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名媛上位史5(连载)

没被父母爱过没什么特别的,常态而已。

宋一西跟着赵公子回了家,这种登堂入室的感觉实在太好,让她产生了微妙的自己属于“上等人”的错觉。她享受这种错觉,如果能将这种错觉变为现实,宋一西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即使成为高楼大厦里的困兽也在所不辞。

赵公子的家和想象中不太一样,没有闪瞎人眼睛的“金碧辉煌”或者郭小四先生那像私人会所一样的“尊贵”,“”的北欧装修风格让宋一西又坚信了赵公子不愧是私生子,从小没跟在老赵总身边耳濡目染,没被“土豪风”熏陶过。

宋一西被安排在客房,赵公子看向她:“你还有什么要说的,我现在也没事,听你说说废话。”宋一西眨巴眨巴眼睛,又换上厚脸皮的欠抽样,“你装什么听我说话啊,其实就是不想走,想睡我呗。我撑得住,收留之恩,以身相许行吧。”

意料之中的,赵公子并没有睡她或因为几句混蛋话而又被点起火来,只是像叹息一样地说了句:“行了,你睡吧,太晚了。”关门声很轻。宋一西知道,在“车上梦见妈妈哭懵了的小女孩”后接着换上吊儿郎当的“捞女”样,会让赵公子觉得她再次带上了面具而心生动容。

以后无论她做什么不要脸的事,赵公子都有可能助她一臂之力。要么为宋一西搭好更大的舞台,看她尽心表演,以为曾分享过她的“至暗时刻”,享受着养成后观赏作品、 蔑视其他观众的优越感:“你们看到的都是‘假人’,只有我触到过她的灵魂” 。要么予取予求,执着”召唤”宋一西心里那个脆弱的小女孩出来。

“坚硬外壳”对“柔软内心”,“女”对“小女孩”,如此强烈的反差,谁能不心生怜爱呢?宋一西善于发掘别人的“阿喀琉斯之踵”,也善于用强烈反差为自己制造在别人眼中的“阿喀琉斯之踵”。比如,这部iphone7。iphone7当然不是她妈给买的,她妈也当然没死。

不对,或许这说法太过武断,从大一到现在,六年,宋一西没回过家。她跟家里早就断联,就算她妈真没了也说不准,谁知道呢。手机跟她妈没一点关系。手机……是旧人送给她的。那是宋一西仅有的旧人。那真是她见过最傻的人,玩游戏永远让她赢,参加不知名唱歌比赛得冠军的五万奖金全给了她,在普陀山许愿用自己十年运气换宋一西心想事成。

她曾经得到过的爱与尊重,使身于泥淖里的宋一西,看见了满天星辰。她曾拥有过星光。不过很遗憾,”星光“没钱,全家在上海只有一套自住房,微弱的光照不亮宋一西的人生大路,她理所当然的选择了另一个浑身闪着金光的SB富二代。

发现宋一西“另谋高就”的是那人的好朋友,正义之士还扬言要在朋友圈手撕她这个绿茶婊,不过却没付诸行动,后来这朋友截了聊天记录发给宋一西,截图中那人制止说:“她不容易,别为难她。”那是宋一西唯一愧对的人,他真心待她,却只被她放在利益的天平上称重,评估后直接舍弃。

宋一西一直用着这部手机,倒不是因为念旧,真的不是。她只是为给自己增加”可读性“,激发他人的探究欲。iphone一代代出,宋一西却始终用着这部7,她从头到脚都是最新、最时尚的当季款,甚至脸部美白用的还是最新的超皮秒技术,一个活的如此网里网气的时髦大美女,用着这破手机,难道不会让人好奇?好奇,就是兴趣的开始。

xx
史5(

每当有人问起宋一西原因,她先是微微怔愣,然后嘴角扯出一个笑容,笑里似乎有很多往事,接下来的时间内会有2-3分钟左右心不在焉,随后像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迅速调整,粉饰太平,表现的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但”观众“肯定已经接收到”手机背后有隐情“这个信息了。演了无数次,这一套早就已经像程式一样植入在宋一西脑中了。

此刻,宋一西盘算着赵公子手握的资源,在脑中规划着一步步要从他手里拿到的东西,越想越兴奋,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烙烧饼“,恨不得起来跑两圈抒发内心喜悦。临睡前她还是给赵公子发了条微信:”今天谢谢了。“那边很快回复:”嗯。“宋一西心想:装B如风,常伴其身。

第二天早晨宋一西被一阵铃声吵醒,她立刻弹坐起,莫不是赵公子的“正宫”来了?”正宫”应该不需要按门铃,看来只是自以为“红旗”的飘飘“彩旗”。又一个拎不清自己分量的。

宋一西已经预想到一会的撕b大战,她必须得牢牢躲在赵公子身后,不是她怂不想上前“奋勇杀敌”,是她刚做的鼻子不允许。这6万多的鼻子(准确来说,是知名医生原价13万的鼻综合全套,但赶上更美APP双十一五折专场)要让疯女人一下给干歪了,宋一西非得“血洗”赵公子家。

她打开房门,脑中已经快速制定出一套PK掉这女人的方案,”激怒人再装可怜“这招她早就天下无敌。宋一西靠在二楼的栏杆上,做出俾睨天下的女主人架势看向楼下,地理优势决定心理优势!赵公子从楼下餐厅抬头看向她,一副看SB的样子,身旁站着盛粥的阿姨似乎也被她的”女皇范儿“震住了。哦,原来是阿姨按的呼叫铃,告知楼上的人饭已做好,可以下来”用膳“了。怪她太穷,没住过一层以上的房子,没听过这种”叫饭铃“。

”愣着干嘛?下来吃饭!“赵公子中气十足的声音响彻在空荡荡的房子里。宋一西想起中医说的”肾气虚不虚,听声音就能判断“,那赵公子炮过那么多妞,怎么声音还是如此洪亮有底气,听起来一点不肾虚。看来没少吃补品。宋一西走下楼,坐到饭桌前,又开始犯难:“我手疼,举不起来,你喂我呗。”

“你不是还有左手吗?“”左手用着不方便,我饿了,想赶紧喝粥。“宋一西眼巴巴的看看粥,又看看赵公子。赵公子皱了皱眉头,一副不胜其烦的样子,却还是拿起了粥碗, 一勺一勺的往宋一西嘴里送,动作跟按了快进一样, 吃到她嘴里都放不下,流到下巴上。宋一西脑中幻想自己狂抽赵公子的场面,大嚷“你喂猪食呢?”可实际说出的话却可怜兮兮:”你能不能耐心一点慢慢喂?我嘴跟不上。“

”闭嘴,我第一次喂。“赵公子嘴上凶巴巴的,但动作却放慢了很多。宋一西扯话题闲聊,对着赵公子八卦:”那对传离婚的到底离了没?我觉得是百分百离了,婚姻一般存续期也就两年吧,牛B的人都离了。“

外界总说这个女星“惯三”那个女星“二奶”,宋一西特别鄙视这种论调。只要有钱,到哪儿都是“大奶”,网上那些骂的起劲的树墩子们,现实中见了女明星依然只有仰望的份。赵公子和那对夫妻中的有几个共同投资,内幕肯定知道一些。男人并非不爱八卦,只不过”八卦“总被认为是雌性属性,为了彰显自己的雄性特质,他们只能压抑住这一”人类的天性“。

宋一西接触过的几个“霸道总裁”,关起门来比女的还八卦,什么圈内八卦如数家珍。后来她意识到,凡是能量强精力旺盛能做大生意的,在哪个领域都有劲。

”你倒还挺爱打听,离没离关你什么事,能分你钱还是你打算抢过接力棒’听你的,我都行‘。“看了吧,赵公子还紧跟热点。宋一西心里琢磨着赵公子要是早几年被转正,说不定现在那几个顶流女明星他都能泡上。看来所有的相遇都是精准定点,相关的人与物错一步都不行。如此近距离的欣赏帅哥,宋一西又嫉妒起赵公子的美貌,整张脸把”五官美好“、”轮廓立体“做到了极致。

宋一西正忿忿不平“苍天无眼”时,微信消息通知声震的她一机灵,她一看手机,是闺蜜小白的微信:“呜呜西西我好可怜,我在海淀派出所呢。“宋一西拿起手机就往外奔,赵公子大嚷”你又发什么疯?“”我闺蜜在派出所,她就是个白痴,这种事她肯定应付不过来,我得赶紧去,你能陪我一起吗?“宋一西当然没真的多着急,小白那胆儿能惹出什么乱子,估计就是丢了身份证或者钱包才进派出所。她毫不犹豫的往外冲只是为了表演给赵公子看的把戏,显得她宋一西重感情,显得她义薄云天。

赵公子再次没翻过”男人热衷当英雄“这座大山,又做了回车夫,陪着宋一西一块去派出所。他开了大劳,宋一西心里清楚,没开两座的疯马是因为赵公子这次打算当“盖世英雄”,此程就要把他以为犯了事的小白从里面“捞”出来,让宋一西看到他的非凡实力。

宋一西十分理解赵公子这种近乎疯狂的“英雄”表演欲,无论是热衷于羞辱人的他,还是一次次对宋一西放低底线的他,都只是一再确立自己的“强者”地位罢了。作为富二代,作为已经被扶正了的私生子,赵公子可以免于上司的刁难,免于大部分同辈人需要面临的车房压力。可是对他来说,如何取悦父亲,才是最难掌握的学问。父亲就是家里的太上皇,小心翼翼的哄着捧着让太上皇高兴,难度不亚于扫雷游戏。

赵公子在家里当孙子被骂被使坏惯了,到外面自然得可劲当大爷当大佛,这也算一种”自体平衡“。宋一西和赵公子到了派出所,一进门就看见了穿着Gucci套装的小白。宋一西曾无数次对小白的品味感到费解,明明是二十出头的姑娘,却酷爱Gucci这种村东头寡妇风,天天打扮的跟40。也不知道小白怎么想的,有这钱随便瞎买买买,不如闭眼挨几刀做个全脸整容。这么不注重投入产出比。

宋一西要不是精明地把猪猪女孩们到处打卡吃吃吃的钱都用在脸上,哪能从小清秀变成民间baby呢。微笑唇她倒没做,只是在眉眼鼻上多下了功夫,颜值就蹭蹭涨,和baby像了七八分。大学时她第一次整容后回到班里,同班女生们都或明或暗地在她面前提一些”整容怪“、”绿茶婊“的词,但那又怎么样?她就是得到了更多机会,在男人眼中标上了更高的价码,出去玩不用和穷学生男友挤公交挤地铁,穿着美美的小裙子和高跟鞋,一趟车挤下来妆花了裙子也皱了,脚后跟被磨得生疼却告诉自己这是”甜甜的爱情“。

骂她最凶的同班女生张琪应该到现在都不知道,那个在张琪生日买了一盒费列罗、做了一个交往一周年影集就让这傻姑娘感动的涕泗横流的”五好男友“,曾经在情人节那天给宋一西发微信,说给她买了一条Tiffany手链:”我看见的第一眼就觉得很漂亮,和你一样漂亮,能给我个机会送给你吗?”真有趣。

女人口中的“整容心机女”得到所有,“好女人”们嘴上不屑于与她们为伍,但背地里也会艳羡她们获得的好处。宋一西当然没收那条手链,情人节她收的礼物已经是当时好着的SB富二代送的卡地亚了,一条Tiffany不带钻基本款手链宋一西早就看不上了。

xxx
史5(

而且女友就在同班的男人还这么明目张胆地撩骚,太蠢了,家境一般又这么蠢能有什么出路。​宋一西讨厌蠢人,蠢人分两种,一种是蠢而不自知还自以为很聪明、拙劣地耍些小把戏的,一种是知蠢认蠢但天姿太愚钝,怎么点拨也无济于事的。小白就是第二种。但宋一西喜欢小白。小白的存在,对宋一西来说是个美好的乌托邦,这当然不是什么她内心对真善美的向往。

宋一西打交道的都是一个个人精、憋着怎么上位的姑娘们,这些人说句话恨不得背后藏一片六级阅读理解,偶尔感到压力时她就分外想听听小白的蠢言蠢语,幻想一下如果她要钓的大鱼们身边都是小白这样的蠢蠢该多好,以此在短暂的自我麻痹中获得暂时抚慰。

小白抬头看见宋一西,依旧和平常一样开开心心的叫她”西西!“赵公子撇了下嘴,似乎被这甜软的声音和称呼腻的够呛。如宋一西所料,小白没犯事,是来报案的。这个白痴让人用微博骗了六万块钱,骗子盗了她好友的微博,在微博私信小白借钱,她就这么先后从支付宝给对方打了六万块钱。

赵公子准备了一身本事来大显神通”“,谁知道没派上用场,看向小白的眼神又多了几分鄙视。钱能追回来的可能性当然很小。走出派出所,小白却没有特别沮丧:“算了,破财消灾,搞不好我明天本来要被高空坠物砸一下,现在花钱抵一下,清了!”

宋一西想着顺势安慰一下,没想到下一秒小白的注意力就转移到赵公子身上:”西西,你男朋友可太帅了啊,和你太配了!”事实证明,蠢蠢的自愈能力不是一般的强。三人上了车,小白给她妈打电话,电话里的交谈坐在前排的人听的一清二楚,小白妈妈先是埋怨了几句,然后说”没事儿啊宝宝,反正已经这样了,别再把自己气坏了。“

小白挂了电话后,赵公子”漫不经心“地和宋一西闲聊:“宋一西,我爹总说我是败家子儿,他还是没见过真的败家子儿,白活六十多年。今天我也开眼了,还有人能这么纵着败家子。”

小白似乎被如此赤裸的恶意吓住了,愣了几秒后气呼呼地反驳:”那能怎么着啊,再怎么骂我钱不是已经被骗走了吗,骂我还有什么用啊?“

宋一西戴上耳机,把音乐开到最大声,耳机里的《野狼Disco》震的她耳膜疼。她只是突然想到小时候因为丢了一块钱被她妈用凳子腿打,站着的她被一下打趴在地上…….

大学时舍友随意聊天问到宋一西的家庭情况,当时她说“就和大家的家庭一样呗。”就和大家的家庭一样,父母之间没有爱情,生下孩子只为年龄到了、时间到了,为了自己的繁殖欲和有人养老。和无数个没有爱的家庭一样,没什么不同。宋一西一直提醒自己要避免“自怜”,一旦沉溺其中,会令人迅速懈怠,这是她成功路上最大的绊脚石。

网上那些抱团在一起讨伐“原生家庭”的人,心里往往有一种立标签式的暗示:“这是我独有的可怜经历,我很特别。”“可怜”是宋一西面对外人的武器,但绝不能从内部瓦解她的铁人意志。没被父母爱过没什么特别的,常态而已。

她正沉浸在自己曾如何百炼成钢的辉煌中,赵公子猛的一个刹车一下把她拉回现实世界。宋一西知道,这孙子又要发疯了。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
()
x