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1

名媛上位史18(连载)

笙歌归院落,灯火下楼台,到头来也只不过是大梦一场。

宋一西声音轻柔地安慰着:“小悠你先别急,这样,我们一起在华尔道夫喝个下午茶,当面谈谈,别哭,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哪有解决不了的事啊。”小悠在电话那头连连道谢,词穷到只会重复:“宋姐,你太好了,你真的好好……”挂电话后,宋一西给张公子发了微信:“张公子最近有女朋友吗,介不介意多一个呀。”

“你当是坐跷跷板呢?在我和老赵之间两边晃?有病就去治,别瞎发癔症了。”张公子的微信来的怒气冲冲。“不是我,是我一个小妹妹,挺乖的,电影学院读大二。”“照片。”宋一西从小悠朋友圈挑出一组她在浅草寺穿着和服的写真,发给张公子。张公子立刻回复了“ok”的手势。想必是足够满意。

宋一西换上白色貂皮外套,戴了配套的伯爵玫瑰花耳环和手镯,全身就突出一个“贵”字,她此番装扮只为了在小悠面前增加压迫感,一个闪着“钻石光芒”的成功女性对后辈的“恳切建议”,总是容易被对方怀着“感恩的心”接受的。

她出门前赵公子还在床上酣睡,宋一西看着他完美的侧脸轮廓,心里不无羡慕:“真是命好啊,生了一副好长相又不用干出卖色相的活,‘得天独厚’这四个字大抵就是为他这种人而存在的。”美貌还是需要金钱来保护啊。美女要往上走,往有钱人扎堆的地方凑,才会有浪漫的“这个妹妹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底层则会更多出现“你不让我搞就是看不起我,我非得报复。”

所以美人千万不能跟着穷人,其他穷人一看,“他可我为什么不可”,于是纷纷跃跃欲试想占你便宜,烂苍蝇围一圈赶都赶不跑;穷人的上司领导一想,“原来她这么不挑这么好上手”,摩拳擦掌地设圈套拥你入怀。而穷人自己也很痛苦,诚惶诚恐惴惴不安,这份对自己无能的愤怒一般都会转化为对美人的恨意——“都怪你不检点、招蜂引蝶,你就仗着自己长的漂亮点成天瞎勾搭人……”这就是小悠和她男友现今处境的真实写照。

宋一西看着小悠给她倒茶时露出的布满青紫的手腕,皱眉问道:“他打你了?”“啊,没有,没有”小悠慌忙地把袖子往下拽了拽,“他脾气很好,不会打人的,他就只是听那些传言以为我不检点,要跟我分手,没动手打我。”“嗯,分吧,分了挺好,我给你介绍个好的,你跟着他,那个土豪肯定不会再骚扰你了。”小悠笑的有些不自然:“宋姐,我就是个小演员,您介绍的人我高攀不起,我就想好好演个戏,不被人骚扰,从来没有过其他想法。”

“放松一点,小悠,不要太紧绷,我又没让你做什么钱色交易,又不是把你塞给老头,只是介绍你和青年才俊认识下,你们觉得合适就谈个恋爱,和公子哥总比和穷同学谈恋爱舒服。,是源于一起享受美好的事物,一起吃苦吃到最后都是怨怼。你19岁哎,又这么漂亮,就该好好品尝‘爱情’的甜。”宋一西知心姐姐的戏很到位。

“我特别心疼你,女孩子一个人在外面打拼,很辛苦的,我也是这么过来的,可惜姐姐现在还不够厉害,保护不了你,”宋一西略作停顿,“张公子你知道吧,我把你的微信给他,你们好好聊聊,你要是跟他谈恋爱,哪还会有人再骚扰你啊?”小悠依然有些抗拒。

宋一西继续游说:“小悠,你千万别给自己太大负担,朗才女貌、男未婚女未嫁的,谈个恋爱有什么?是,我知道你怕被网上乱传乱写,别理那些人,怎么着,跟有钱人谈就叫‘傍金主’、‘傍尖儿’,非得跟穷的叮当响的在一块才能体现‘真善美’?大部分都是不仅吃不到葡萄连味儿都闻不着的人,他们这辈子啊,也不会和张公子这样的人产生任何交集。”

55 1
史18(

到了即将收网的一步,宋一西再次强调了张公子的“不易可得性”和“谈恋爱”事实:“我之前跟朋友一块和张公子喝过酒,一出去就看见走廊里站了好几个女生,都是听说张公子在里面唱歌等在外边儿的,想碰碰运气能不能被看上。和这样的‘大众男神’谈恋爱,你不会吃亏的,有钱人表达爱意肯定更慷慨些,到时候他送什么你就收着,别东想西想的。”

这就是“包装”和“身份”的重要性,一出明摆着双方心里都门儿清的“各求所需”,被宋一西不断强调的“谈恋爱” 和张公子的“未婚”掩盖住本质,一切都变的那么合理又温情。她并非哄骗小悠,打动小悠的也当然不是“摆脱麻烦”或“谈恋爱”这件事,而是张公子的身份、地位、财富,只不过宋一西替她打出恋爱的名义和幌子来粉饰太平,让小悠能合理美化自己的行为,以“爱”之名,行“捞”之事。

半个月后,小悠在ins上发了一张在Beverly Hills背着Chanel购物袋的图,配文是情感博主通用文案:“挂在嘴边的是喜欢,藏在心底的是深爱”。而一天前张公子刚在ins上发了洛杉矶的天空。小悠之后又在微博小号里发了条好友圈:“有钱人的素质真是好,因为他有足够的资本为自己的一点心动买单。而穷人呢,穷人能做到不伤害不占便宜就是很不错的了。”看来小悠这恋爱谈的真不错,都有了如此清醒深刻的认知。长大了啊。

借着张公子的慷慨相助,小悠在他朋友的一部穿越戏里演了女二,上了几个网综,通告费翻了六倍。和张公子“水到渠成”地分开后,宋一西又给小悠介绍了新男友,新男友为感谢她这个媒人,牵线宋一西和自己相识多年的一线圈内好友认识,两人相谈甚欢地规划下个项目的合作。

宋一西和公子们的私人纽带就这么慢慢脱离赵公子而建立,她偶尔遇到几个可爱的、“一心向上”的小女孩们,会先介绍给张公子和他身边的哥们儿认识,大家一起喝喝酒旅旅游,看对眼了就谈一场不知何时而终的“恋爱”,这种“未知”也挺浪漫动人。

别说她是“老鸨”,宋一西可没卷在“钱色交易”之中,没涉及到一点现金流动,她自比作“爱情丘比特”或者“移动婚介所”,只不过给未婚男女们组个局认识认识,不能因为男富女美就带“有色眼镜”看他们嘛。

宋一西担任制片的那部网剧开播后反响不错,虽然没到大爆、能没完没了卖周边的程度,但加上后期迅猛的拉踩营销、宋一西给某大厂宣发老大“介绍女友的私交”,最终让投资了的老板该赚到的钱都赚了,该捧红的男二女二都捧红了,要打出知名度的赵公子旗下子公司也在市场上打响了第一炮。最重要的是,老赵总认可了这个“小儿子”的实力。

庆功宴当天赵公子包下了某会所的宴会厅,这地儿是曾几何时大花们“打天下”的战场,她们立于谁身侧和谁喝交杯酒都被这座老院见证过,关于该会所有一句流传至今的评价:“这里的一切都是古董,只有人是新的。”总有新人替旧人。

宋一西看着那些年轻鲜活的精致面孔,不禁再一次感叹整容、混行情、结识贵人都要趁早,人间富贵花女星17岁遇上那位“靠山男友”,另一位神仙下凡美女14岁就认了自己的“教父”,过了20岁就来不及了,乖乖读书吧,市场早已经饱和了。某公子撕别人时说“小小年纪就出来混行情”,可翻开他历届女友的简史,哪个不是十七八岁就出来“闯荡”的?

男人骂的和他们心里喜欢的,大抵是重合的。晚一些出来混总会有点尴尬的矜持,假如有一个刚磨蹭到圈子边缘的25岁姑娘,她看到此时正坐上另一位老总腿上的女孩可能会忍不住感叹:“现在零零后的小姑娘啊,真是了不起,真能豁的出去。”带着一丝高高在上的洁身自好,急切地与“坐大腿”撇清,暗示自己还是有自持有底线的。其实谁也别装大尾巴狼,不都心知肚明自己是为何而来的吗?

而宋一西已经从那些一茬茬接着换的美女们变为站在赵公子身边的女人,她陪着赵公子一桌桌地碰杯,赵公子在台上感谢工作人员时又单独提到了宋一西:“谢谢各位工作人员的付出,还有,那个谁……你,辛苦了。”大家起哄看向宋一西,似乎对她和赵公子的关系心照不宣。在那些艳羡嫉妒或不忿的目光中,宋一西莞尔一笑,举起酒杯示意赵公子,随后一饮而尽。

555 1
史18(

赵公子还设了几个奖助兴,一等奖是一辆R8,开奖时赵公子没亲自开,而是让宋一西上台抽奖,从那个红盒子里摸出幸运号牌。赵公子的“抽奖让贤”显得她十足重要,也在告诉众人宋一西将来会替赵公子做更多事。这场庆功宴让宋一西春风得意,她虽没在心里憋着过“狠狠打那些看不起我人的脸”这样幼稚的郁结之气,但她却分外享受被别人嫉妒的酸味围绕的“芬芳”。

庆功宴来的还有几个赵公子妹妹辈儿的小姑娘,她们非要过来追星合个影,小女孩们对大哥哥的感情总是复杂隐秘的,尤其是赵公子这样的极品,周围难免经常有些“炽热”目光。

一个拎着鳄鱼皮的女孩过来找茬:“宋一西,你别以为混进天鹅堆里就是天鹅了,野鸡永远是野鸡,谁不知道你是靠着什么上来的,我哥哥都和我说过,你谁的床都上。”“你哥哥是?”“我们家是巨峰集团。”宋一西微微一笑:“哦,那我有所耳闻,最爱撕逼抱团的大小姐。““我爱骂人怎么了?我就是有资本收拾我讨厌的人,不用像你一样活的像条狗!”

“可是怎么办,赵公子就是和我在一起了,你喜欢他是吧,你能帮他什么?放下你的,收起你扭的快断了的小蛮腰,用你那蹩脚的英语陪着他去商务谈判?”宋一西依旧挂着笑容。小女孩被噎的够呛,上去就要抓宋一西的头发。不愧是富养出来的小公主,表达愤怒的方式都这么简单直白,没有弯弯绕绕的坏脑筋。

赵公子却及时出现挡在宋一西面前,脸上没有丝毫不悦,却对着女生低声训斥:“别瞎闹,这么多人看着呢,别次次出现都引围观,这不是老张的局,没人纵着你,追完你的星赶紧走。”赵公子环着宋一西离开,低头在她耳边轻笑:“你干嘛跟一小孩儿见识,怎么一下变的有脾气了?”宋一西用手肘轻轻杵了下赵公子:“你心疼啊?心疼你的小粉丝啊。”“没有,就觉得挺逗的,一直以为你只会说‘好好好,你说的对’。”“这大概就是恃宠而骄,我背靠你这尊大佛有底气了呗。”宋一西红着脸仰望赵公子。

她看着会所内雕梁画栋的清王府格局,感觉自己好像正置身于一场珠围翠绕的宫廷大戏中,她从“紫禁城”的第一级台阶一步步地往上爬,在这个过程中她丢掉了一些东西——自尊、自爱和自我,离她所求的金钱、权势、名利越来越近,她早已跨越层层阶级、冲出重围。赵公子把宋一西的头发别到耳后,有些爱怜地看着这个喝到微醺的小迷糊:“这次应该给你奖励,你做了很多,帮了我不少忙,你要什么?”

——你要什么?

——我要什么你都会给我吗?

宋一西目光炯炯地凝视赵公子,已经在脑中构想出几年后自己如何在作为宴会的真正主人招待宾客、风光无限地穿梭于权贵之间。可分外凑巧的是,在他们办完庆功宴的第二天,上面的“八项规定”就终于也落实到会所了,这个风光无限、辉煌了二十年的顶级会所被以修缮文物的名义拆掉。仅仅一个月,院子里金碧辉煌的古建格局就已不复存在,连地上的砖都被刨的干净。

笙歌归院落,灯火下楼台,到头来也只不过是大梦一场。

​​​​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