吃,给我妈妈打电话,妈妈告诉我得先泡、泡开。我泡开了直接跟洋葱一块儿剁碎了和进馅里,包好了自己美滋滋的,先煮出来一个尝尝,结果一吃,呸,满嘴的沙子。”

“哈哈哈,你个傻帽。”赵公子笑的前仰后合。“后来我赶快打电话问妈妈,妈妈说‘我的宝贝女儿,香菇泡开了之后还得洗啊,怎么连这点常识都没有’,然后妈妈一步步地教我,不仅告诉我香菇要洗,还和我说洗香菇要放在盆里洗,洗的时候不能胡乱涮一涮,要用手顺着一个方向搅,这样香菇缝里的沙子才会出来……”宋一西洗香菇的手突然停下,像是喃喃自语:“好想再吃一次我妈包的饺子。”“别哭,没事儿,以后我给你包,”赵公子走到她身边,从背后缓缓圈住宋一西,“给你包什么馅的都行,人肉馅的也行。”

她哭了?宋一西后知后觉地摸上自己的脸,居然有湿漉漉的泪痕。这本是她营造的场景之一,把自己塑造成来自穷却有爱的家庭的小女孩、被无限疼爱又失去爱的小可怜儿。可能是演的太入戏,她硬生生被编造出的那通电话打动了,以为真的曾经被疼宠厚待过,居然暂时性失忆了一下,忘记自己是在过年时吵着吃肉都会被妈妈拎到飘雪院子里罚站的小孩。她从来没吃过妈妈给包的饺子,从来没听过来自父母的夸赞、表扬、安慰。如果宋一西去演戏一定是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体验派”,“”这词还轮得着别人?

赵公子撸起袖子,挤开宋一西:“你一边儿去吧,坐那看着我包,尝尝我的手艺。”“你会做饭?大少爷也能下厨,真没想到。”“一看你就没出国上过学,我们从小在外面的,谁不会做饭?”赵公子利落地把香菇剁碎。“是是是,我土,”宋一西认的干脆,“我跟你说,我上大学前,一直以为你们的‘LA’不是读那两个字母,是读‘辣’,你们是‘辣人’。”

赵公子无奈地皱起眉:“你的脑回路是怎么长的?”“这几年我认识好多从LA回来的,怎么都跑那去啊,是北京的舞台不够大容不下你们吗?哦,我知道了,主要是这儿还有家长们镇着,玩不开呗。”宋一西喋喋不休说着,赵公子偶尔回几句,手上的动作一直没停下,饺子一会就包好了。下饺子的时候宋一西敲着碗边儿,像个熊孩子一样嗷嗷喊:“吃饺子了,,越吃越有。”赵公子回头看她,无力地翻了个白眼。

444 1
名媛上位史17(连载)

吃饺子时宋一西依然不老实,跟打了兴奋剂一样坐不住,还夹着饺子伸到赵公子的碗里蘸醋。“宋一西,你碗里不是有醋吗,干嘛伸过来蘸我的?”“因为我喜欢啊,我喜欢看你对我无可奈何的样子,”宋一西说着毫不顾形象地大口咬掉一半饺子,“啊,真好吃,好吃惨了,我想吃一辈子。”

赵公子漫不经心地回答:“你消停点,什么东西吃一辈子都会吃腻了,话别说太满。”“行行行,扫兴你最拿手了。”宋一西撇撇嘴,安静吃起饭来。两人吃完饭又上了楼,心照不宣地开启“吃了睡”模式,宋一西窝在赵公子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沉沉地睡去。一阵电钻声把睡梦中的两人吵醒,赵公子在迷蒙中下意识地用手捂住了宋一西的耳朵,嘟嘟囔囔:“哪装修啊,怎么这么大动静,修皇宫呢吗?”

宋一西翻了个身,接起电话。这阵她太忙太累,经常一睡就像昏死过去一样,为怕错过工作电话,索性给自己换个电钻的铃声,怎么也能把她钻醒。小女孩哭哭啼啼的声音传来:“宋姐,我是小悠,我惹上麻烦了,您能帮帮我吗?我知道打扰您不应该……”

原来是剧组的女N号小悠,和宋一西交集不多,能求到她这来看来也是实在没办法了。19岁的漂亮小姑娘,学表演的,在电影学院,能遇到的“大麻烦”无非就是有人想“钱色交易”她自己不愿意呗。小悠哭哭啼啼地说了事情经过,有个家里和富力地产合作的土豪一直追她,土豪因为之前泡上过一位二线女星,风头正盛,自我感觉特别良好,对小悠志在必得,信息邀约连环轰炸,小悠过生日当天也十分巧合地在纯K撞上了土豪。

土豪在他们楼上的包厢,说想祝她生日快乐,一定要让小悠上去喝一杯。小悠正好想表明自己不是单身摆脱骚扰,就带着男朋友上去敬了杯酒,结果土豪非但没收敛,在那次后还变本加厉地追起小悠,鲜花和炮弹齐飞,到处说是小悠先勾引的他,说小悠私生活混乱,给她男朋友带了不少绿帽子。“他要什么样的美女没有啊 ,我以为他不会和我死磕的,他一个大男人……”小悠仍在哭诉。

还是年轻啊,哪知道男人最爱干的事就是和女人过不去,无论他的年龄身份地位,无非就是形式不同而已。宋一西正打算结束这次毫无意义的通话,一个“”却突然闪现在她脑中。物尽其用,她可以帮一帮小悠。
​​​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